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背后的刀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诚驻足回望,露出微笑!李义府上前来,缓缓抱手躬身,长揖!

    李诚摆摆手,回了个微笑,转身潇洒的走了。两人不用交谈,默契就有了。

    聪明人啊!李诚在心里无限感慨,这哥们是历史上的奸臣不假,但是怎么说呢?至少他对皇权是没威胁的。

    说起来,李诚总觉得吧,这些正经大臣一个都不好打交道,反倒是奸臣们比较好相处。看看人家许敬宗,看看李义府,这俩可都是史书里的大奸臣。

    许敬宗这厮也很聪明,只要利益一致,他就不会轻易的翻脸,不会产生动李诚的念头。

    反倒是崔氏、郑氏这种人家,女人该送还是接着送,联姻该联姻不耽误,一旦出现对家族有利的事情,坑起李诚来是一点都不手软。

    回怀贞坊吃了午饭,睡了一觉,看看日头,出城,回李庄,到了宅内,径直奔着后院去了。到了崔芊芊的院子门口,又见到了崔媛媛。“自成回来了,六叔来了,芊芊正在陪着。”

    李诚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一番这个成熟饱满的娘子,淡淡道:“在李家呆的还舒心吧?”

    崔媛媛没想到李诚冒出这么一句话,浑身陡然一颤。她只是临时管家,也算是尽心尽力了。但这里总归是李家,李诚是一家之主。如果李诚坚持,就算是崔芊芊,也毫无反抗余地。

    “自成,这是……”话刚开口,李诚摆手打断她:“别多想,就是天气热,我看你走的急,凡事都要悠着点,小心中暑。什么都没身体重要!”

    李诚错身而过,视线从抹胸上方略过,崔媛媛感受到了侵略性十足的视线,脸一下就烧了起来。之前的心里各种猜想,全都被冲散。

    “呵呵,六叔真有空啊!又看上我家什么了?”李诚进门抱手说话,但这肯定不是啥好话。崔芊芊本来笑眯眯的,立刻笑容就没了。这还是李诚头一会对崔家人这么说话呢!

    崔寅很尴尬,脸上的笑容就像抹了粉被淋雨之后那种惨状。但他不等不保持笑容,再难看的笑容,也是笑容。心里一阵着急,怎么回答呢?

    “自成,不是有啥误会吧?”崔寅挖空心思,心存侥幸的回一句。“误会么?那就是误会吧。”李诚笑呵呵的,看一眼崔芊芊道:“娘子,你接待六叔,我去秋萍屋里看看晋王和晋阳公主。”说着很干脆的转身走人了,回头差点与跟上来的崔媛媛撞个满怀。李诚的鼻尖都顶

    到发髻上了,嘴在耳边。

    这娘子,肤白面嫩,带的好球,疾走之下,面带红润,水豆腐一般的脸色。鬼使神差的李诚,飞快的舌尖一闪,在耳垂上掠了一下。然后面色如上的去了,崔媛媛却如遭雷击,扶着屋檐柱子才算站稳当,浑身上下,火烧一般的燥热。两腿软软的半点力气都没,想夹紧点都做不到

    。

    屋子里留下崔芊芊和崔寅两人的时候,崔芊芊果断的变脸。“六叔,郎君给你留了面子,现在也没外人,把话说清楚点。侄女虽然姓崔,但是嫁入李家,就是李家人。没道理看着别人惦记李家的产业。”

    这话说的干脆多了,一点都不带客气的。丫鬟扶着走到门口的崔媛媛,听到这话都不敢进门了,站在门口回头道:“守着门口,别让人进来。”

    崔寅露出苦涩的笑容道:“芊芊,这事情的冤枉啊,跟崔家没关系。”崔芊芊摸着肚子,看着崔寅:“六叔,这肚子的要是个男娃,就是下一代长安县男。侄女苦心孤诣,内忍外让,图的什么?不就是图一个将来能给孩子留下一份像样的产业么?这孩子还没出声,娘家人就惦

    记他的产业,合适么?”

    “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这事情跟崔氏绝对没有半点关系。”崔寅还在扛着。

    崔芊芊听了冷色冰冷:“这么说,是真的有事情咯。”崔寅……

    没想到啊没想到,终年打雁的老手,却别雁啄了眼。崔寅反应过来了,这是被侄女给诓了,其实崔芊芊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李诚不也没说么?心头一阵糟乱,本来要紧牙关就可以不认账的事情,现在不说清楚不行了。没法子,李诚的支持,对于崔家来说太重要了。崔寅其实也很无奈,这次的事情,就算是崔芊芊的亲爹,都没法左右。清河崔氏

    蓝田房,也是个不小的家族啊。

    “芊芊,事情是这样的。六叔听到一些风声,回去跟家里说了。大兄召集家里人商议后决定,还是静观其变。毕竟只是风声,没有跟脚的事情,也就没来通报。”崔寅费劲的解释。

    崔芊芊听了只是淡淡一笑道:“六叔,侄女乏了,请回吧。”

    崔寅叹息一声,咬咬牙,起身出门。走到院子门口,崔媛媛欠身道:“六叔,侄女不送了。”崔寅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位也是这个态度。你还是姓崔的好吧?

    俗话讲,讲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崔寅还要说话,听到屋里“砰”的一声,崔媛媛赶紧道:“我去看看,六叔慢走。”

    进门一看,崔芊芊砸了个瓷杯,坐在那里面色如铁,胸前起伏不断。

    “阿姊,六叔走了么?”崔芊芊砸了东西,内心的烦闷消了一些。

    “我送到院子门口,听到动静回来了。芊芊,到底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有人惦记郎君的好处,家里听到了风声,只当是没这个事情。”

    崔媛媛听了呆了呆,随即悠悠叹息道:“别动气,肚子里还有小侄儿呢。大家族里的事情,你能不清楚么?”“我知道,阿姊,去看看郎君在干啥,他是个重情义的人,现在他心里比谁都难受。”崔芊芊开口说话,眼睛里带上了恳求。崔媛媛作为姐姐,当然知道她的意思,犹豫片刻,咬咬牙:“交给我吧,保证自成

    消气。”这对姐妹怕啥呢?怕李诚迁怒,搞不好就是个和离的结果。这事情别人干不出来,李诚想性格,谁敢保证?被自己人在背后捅一刀,心里能好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