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求见
    “家主,窃以为见一面有利而无害!”金荣再三思索,给出了答案。

    李诚微微一笑:“军国利器,倒是敢惦记。见一面就见一面吧,到时候看看再说。”

    金荣立刻俯身在地:“小的惶恐!愚见不敢扰家主决断。”

    李诚笑着摆摆手:“别那么紧张,没说你说的不对。我们要打开这条商路,就必须在新罗找个代理人。这个朴正勇,还算是不错的。我本以为,你会优先考虑金氏一族呢。”

    金荣听了抬头,表情肃穆道:“新罗以金氏为王,与金氏合作,不利于平衡。本以为昔氏为最佳,见了朴正勇之后才察觉到,昔氏在金朴两姓的压制下,大不如前了。”“哦,何以见得?”李诚露出好奇之色,金荣端坐道:“回家主,昔日乙祭大权独揽,才有女王以金朴二姓制衡之。金庾信、朴正勇,都是其中代表。金庾信争夺兵权,朴正勇为内卫统领,昔氏的空间受到了

    挤压。”

    李诚听明白了,点点头道:“原来如此,昔氏如何应对?”这问题很关键,应对得当,昔氏还有机会,一旦应对不当,可能就此失去了朝堂中的话语权。

    金荣道:“乙祭称病不出!”李诚听了忍不住拍了一下大腿道:“老狐狸,厉害!”

    金荣感叹道:“家主英明,可惜乙祭年迈,就怕撑不了几年了。一旦乙祭没了,没人压制昔氏上下,昔氏必然强势反弹,届时也给了女王和金、朴两家借口。”“嗯,这不是我们该关心的事情了,瘦死骆驼比马大,昔氏再不济,也能撑一阵的。我们要做的是,选择一个可以长期合作的伙伴。”李诚说着心里在搜刮记忆,朝鲜半岛后来的格局,确实是以金、朴两姓

    为大。李氏的崛起,那是在明朝了。

    这么一想,朴氏还真的是最佳的合作伙伴,一个是强势的比较持久,还不是王族。

    金荣告退下去,黑寡妇悄悄的出现在李诚身后,伸手捏他肩膀,低声问:“家主,金荣可靠么?”这话听着是关心李诚,实则是想表现一下自己。

    李诚闭着眼睛道:“比你可靠!”汤来弟立刻闭嘴不言,心里却是在偷着乐。李诚会这么说话,说明态度不一样了,果然有了亲密关系就是不一样。换成以前,李诚才不搭理她。甚至还会嫌弃她聒噪!

    决定一个家族兴衰的要素有以下三个,一个是要有权,权利在这个时代是最重要的。其次要有钱,最后是要有一个好名声。农耕时代的财富,主要来自搜刮。

    如果搜刮过甚,那么想落下一个好名声就很难了。通过经商来解决大部分财富的问题,这在历史上屡见不鲜了。不说新罗的朴氏了,长安城里的权贵,哪一家不经商呢?

    一边经商,一边把商人作为贱业,这是封建时代的一个标志。或者说是儒家文化圈的一个典型标志,历代皇朝,对商人的防范根深蒂固!商人就是养猪!

    钱谷子站在门口道:“家主,那些花郎都撤走了。”李诚听了啧了一声,睁眼道:“可惜!怎么就走了呢?”黑寡妇捧哏道:“家主为啥可惜?”

    李诚没好脸:“问那么多干啥?好好想想,回去怎么整合你的那些部下。打造一个安全的海上商路,下一步还得安排船队南下。”

    黑寡妇听了心中暗喜,总算是有了准话了。手上更加卖力道:“安排船队不难 ,只是这大海茫茫,总得有个尽头吧?”

    李诚听了笑道:“理论上来说,驾船沿着一个方向不停的前进,最终还是会回到出发地。”

    黑寡妇歪歪嘴:“家主莫要哄骗于我,真要如此,这大地不是圆球一个么?”

    李诚回头淡淡道:“你说对了,但是没奖励。”黑寡妇目瞪口呆,颠覆三观啊。金庾信在家中做临战准备,接到女王的指令,虽然未必服气,还是下令撤了花郎。冷静下来之后,金庾信发现一个很不妙的问题,就是节奏不对。事情发展的走向,不在自己的节奏上。事已至此,也没有

    选择了。

    “我要静心备战,现在起一律不见外客!”

    王宫之内,金德曼得到这个消息,露出微笑道:“这样的金庾信,才是最可怕的。”

    对面安坐的老内侍淡淡道:“即便是最佳状态的金庾信,也未必能赢李自成。”

    金德曼露出惊讶道:“金庾信不在长者之下吧?就算不能赢,维持一个平手不难吧?”

    老内侍摇摇头:“便是奴婢最强的时候,也不敢说必胜。李自成的情况,我们知道的太少了。别的不说,那种制式横刀,在兵刃上就占了一定的优势。”

    金德曼微微沉吟道:“长者,届时该怎么做,才能确保一个不败之地?”

    老内侍久久不语,最终叹息一声道:“很难了,尽力吧。国主不妨亲自做裁判。”

    金德曼点点头:“长者计将安出?”

    朴正勇得到了金荣的答复后,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准备什么。而是吩咐家人准备洗澡,沐浴更衣之后,夜里早早睡下。次日天没亮,朴正勇就起来了,在书房内独自安静的久坐。

    辰时过半,朴正勇才出门来,一身便装,带着两个随从,轻车简从,奔着金荣的老宅来了。到了门口,让人敲门,随从递上拜帖。

    门内很快金荣出来了,领着他往里走。进了院子门,看见李诚在堂上背手而立。

    一路上朴正勇一直在琢磨,见到李诚会是怎样的一个场景。是他倨傲不迎,还是极为客气。两种情况现在都没出现,做好的准备都落了空。

    李诚的表现,就像是一次很普通的接待客人一般。没有出门迎接,也不算是倨傲了,毕竟李诚的名气和身份摆在那。不允许他以大唐官员的身份,对朴正勇做出低姿态。

    朴正勇深呼吸,冲李诚拱手:“朴正勇,见过自成先生。空手而来,还请见谅。”李诚听了微微一笑道:“李诚,见过朴统领,你要带着礼物,今天这门就进不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