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八卦最流传
    ,精彩小说免费!

    李诚这家伙跟一般的大臣还真不一样,主要体现在态度上。就算是秦王府浅邸时代的旧臣子,现在面对李世民呢,说话的态度也不会像以前那样。

    李诚不愿意跟皇帝罗嗦是真的,但是他一旦说话,态度就更面对一个长辈。显得比较干脆,甚至可以说是肆无忌惮,想说就说,想怼就怼。不满也立刻表达出来。

    没人说话的李世民呢,心里有的话不吐不快,就想到了李诚。于是这封信里头呢,李诚发现了李二有朝着话唠方向发展的趋势。

    休息三日,李诚动身回长安。这次回去,郑、白二女自然是不能带的,登州这边需要有人看家。李诚计划将登州发展成自留地的。武约不带肯定是不行的,不然她能把屋子给点咯。

    坐牛车太慢,能把人给急死。武约居然也会骑马,跟着金胜曼一起,还能兴致勃勃的聊马球。女人的友谊太奇怪了,明明这小丫头的目的是监视李诚和金胜曼。

    李诚堵一百两银子,这些骑马很溜的女人,裙子下面都有罗圈腿的嫌疑。难怪唐朝女人的裙子辣么长,恨不得拖地上了。没事就骑马打马球玩,腿能直的了么?

    金胜曼这一路很规矩,丝毫没有主动骚扰李诚的意思,看这架势,这女人很有追求啊。至于追求的是什么,大概是自有吧。

    雄城长安出现在视线范围内时,马上的金胜曼呆滞了。就像看见了情人,眼神里全是向往。身边的侍女们,根本忍不住,大呼小叫了起来。

    “好大的城市,这就是长安么?”“太壮观了!激动的眼泪都下来了。”李诚表示理解,如果不是金胜曼胆大妄为,这些侍女一辈子都没机会离开新罗吧?眼前这座当今世界上最雄伟的城市,也是最繁华的城市,还是东亚的文化中心。对于新罗人来说,这里就是世界的中心了

    。“多谢自成先生,胜曼有幸目睹长安之雄伟,便是现在死了,也能瞑目。”金胜曼策马近前,感慨良多。李诚歪歪嘴,长安在这个时代确实是最大的城市,但是比起李诚来的现代,随便一个省城都能有三五

    百万人口吧?

    “金娘子言重了,出来见见市面,确实很有必要。走吧,走快一点,还能干着回去吃午饭。”李诚扬鞭,马队快了起来了。逼近灞桥时,杨柳摇曳,迎接归人。回来的很突然,所以没人迎接。马队出现在怀贞坊的时候,杜海从侧门里探头一看,噗通一声往前啪倒,双手撑地直接又起来了。脸上的惊喜怎么都藏不住,上前来道:“恭迎家主!”身后一个小门子出来

    ,杜海一脚踹翻:“还不去通报大娘子。”平静的怀贞坊热闹了起来,隔壁的武家侧门也打开了。武约走之前,没忘记瞪李诚一眼。李诚挠挠头,回来的匆忙,没带礼物啊。金胜曼犹豫了一下,朝李诚欠身道:“胜曼与武家娘子约好的,在长安住她

    家。”

    李诚听了大喜道:“这样最好,你只管去吧,回头我派人送一应用品过去。”有摔锅的机会,真是太好了。

    门内一干老卒出迎,一番寒暄,迈步进门,崔芊芊由崔媛媛和秋萍扶着出来了,站在前堂遭遇。看着崔芊芊挺着的肚子,李诚哈哈一笑道:“娘子,应该能看着孩子出生了吧?”

    崔芊芊眼泪珍珠串子似得往下掉,上前来缓缓躬身:“妾身见过郎君,郎君为这个家,辛苦了。”李诚上前一步扶着,笑道:“娘子为李家生儿育女,才是真的辛苦。”

    崔芊芊感动一番,探头看看后面。李诚颇为尴尬,赶紧解释道:“后面没人了。”

    崔媛媛撇嘴冷笑,那意思我都不想说你!李诚不干了,笑道:“姐姐有话便说。”

    崔媛媛这才淡淡道:“长安城都传遍了,风流才子李自成,自新罗拐带回来个良家妇人,还是新罗王室的出身。坊间都在传,传来自成喜欢的是……”说着崔媛媛把嘴捂上了。后面的话,崔芊芊能说,她真不能说。啥话呢?“半老徐娘或者别人的娘子”。更过分的传言还在后面呢。平康坊那么多青春靓丽的娘子,日夜期盼李诚登门,都不及若儿一个明日黄花。人都在怀疑,下回

    李诚再去平康坊,直接上一干假母就好了。

    这世界就是这样,名人八卦,宫闱秘闻,不管真假,永远是传的最快的。李诚人还没到长安的,就已经人尽皆知了。而且这说法,得到了广大长安市民的认可。

    为啥呢?很简单啊,李诚这种风流闲人,哪个不是整天混迹平康坊,哪有呆在家里陪娘子的。这说明了什么?充分说明了别人家的娘子更具有吸引力。

    至于这个别人家的娘子,指的是谁,大家都很想知道,各种猜的甚嚣尘上。甚至连杨氏,都被列入了怀疑对象。

    崔媛媛及时闭嘴的根子,就在这了。她也是个“别人的娘子”,至少曾经是。八卦的全貌,李诚是午饭的饭桌上才知道的,讲述人是崔芊芊的贴身丫鬟莺儿。讲的时候,那是一边说,一边冒酸水。敌人太多了,防不胜防啊。已知的家里有一个,平康坊数量不知,隔壁还有一个,也

    可能是两个或者三个,还有登州两个。

    崔芊芊要表现出大度,她不好说的话,莺儿自然要说出来,还要站出来替夫人争宠。

    崔媛媛在一边冷眼旁观,心情复杂。她就是传言中的那种“李诚喜欢的”。

    李诚听着感慨万千,连连叫屈:“虽然都是没影子的事情,说起来也怪我……。”说着把新罗之行的事情说了一遍,说完了才奇怪道:“不对啊,长安如何知道,那金胜曼的事情?”

    崔芊芊弄明白事情的原委,心里舒坦多了,笑道:“郎君有所不知,那新罗国主,派了两拨人来长安呢,都是给陛下送信。前者说郎君私入新罗,后者说郎君拐带良家。”李诚听了恍然大悟,怒道:“金德曼这个臭女人,我……”说一半,李诚闭嘴了,看着门口进来的人。说不得狠狠瞪了一眼武约,那意思怎么进来也不打个招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