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识人之明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走出院子的时候,李诚很费解。尽管在这个院子里,无论身心都得到了顶级的满足。依旧为自己不冷静的迈出第一步感到吃惊。没错,李诚对姨姐很欣赏,但并没有必须得之而后快的想法。想不明白,也

    不好意思去问。

    目送那个的背影消失,崔媛媛放下窗帘,懒洋洋的躺在炕上,对身边的丫鬟道:“今天休息一天,啥都不说,外面问起来就说身子不适。”

    崔媛媛觉得骨头都被拆散了,早知道就不下那么重的分量了。龙涎香很贵的,还混了一些其他药材在香里面,效果好的爆炸。

    不管怎么说,在这家里的地位,稳了!李诚这个人,其实不难相处。外人不知道,崔媛媛呆了一段时间看的很明白,这人重情分。重情分的人呢,千万不要做让他伤心的事情。

    清河崔氏蓝田房,真是没有识人之明啊。当初的联姻,也是出了好些转折。现在更干脆,今后不要指望李诚会看在媳妇的面子上,给崔家任何让利的事情了。

    李诚没回主屋,有点没脸的意思。去了前院,盯着木匠做玩具。具体该做成什么样子,李诚心里最明白。看了一会,没太大问题,转身出来时,杜海在外面候着呢。

    “家主,房家二郎来了,在堂前呆着呢。”李诚点点头,背着手往堂前走。

    “哥哥!”房遗爱看见李诚,脸上一阵惊喜。李诚见他如此,心里很欣慰。要说房遗爱这个人确实有点楞,脑袋缺根弦,但是这人有好处,他认准的人,会一直坚持态度。

    “不是说回来成亲么?怎么有时间来我这?”李诚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房遗爱很明显的神情微微一暗道:“别提这个了,高阳看不上小弟。跟陛下闹了好几回呢。”

    李诚无奈的咂嘴,历史似乎还是很顽固,尽管高阳跟辩机的事情存疑,但是高阳看不上房遗爱这点,史书没瞎说。

    “坐吧,你怎么想的?”李诚不知道如何开口劝慰,这种事情外人没什么用。

    “婚事是陛下定的,无论如何,小弟和高阳都得成亲。”房遗爱缓缓的开口,一段时间没见,似乎人也沉稳了许多。

    “嗯,你明白这点就好,男儿在世,首先是责任。这个责任可能是对国家的,也可能是对个人的。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必须去面对。”李诚颇为欣慰,房遗爱没想着逃避。

    不料房遗爱来了一句:“前两天在东市见了高阳,她说了,就算成亲也不会让我碰她的身子,但是身边的侍女,随我取用。成亲之后,各过个的吧。”李诚:……白欣慰了!

    李诚很想跟他说,女人闹别捏呢,没有一火包搞不定的,如果一火包搞不定呢,那就再来一火包。想想李诚还是出了个馊主意:“房二,你也是个七尺汉子,她要不乐意,不会来硬的么?你们是夫妻。”

    这个年代,还真没婚内强x的罪名。想到就算不是辩机,也有可能是别的奸夫,李诚也不管那么多了。缺德就缺德了,为了自己兄弟的头顶不再有草原。我本来想做个好人的,都怪这个无良的世界啊。

    “算了,家里大人和阿娘,要的只是孙子,谁生不是生?”房遗爱意兴阑珊,李诚心道,这是被高阳说了什么恶毒的话,才能生出如此心情。

    李诚无语了,房遗爱却道:“哥哥,这次来说一个事情,水师总管一事,家里大人让小弟带个话。”李诚嗯了一声,房遗爱道:“大人说,凡事看的开一些,都是在京里厮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呵呵!”李诚冷笑两声,房遗爱见了噗嗤一声笑道:“大人全都猜中了,哥哥果然如此。”

    李诚一听,我去,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学会诓人了么?“适才那些话,是阿娘说的。大人在一旁道,李自成性情中人,重情分,但凡对他好的人,都没有亏待的地方。凡事算计他的人,李自成必然要报答回去,宜早不宜迟。有人以为李自成根基太浅,正好拿捏

    ,这么想的人没一个落到好的。”

    李诚听了这话,忍不住在心里给房玄龄点赞。知音啊!实际上李诚这人没啥安全感,所以才会显得睚眦必报。目的就是喝阻一些人的非分之想。房玄龄说的没错,李诚根基太浅,所以才要随时变身刺猬。

    “说说,都有些啥人呢?”李诚直接问了,房玄龄笑道:“陛下浅邸时的老人不多,侯君集和张亮这两个老匹夫,煽风点火的,指望趁火打劫。茶业联盟挣了钱,不少人效仿,奈何渠道在我等手里。”

    李诚点点头:“明白了,别人惹不起,觉得我是个软柿子。”

