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恶心你
    ,精彩小说免费!

    心里不爽,李诚就不想说话了,侯君集和薛万彻提问,他也装傻,或者应付一句:“这个不清楚!”李世民看着他的嘴脸,也很不爽的挥挥手:“今天就到这吧。”

    众人起身告辞,李诚作势要走,李世民咳嗽一声:“自成留一下。”

    李诚叹息不已,只好乖乖的留下。众人离开,李世民也不说话,抬手指着书桌上的一摞奏章。李诚奇怪的走过去,拿起一份扫一眼,轻轻的丢下:“有名单么?给臣一份。”

    李世民哼哼两声,这是认同李诚的打击报复了。这帮御史,吃饱撑着了。弹劾李诚是好玩的么?他的战斗力,一帮大佬躲都躲不及呢。

    “朕不是那样的人!”李世民义正词严,李诚无语的看着他:“内府在登州设船舶司,每年至少五万贯的进项。”李世民的脸上露出微笑,果然财能通神啊。

    “不是朕说你啊,去一趟新罗,要能弄回一船新罗婢,还能卖个好价钱。拐带回来个人妇,说出来都不够朕的丢人钱。”李世民心情很愉快,难得有机会奚落这竖子。

    “不提了,被一个妇人蒙骗了。”李诚叹息一声,很是没面子。

    “那个,市井传言,不是真的吧?”李世民露出打趣的表情,李诚心道:“你才是人妻控!”嘴上却是平淡的表示:“传言哪有真的?我又不姓曹!”

    嗯?李世民楞了一下,不性曹是什么鬼?哦,曹操!啧啧,这联想。

    这两年怎么说呢?李世民的口味发生了变化。之前他绝对是曹操的同道中人啊!看看后宫就知道了,别人的媳妇有多受宠。

    大概是年龄的缘故,李世民从人妻控这个极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具体的代表人物,就是徐贤妃了。才女啊,据说七岁就能作诗了。

    “朕听说,太子招揽你了?”李世民很突然的歪楼,李诚差点被闪了腰。

    “陛下说的是白松陵?”李诚面无表情的反问,心里且在腹诽:你都知道还问?

    家里有没有丽景门的人?肯定有啊,还不少呢。但是李诚懒得计较就是了。真要家里一个丽景门的不良人都没有,李诚晚上睡觉都得睁一只眼。

    “太子近期表现的很不错,朕很欣慰。”李世民得意的想炫耀一下儿子,最近李承乾采用了新战术,把一群师傅糊弄的很好。回到东宫后院,又是一副做派。

    李诚知道李承乾玩的花样,这哥们在作死的道路上飞奔,拦都拦不住呢。

    “陛下,臣对这些不关心。倒是晋王和晋阳公主,整天关在宫里,人都关傻了。没事就让他们出宫去,去臣家里,去农庄玩耍。还是孩子呢,别整天闷着,影响身心健康。”对于李诚的新词身心健康,李世民表示没听过。但是意思是能领会的。关系到晋阳公主的健康,李世民很重视,沉吟道:“嗯,明达的身子确实弱了点,朕允了,走的时候带走。对了,你家娘子要生了吧?

    这次回来,呆一阵再回登州。”

    李诚点点头:“谢陛下,臣正好要休息一段,明日就去城外农庄呆着。”

    李世民一听这话,眼珠子转了转,咳嗽一声:“嗯,最近朝廷也没啥大事情,你安心去。”

    李诚觉得李老二言犹未尽,一通琢磨也没想明白,干脆不管了。

    “臣走的时候,顺带把晋王和兕子带走,成不?”李诚一点都不客气,他亲近这俩孩子,那是大家都知道的。李世民不耐烦的摆摆手:“带走带走,你也赶紧滚蛋,朕看见你就烦。”

    李诚气急败坏,却一点都没脾气,决定恶心一下李老二:“吐蕃和亲的事情……”

    “滚蛋!”李世民瞪眼了,最近宗室掀起一股嫁女潮,都是拜吐蕃和亲所赐。辛辛苦苦,总算是找到一个没嫁人的,才十三岁,还得养两年才好嫁过去。

    李诚舒服多了,呵呵一笑,转身溜走。但是心里觉得很奇怪,李老二怎么变得如此好说话呢?奇哉怪也!一个船舶司就能收买他?李诚觉得很不真实,一定还有别的好事。

    走了几步,回头招呼大太监:“公公,劳烦让人去通知晋王和晋阳公主,臣在宫门口等着。”大太监笑呵呵应下了,李诚看看四周没人,压低嗓门:“陛下最近有好事?”

    大太监低声道:“冯盎那个老匹夫,服软了,把长子送长安来了。”

    李诚听了一拍大腿:“我就知道,原来根子在这呢。岭南可是好地方,不止灰糖啊。”

    大太监笑道:“穷山恶水的,暂且也就是灰糖能入眼,怎么,自成先生还有高见?”

    “没了,头疼,最近爱忘事。”李诚一手扶额,大太监见了呵呵冷笑,低头不说话了。

    没一会,李治和李明达来了,一手抱一个,牵着一个,胜利大逃亡。

    李诚刚走不久,李世民就在书房里骂上了:“竖子,有点好处便忘记了君父,就知道藏着掖着。”大太监站一边,低头闭眼,如泥雕木塑。

    等了一会,李世民才自言自语:“不应该啊,雪糖今年进项多少?”

    大太监数据张口就来:“去年是十万差点,今年有了岭南的灰糖,看势头不下二十万贯。”

    李世民喜上眉梢,点点头:“这天底下,也没有比这个来钱更快的买卖了。除非……”

    李世民赶紧闭嘴,口水要掉下来了。“除非去抢!”这是他没说出来的话,太丢人了!

    抢谁好呢?当然是去抢高昌了。侯君集怎么被弄翻的?就是去高昌干了一票吃独食。

    等等,李世民摸着下巴,自言自语:“要不要派个老成一点的人,跟着去高昌?”突然想起来,侯君集的尿性,这货的爱财程度,有点突破天际了。

    好吧,这不是重点,侯君集跟太子关系不错,李世民想起了李诚火烧平康坊。

    回到家里,李诚很开心,总算是恶心到李老二了。就李老二的财迷本性,听到自己故意说漏嘴的话,他能不惦记?雪糖这么大一笔买卖,居然自己没落到多少好处,想想就伤心。

    回头李老二不要脸的来追问,再跟他讨价还价。

    一大早的,李家就热闹起来了,收拾收拾,去城外避暑顺带崔芊芊待产。隔壁武家也出了两个人,不对,是三个,还有一个金胜曼。正准备出门呢,杜海过来:“家主,有客来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