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胜
    ,精彩小说免费!

    十拿九稳的一脚,居然被挡住了,手臂上传来的力量,阻挡了这一劈的力量。这个时候的李诚别无选择,因为对手的双手还有支撑腿不是摆设,接力再来一脚,或者双手猛击头部的攻击,都是可想到的。

    李诚的选择很简单,靠!一个上步,肩在对手的胸口狠狠的一靠。

    金庾信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李诚的动作快且连贯。如同巨锤击打在胸口,金庾信身子往后一仰,身子飞了出去。

    “就这么输了么?”金庾信的身子在空中腾起时,脑子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屁股向后落在地上,激起一阵灰尘。金庾信本能的双手一撑要站起来,胸前一阵翻滚,嗓子眼一甜。

    哇!一口血喷了出来!

    “将军!”身边的随从发出惊呼,扑上去扶起金庾信。李诚缓缓的收起姿势,后退!

    金庾信被扶起来,脸色苍白的看着李诚:“我输了!”尽管很不甘心,但是金庾信知道自己没有取胜的机会了。刚才那一靠的威力,超出了他的预料。

    李诚缓缓抱手:“承让!”很平静,似乎刚才取得了一场微不足道的胜利。金庾信很后悔,不该比拳脚的!直接比剑就好了!可惜,没有后悔药。金庾信败在了自信上,这一生少年得志,花郎之首。从军之后,也没什么人能挑战他的地位。骨品制度成就了他,也造成了他骄傲的

    性格。

    本以为,拳脚就算赢不了,也能搏一个不生不败。不想,只是简单的三个回合,就输了。

    不甘心!金庾信推开身边的随从,忍着胸口的巨疼:“剑来,还有一场。”“金将军,且慢!”高台上的金德曼忍不住开口了,还有一场剑术,金庾信现在的样子,根本无力再战。金庾信因为胸口疼,一头的汗水,还在坚持朝高台拱手:“国主,金某是将军,可以输,但是不能逃避

    战斗。”

    金德曼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劝,正要开口以国主的命令让他罢战时。李诚微微一笑,咳嗽一声:“金将军有伤在身,李某不愿胜之不武。这样,剑术的较量留着下一次比,就当是你我之间的一个约定。”

    金庾信要开口说话,不料嘴角先溢出血来,手里的剑当的一下落地,人也往后一倒。李诚这一靠,伤了内腹,金庾咬牙信坚持,就是为了李诚一句话。现在心头一松坚持不下去了。

    “御医!”金德曼急的喊了一嗓子,眼睛狠狠的瞪了一下李诚。收到的是李诚讥诮的眼神,这一场比试是怎么来的?你心里没点b数么?谁都不是傻子,没你的默许,金庾信会来挑战?而且是以挑衅的方式。

    心头有鬼的金德曼躲开眼神,往后一坐。身边的老内侍缓缓开口:“国主,回吧。”

    金德曼哼哼两声,站起也不让人负责,噔噔噔的下了台阶,站在李诚面前,上下一番打量,也不说话。李诚微微皱眉,金德曼才道:“寡人备下酒宴,自成先生可否赏脸。”

    李诚扭头龇牙,这女人的妇人风情倒是很足,奈何年龄可不小了。还真不是李诚的菜。

    “算了,此番来的不巧,弄出这些事端,是李某的不是。这样,李某明日就起身去釜山,免得再生事端。”李诚回头很勉强的笑道,金德曼脸色一沉,正要发火时,身边金胜曼开口。

    “自成先生,久闻先生文名著于四海,妾身得幸见先生,欲当面请教一二。还望先生俯允。”声音很好听,大唐的官话说的也不错,长的也很漂亮。

    “过奖,这两日在下都在居所准备返航,这位娘子想来便来就是。”李诚猜不出她的身份,但是考虑她在金德曼跟前也敢开口说话,说明很受宠。

    “胜曼谢过先生!”金胜曼缓缓道福,大唐的礼数学的十足。

    李诚也不客气,抱手道:“国主,胜曼娘子,告辞!”说着转身上马,金德曼拉着妹妹往后退,目送李诚离开。这时候,也不想什么仰视不仰视了。

    金庾信昏迷过去,御医诊断后,让人抬着离开。金德曼直接用自己的撵驾送他去治疗,自己另外安排撵驾来接。姐妹二人在台上坐着等候时,金德曼看着一阵低头不语的妹妹:“怎么,喜欢上他了?”

    金胜曼摇摇头:“喜欢如何,不喜欢又如何。不是待嫁之身了。”

    金德曼松了一口气:“你知道就好,如今的朝局,可不是任性的时候。”

    金胜曼点头道:“是啊,新罗国小,唯一的生存之道,就是与大唐结盟。此人,倒是可以借力。”这话说的金德曼微微皱眉,她倒是忽略了这个问题。这么说来,之前的做法欠妥?

    “也好,明日妹妹登门,态度放低一点。试探一番再说其他,可惜,已经让人给长安送信,此事做的操切了。”金德曼有点后悔了,当时就想出气,没想太多。“国主不必多虑,自成先生是个胸怀宽广的人,再说国主给大唐陛下取信,询问此事,倒也不算过分。”金胜曼安慰一声,金德曼也就是听听。换位思考,换成自己是李世民的话,手下的大臣跑别国去,心

    里会怎么想?

    事先汇报也就算了,要是事先没汇报,那真是得防着他造反了。李诚回到居所门口,翻身下马,准备进门的时候,突然回头看了一眼。右前方的一个街角,一道人影闪了一下消失了。不知道为啥,李诚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如同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会是谁呢?难道

    是新罗人不甘心失败?

    摇摇头,李诚没多想,转身进了门。想多也没有用。

    院内金运来站在那,见到李诚长揖道:“见过总管,卑职前来候命。”李诚笑道:“你来的倒是快,事情都处理完了?”金运来笑道:“也没多少事情要处理,金荣安排的人手很得力,接下来就等着金城这边的洽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