    房遗爱笑道:“哥哥英明,就是这个道理。还有一个事情,就是雕版印刷。寒门子弟固然感激哥哥,门阀里头说起这个,都在咒骂哥哥多事呢。”

    李诚听着心头一阵冷笑,mmp,印四书五经挣大钱的是皇帝,不去找皇帝的麻烦,觉得我好欺负么?“一边惦记着把我撵出长安,一边惦记我家里的好东西。”咬牙切齿的吐槽。

    “那是自然的,崔氏只有蓝田房跟着哥哥挣了大钱,郑氏只有洛阳房发了财。便是阿娘家的卢氏,也只有代州卢氏挣到大钱了。其余的就是跟着拣点小钱,当然心里不舒服。”

    房遗爱这么一说,李诚心里明镜似得,就算是一个姓的,有好处也是各房的,不可能拿出来共享。门阀内部,也有争夺。崔氏蓝田房就是这个情况,在清河崔氏里头,也要争上游。

    “回去跟房相说,李家有的,他看上的,都可以派人来学。嗯,烟叶除外。登州那边,抓紧圈地,买船。”李诚笑着给了这么一个答案,房遗爱听着喜不自胜,笑道:“哥哥高义。”

    “嗯,给其他兄弟带个话,大概意思是家里大人有数。”李诚补了一句,就是要让那些人看看,谁对李诚好,就带着谁发财。至于那些算计李诚的人,现在跪求都不带搭理的。

    “差点把这个给忘记了。”房遗爱拿出一张地契,李诚接过来一看,钱塘郡龙井村茶山?

    看见李诚发愣,房遗爱笑道:“听哥哥提起过西湖边上的龙井茶山,便使人去买了下来。今年的新茶,已经采了带来了,正在路上呢。小弟不耐烦牛车缓慢,先快马而来。”

    李诚吸了一口凉气,暗道房玄龄太厉害了,把人心给算透了。房谋杜断,多亏了决断力差点意思,不然还有杜如晦啥事情呢?不多一会,门口来了五架牛车,满满当当的竹篓。房遗爱出来,指着牛车道:“今年出的新茶,都按照哥哥说的法子制好了。本来不止这些,教我家大人截下了。回头哥哥派个人去盯着,不好叫大人总占哥

    哥的便宜。”

    李诚打开一个竹篓,里头全是毛竹筒子,盖子的缝隙用蜜蜡封好的。去了蜜蜡打开一看,里头全是绿茶,再仔细一看这茶叶,全是嫩尖子。

    房遗爱指着竹筒上的明前二字道:“这五车都是清明前采的,上回听哥哥说的,采茶的娘子必须是处子。茶叶是早就弄好的,可惜路途太远了,迁延再三才送到的长安。”

    李诚叹息道:“可惜,新茶口感最后,放了几个月,要差一些。我看密封的不错,应该品质应该没有太大的影响。下一回,新茶制好了,立刻启运。”

    房遗爱笑道:“那是哥哥的事情了,小弟地契都交给哥哥了,那边的人手也调回来了,就留下三五个人留守。回头哥哥的人要去,小弟派个人跟着就是。”这是李诚今年收到的最好礼物,但却没说啥感谢的话。觉得兄弟之间呢,没这个必要了。叫来高晋道:“姐姐、武氏姐妹、金胜曼处各送一份,具体多少你看着半,余下的送去地窖里存好,注意防潮。”地

    窖里有冰,保存茶叶效果很好。

    房遗爱没有多留,留下茶叶便告辞回去,李诚知道他要成亲了,也不多留他。

    溜达着来到主屋处,崔芊芊才刚起来,脸色不是很好。李诚心里有鬼,上前来笑道:“越是怀着孩子,越不能坐着不动。起来,我扶着你在院子里慢慢走一会。”

    崔芊芊露出笑来:“这孩子越来越不老实,没事就踹他娘玩儿。郎君,这回是个男娃吧?”

    李诚听了笑道:“别想那么多,男孩女孩都一样。这次要是个女娃,还可以再生就是了。只要有一个男娃,都是爵位的继承人。偌大的家业,多半也是他的。”

    这个没道理可讲的,嫡长子就是牛叉。陪着崔芊芊走了一圈,李诚扶着回屋里坐下后,崔芊芊赶他走道:“妾身这不方便,郎君别没事就往这跑,叫别的娘子见了,说妾身的不是。”

    李诚觉得她口是心非,坚持留下道:“爱说不说,我就在这呆着,哪都不去。”

    崔芊芊听了笑的很开心,低声劝道:“郎君要留下也是行的,只是这夜里去隔壁屋里吧。莺儿也不小了,总不能让妾身跟莺儿分开吧?”李诚听着只摇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