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章 公私兼顾
    ,精彩小说免费!

    厨子在封建时代从来都不是啥高尚职业,但也得看是谁的厨子。李黑七这个名字,一点都不响亮,生下来就黑,排行第七,本姓高,李诚入主李庄之后,全家跟着改姓了。

    改姓这种事情,在李庄主要集中在那些发豆芽的青年男女之中。这些人算是李庄产品的人才了,显著的特点,各有所长,但是文化水平都不高,属于手艺人。

    尽管如此,跟着李诚到登州,再到新罗,李黑七的厨艺是有保证的。昔日在长安,没少被人借去指点厨房的手艺。自己的厨子不行,临时学来不及了,金荣厚颜请求之下,带着李黑七一道,回了岳父家。为什么呢?因为金荣决定要装一个清新脱俗的逼。炫富没意义,还不如炫吃的。想到李黑七弄的饭菜端上来时,金荣可以学着李诚的口气,指着现场所有人说:在吃的方面,我不是针对谁,在场的各位有

    一个算一个,都是垃圾。成功得到李诚的同意后,金荣这一夜可谓异常兴奋,差点没把妻子折腾散了架。金荣的媳妇还是很有几分颜色的,只是比较保守呆板。两者之间地位发生变化后,保守呆板成为了过去式,朴氏很努力的去

    迎合金荣。不会也愿意去学!

    这就让金荣产生了巨大的满足感,这可是以前靠着挺尸这一招打算吃一辈子的朴氏。昔日的朴氏敢这么干,那是依仗娘家,毕竟娘家大人的官位更高一些。现在不同了,就算是朴氏的父亲,在金荣面前也找不到什么优越感。就算是当今的首辅乙祭,也不敢在大唐官员面前拿架子。要知道,这会的唐朝,留给周边小国的可不是啥美好回忆,全是“敢不听话?砍

    死你!”

    作为长辈,朴岳父是不能出门来迎接的,出来的都是朴氏的兄弟。一番客气之后,进门。

    金荣不着急去见岳父岳母,而是先对站在一边很安静的李黑七拱手道:“李师傅,拜托了。”大家这才主意到,这个大唐人打扮的下人。

    大唐人李黑七自然不敢丢李诚的面子,显得镇定从容,不卑不亢。实际上在长安,李黑七去过的大户多了,这算什么?朝金荣一抱手:“客气,厨房在哪,请派人带路。”

    这一下把大家搞懵了,但还算是镇定,没人立刻追问。金荣解释道:“此番回门,些许礼物不足道也,唯有这李师傅,是我找东家借来的。就这一顿饭,做好了就回去。劳烦派人带路,并交代厨房配合。”众人费解之时,金荣又道:“东家乃大唐第一的美食家,蒙东家不弃,金荣得以入唐为水师八品主簿。有幸在东家吃了一顿饭,终生难忘,特恳请东家借师傅一人。也好叫大家都尝尝,什么是人间至美的佳

    肴。”李黑七很安静的站在那里,不矜不骄,就算一个字都没听懂,面对这些华服权贵,一身布衣,竟然自成气度。众人见了啧啧称奇,殊不知朴家在金城的宅子,丢到长安去,那也就是一般。李黑七亲王府都

    去过,这算得什么?

    金荣一番解释,大家才明白,这李黑七来历不凡。都道不想大唐一介庖厨,竟有这番气度,不亏是来自天可汗的国度。奉上礼单,拜见岳父母,金荣一旁安坐说话。朴家也不是铁板一块,金荣来装逼,不是,是送媳妇回门。自然有人很不爽。这个人也不是外人,而是出身昔氏,金荣要叫一声姐夫。只不过这个姐姐呢,同

    父异母.

    “妹夫做了大唐的官,就带了这么一些不起眼的礼物回来,难不成大唐物产如此之少么?”昔直等到金荣拜见过岳父岳母下来,一干连襟和大舅哥在一起的时候,出声讥讽。

    金荣带来的礼物看起来都不算特别,尤其是横刀这个东西,新罗不是没有。丝绸和茶叶呢,新罗也不是买不到。

    金荣被人挑衅,却没有立刻怼回去的意思,只是微微一笑道:“这次回来匆忙,东西带的不多。最近学了一种茶叶的新喝法,值得大家尝一尝。”

    这一下等于武氏了昔直,当他是空气一般。昔直自然不满,露出不忿之色,被身边的大小舅子一阵圆场,这才没有发作。金荣等下人端来开水,身边下人拿来一副茶具。

    新罗人也是喝茶的,不过学的是大唐的煮茶,就是弄一堆东西一锅炖出糊糊状态。

    金荣亲自动手,先洗茶具,随后加入茶叶,倒入沸水洗茶,手法很是熟练。待茶泡好,茶壶在手,斟茶数杯,抬手示意:“哪位来尝尝这茶!”

    不等一干连襟和大舅哥说话,有人在外开口道:“久闻大唐新茶之美,不想今日来的巧。”

    众人闻声看去,来的竟是本家朴正勇。同样是姓朴的,也有高低贵贱之分。朴正勇执掌王宫侍卫,属于朴氏最高贵的一脉。平时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不料今日不请自来。金荣见到朴正勇这个始作俑者,脸上干笑,也不说请他喝茶,就这么冷眼看去。朴正勇倒是一点都不在意,换成以前金荣敢这么看他,能一脚踹死他。现在么,踹死金荣事小,彻底激怒李诚,关系到新罗

    存亡大计。

    朴正勇笑嘻嘻的进来,端起一杯茶就道:“来的急,确实口干了,多谢金兄的茶水。”

    说罢一口干了,却不着急咽下,含在嘴里稍稍停留,喝下去之后眯着眼睛回味,好一阵才放下茶杯,抚掌道:“好差,入口苦而不涩,回味悠长甘甜。”

    众人纷纷来拿茶喝,唯有昔直没动,冷冷的看着金荣道:“妹夫不是带了宝刀做礼物么?朴统领带的也是宝刀,不如拿来让朴统领见识一番。”“没见识,你那只眼睛看见礼单上写的‘宝刀’二字?就是一般的横刀,不过也不奇怪,以昔家姐夫的见识,自然是没机会见识真正意义上的宝刀,这一般的横刀被看成宝刀,不足为奇。”金荣不紧不慢的开口

    ,还是一副不正眼看昔直的意思。

    这种恶俗段子,其实很生活。尤其在这个时代,更是如此。不等昔直发话,朴正勇开口道:“金兄说的宝刀想来没机会见识了,那就见识一番普通的横刀吧。”朴正勇这话,可不是乱说的,他是带着任务来的。公私兼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