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主辱臣死
    ,精彩小说免费!

    “卑职欲携家小拜见总管,不知总管方便否。”金荣小心翼翼的用余光偷窥李诚的表情,这家伙为了拍马屁,把宅子都清空了,老婆孩子住在隔壁的一个小院子内。金荣寻思,要是李诚同意见一见自己的家

    人,那就是真心拿自己当心腹了。丝毫没有鸠占鹊巢觉悟的李诚,依旧懒洋洋的靠着肉垫子,眼睛都没睁开。听到金荣的话就明白他的意思了。啥意思呢?古代上朋友家去呢,一般来说是不能见家小的。作为主人一旦引荐家小,那就是很

    亲密的关系了。金荣是下属,提出让家人拜见李诚呢,目的就很明确了。现在他不过是李诚手下的一个小官,说的难听一点,无足轻重。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想要得到李诚的绝对信任,他才会提出一个要求进步的

    请求。那就是容他的家人来拜见李诚。

    只要拜见之后,金荣就能比肩心腹部曲了。李诚心里并不认为金荣够资格给自己当部曲,但是这家伙是个特例,是个案。这是个带路党啊!

    一般来说,带路党为了自己的利益,抱大腿会更坚决。看看中国历史上的汉家就知道了,特么的汉奸比他的主子可狠毒的多了。欺压迫害自己的同胞,那是不遗余力。

    金荣当年的遭遇,可谓是求告无门,所以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做个新罗人有多光荣。倒是坚信,做一个大唐人,做一个大唐官,那才叫荣耀无比。“明天吧,今天太累了,显得不够正式。”李诚眼睛都没睁开,有气无力的发话。在路上的时候真没觉得有多辛苦,到了低头开始享受了,各种疲倦都来了。现在真是一个手指都不愿意动一下,长途跋涉的

    辛苦,全都涌上来了。

    “谢总管大恩!”金荣五体投地的拜服,口中喜不自禁。“嗯?行了,你下去吧。”李诚换了个姿势,让自己靠的更舒服一点。新罗这个地方,想找一张柔软的大床还真的没有。地上铺的木板,有类榻榻米。习惯了睡大床的李诚,还真的不是很适应,总觉得差点

    意思。

    金荣身子趴着后退,出了门才站起来,穿好鞋子时心头一阵狂喜。青云之路就在眼前了,总管喜欢成熟一点的娘子,回去让家里的妻妾收拾的漂亮点。

    李诚是真的累了,身子往下一滑,枕着大腿就睡觉。其他的事情,等睡醒了再说吧。现在这个李诚啊,那就是一个矛盾体。一边享受着封建社会带来的**生活,一边觉得吧,封建社会不拿人当人啊。

    说的好听一点呢,就是矫情,说的难听一点呢,就是做着婊子,惦记牌坊。

    如果没穿越的话,在现代社会顶了天是个小有所成的养殖专业户。出身还不高,就是个穷命。穿越之后,对这些享受根本没有抵抗力。一开始还矫情,现在是心安理得了。

    偏生他一个现代人的思维还在作祟,觉得人人都该平等。

    金荣出来之后,交代这里的管家,一定要把大唐贵人伺候好。自己赶紧回家,交代一番再回来李诚跟前伺候着。不想到了门口,一个俊俏的少年策马飞至。

    “这位花郎到此,不知有何贵干?”门子上前说话,马上少年连马都不下,丢过来一张拜帖道:“金将军要来拜见大唐贵客,这是拜帖。”说完之后,也不等回话,调转马头就去了。金荣在门内看的清楚,气的浑身发抖。所谓主辱臣死,现在他很有觉悟了。李诚答应见他的家人,已经等同与他的主人了。金庾信在新罗是个大人物,但是又如何能比李诚呢?两者之间,皓月较之萤火虫

    。

    刚才就算是金庾信亲自登门,也要下马再递拜帖吧?不过是金庾信门下的一条走狗,居然敢如此羞辱主人。金荣恨不得追上去,一刀砍死他。

    不行,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金荣交代一个下人回去报信,自己回到李诚这边的院子内,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李诚在睡觉,金荣也不好打扰,就这么跪着等待。

    里头的黑寡妇见状,把李诚的头放在枕头上,起身出来对金荣道:“出什么事情了?”现在的黑寡妇,有点身为李诚身边侍妾的自觉了。就算没被弄上手,李诚的话说的很明白。

    金荣道:“适才属下无能,导致主人受辱,特来领罪。”

    黑寡妇微微皱眉道:“主人不喜下面的人跪着说话,你起来说吧。”

    金荣狠狠的一惊,没想到主人还有这个习惯,赶紧起来,没想到跪久了,腿都是麻木的。双手撑着才勉强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站稳,抱手把事情说明白才道:“属下在此等候主人醒来,再行处置。”

    黑寡妇听完之后,也是怒火中烧。区区新罗小国的一个将领,麾下的一条狗都这么嚣张么?眼睛里还有没有大唐,还有没有大唐水师总管?

    “嗯,你等着吧,主人醒来我自会告知他。”黑寡妇转身进来,心里寻思着,回头是不是带人来新罗抢一票,出一出这口恶气。

    金庾信这边接到花郎的回报,特意问了个清楚。对花郎的作为很是满意,嘉奖了一句之后,打发他下去。殊不知,花郎所为,已经人报到仁平女王那里。“这个金庾信,真是能惹事。”女王抬手揉脑门,毫无疑问,金庾信是故意的。目的在于激怒李诚,这才好顺势邀战。但是有个问题他忽略了,李诚就算是悄悄来新罗的,那也是大唐的高级官员,手里有军

    队实权的一方大员。

    金庾信的举动,说小了是不尊重,说大了就是在羞辱李诚。年轻气盛的水师总管,固然很难动摇大唐和新罗的邦交,但是今后给新罗下绊子,几乎是必然的。

    得想个法子,等到金庾信和李诚之间的事情结束了,弥补一下李诚的面子。原本看来,对不请自来的李诚不必太客气,就算他被金庾信打败了,最多就是登门慰问安抚一番。现在不得不考虑,回头登门时,态度上要做出一些让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