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很好笑么?
    ,精彩小说免费!

    高台上的金德曼面无表情,心里却在暗暗腹诽:故作姿态!金德曼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女王,也理解不了李诚那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只能理解为,他在装逼!等下输了看你怎么装?

    金庾信射术冠绝新罗,金德曼对他有绝对信心。新罗军队不多,十万人总是能有的。金庾信就是这十万人里头最拔尖的,不能巧到李诚是大唐几十万人里头射术最顶尖的吧?

    所以呢,按照这个逻辑,金德曼对金庾信的信心,一点毛病都没有。倒是在她看来,李诚必输无疑了。甚至她都怀疑,当金庾信射出十箭之后,李诚已经毫无信心,直接放弃。

    一百步,这个距离不算近,一般的弓箭手,就算是军队里的高手,也未必有把握全中。弓箭不是子弹,影响准头的因素很多。

    金庾信拿起弓,不着急去搭箭,而是先检查一下弓弦,毫无问题。然后才看看旗杆上的旗,丝毫不动,说明没有风。这个情况下,金庾信有绝对的把握,全部命中靶心。

    一百步之外,红色的靶心很醒目。金庾信缓缓抽箭,搭箭,举弓。嗖的一声,箭支飞出,非常的稳,命中靶心。平稳呼吸,稍稍停顿,再次举弓。

    一般的弓手,这个距离不会连续射出十箭,因为那样臂力消耗太大,需要缓冲的十箭很多。正常的情况是连续射三箭,停一下,缓和一下回力。

    金庾信不是一般的弓箭手,他的臂力足够支撑他保持一个适度节奏,连续射出十支箭,才微微的感觉到一点臂力的不足。金庾信不停顿,而是稳稳的以一个节奏,连续十射。

    不是金庾信要装,而是他现在手感绝佳,自然不需要停顿。这又不是战场上的弓手,密集射箭才有杀伤力。所以要照顾同僚,按照同一个节奏来射箭。

    十箭射完,金庾信满意的把弓收起来,脸上露出自信的微笑,看了一眼李诚道:“自成先生,献丑了!”前方有士兵抬着靶子过来,一溜小跑到跟前,十箭全部扎在红色的靶心上。

    朴正勇心头窃喜,微笑忍不住泛起,看一眼面无表情的李诚,心道:看你还能装多久。“金将军,十箭全部命中靶心!”朴正勇大声宣布结果,毫无疑问,在他看来,金庾信立于不败之地了。很简单,就算李诚全中,也就是个平手。现在的靶子,还没有精确到现代射箭经济运动会那种。红色

    靶心有头盔大小!

    现场一阵欢呼,士兵和随从们兴奋的高喊:“金将军威武!”

    高台上的金德曼也很满意,微笑的鼓掌祝贺金庾信。同时眼睛看着李诚,距离十步左右的李诚,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金德曼理解为,他紧张了。嘴角忍不住挂上了微笑。

    “到我了么?”李诚等众人欢呼一阵后,不紧不慢的开口。

    朴正勇还在高兴呢,听到这话回神了,哦,李诚还没射呢。看一眼李诚,再看看他身后的那些人,都是一个表情,那就是没有表情。平静的好像金庾信全部脱靶一般。

    朴正勇的心头抽了一下,这也太镇定了。李诚镇定能理解,毕竟不是常人。但是身后的随从怎么也如此镇定?难道说他还真有绝招?这些随从对他信心十足?

    靶子重新摆好了,李诚眯着眼睛瞅一下,一伸手:“弓来!”李山双手奉上滑轮弓的时候,现场的人都很好奇,怎么长的如此怪异?难道这弓有讲究。

    李诚不动声色的动手,调整了弓弦的拉力,调到最大。

    钱谷子笑嘻嘻的双手奉上箭壶,李诚挂在腰带来。左手持弓,右手去抽箭只时,风起!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都站在金庾信这边,或者这边的神神鬼鬼在帮忙。总之李诚站在位子上时,起风了!风不是很大,但是足以影响箭只的准确性。

    李诚浑然不觉,看一眼靶子淡淡道:“才一百步么?凑合玩玩吧。”说着很直接的张弓搭箭,现场再次平静了下来,只有风声在低吟。

    高台上的金德曼,感觉到了一点不安。对手金庾信,却是一脸的平静,心里却不屑的想:你还能射出一朵花来?嗖!李诚甚至都不怎么瞄准,第一箭就出去了。完了也不做丝毫停顿,立刻射出第二箭。比起之前的金庾信,每一箭之间都有个短暂的停顿,平稳呼吸。李诚的射速快了很多,根本就没有什么调整,一口

    气射出十箭。

    十箭射完了,李诚把弓递给李山,随口道:“太近了,毫无难度。”

    靶子那边的士兵,摇摇晃晃的抬着靶子过来了,似乎这两人在打摆子,发烧没力气。

    高台上的金德曼,使劲的盯着靶子看,却一支箭都看不到。心里忍不住乐了,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结果是一箭都没中靶子么?所有人都盯着靶子看,还真是一支箭都没再靶子上。

    “噗嗤!”金德曼忍不住笑出声来了,刚才吹的那么厉害。现在真是太羞耻了!偏偏看那李诚,脸上去毫无惭愧之意。金德曼的笑声,感染了身边的人,所有人都笑出声来。

    高台上的人都笑了,自然感染到校场内的其他人,全都跟着一起笑,并且越笑越放肆,变成了一场全场的哄笑。李诚费解的看着朴正勇:“很好笑么?”

    朴正勇忍着笑道:“不好笑!噗嗤,对不住!”他还是笑出声来了。

    金德曼听的仔细,忍不住扭头看一眼老内侍道:“这人,还真是有趣。”

    就在此刻,高台上的一直闭着眼睛的老内侍,睁开眼睛,咳嗽一声:“别笑了!”

    声音不大,却很有穿透力,所有人都觉得,耳旁有人在呵斥一声。

    李诚都忍不住朝高台上看了一眼,没想到还藏着一个**oss。果然,不能小看天下英雄啊!就说话这人露的这一手,可不简单,李诚肯定就做不到。

    现场唰的一下安静了!

    金德曼表情凝滞,老内侍从来不乱说话,心头狠狠的一抽。朝越来越近的靶子看去,还是一支箭都没有在靶子上啊。长者为啥不让众人笑呢?难道是担心李诚恼羞成怒?不可能!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