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天空飘来一口锅
    酒席散尽时,众兄弟喝的歪歪扭扭,自有身边的娘子扶着下去休息不提。

    《白蛇传》捧红了明月和白牡丹,也给她们定下了人设。一个是人前婉约良家贵妇,一个是奔放性感少女丫鬟。李诚的来到,明月推了今日的演出,在跟前伺候着。白

    牡丹倒是不想来的,毕竟大魔王李诚给她印象太深刻。奈何身契在李诚手里攥着,不敢不来。便也借口称病推了演出,等酒席散了才独自到后院来寻。

    青楼里的娘子,对某种声音格外的熟悉,信步到了明月房间的门口,停步竖起耳朵听了起来。暗道,不想人前高洁贵妇一般的明月,竟也有这等时候。里头时而高亢激昂,时而低吟浅唱,还不是一个人,听了如隔靴搔痒。动

    静停了,好似知道了天大秘密的白牡丹便要逃走,不敢再留。不想帘子一挑,出来一个人,迎面抓了现行。“哟,牡丹大家怎地在外面呆着,不进去凑个趣么?”

    这是明月身边的丫鬟,说的酸劲十足。看她衣衫整齐,该是没能分得一杯羹。那里头还有谁呢?八卦之心入火焰一般腾起,白牡丹也不客气:“正要给自成先生请安呢。”

    说着迈步往前,挤开挡在门口的丫鬟,进去要一探究竟。只

    是一眼,白牡丹便后悔进来了,转身要逃,却被丫鬟双手拦着:“白大家这是要走么?”“

    她要去便去,拦她作甚。”李诚耳聪目明,知道来的是谁,这会本意是随她去罢。不料白牡丹却听出了另外的意思,能把你捧红了,也能给你踩到泥地下。

    如此以来,说什么都不敢再走。李

    诚一番话,不过一夜之间,果然长安城内人尽皆知。一个风流名仕的帽子戴定了,正经的“名仕”们多有不屑者,不就是青楼娘子么?丢了就丢了!真拿她们当人看么?当

    然这种不屑,也就是私下里的想法,在平康坊是不敢说出来的。不然成了娘子们的公敌,再想要来平康坊快活,怕是没娘子愿意接客了。

    以文著名的李诚,却不得长安文人的喜欢,这也是有原因的。李诚几乎从不参加所谓的文会,自然也会去凑那种文人之间相互吹捧的热闹。换成一般的人,没准在长安城就没啥名气了。奈何这是李自成,不能易一字的自成先生。

    这一日,李泰又办文会,邀约一干文人在曲江池泛舟,饮酒作诗。这一年李泰可谓春风得意,年初东宫设崇文馆,也没能压住“贤王”的风头。这跟李世民的太多有关系。

    李泰身体肥胖,在这个时代不是什么缺点,反倒是个优点。胖子有福啊!某

    种意义上来说,吃不胖真是一种病。但是太胖了,那也是一身的毛病不是?

    在唐朝人们对胖子很羡慕,说明你福气大大的有,胖是福相的象征。李泰这点占了优势,加上李承乾是个瘸子,李世民对此心里一直有根刺。长

    安文人不喜李诚的根子,其实还是在李泰这里。作为一个魏王,正经的来说呢,这年龄就该去就番了。但是架不住李世民喜欢李泰,留下来不说呢,还没事带着他听政。这

    个就很要命了,听政辅政,那是太子的活。你让魏王也学习这些,你要干啥?李泰还兼着雍州牧呢。这职位是个啥官职呢?相当于现代的首都所在省份的排名第一的领导。

    尽管只是名义上的领导,实际权利掌握在长史的手里。但是你要知道,贞观朝是没有京兆伊的,雍州牧是长安城两县的直接领导。也就是说,长安万年两县,有点啥事情,汇报的上级是雍州长史。这

    一系列的安排,你说外人看了怎么理解?肯定会浮想联翩咯。再者就是唐朝的科举制度还不太一样,糊名考试什么的,不可能的,还有举荐人制度。具体不细说了,反正唐朝的科举制度,存在很多作弊的空间。

    这种制度之下,文人要想出人头地,那就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你得先在朝中有人。毫无疑问,李泰在这方面就有优势了。众文人追捧李泰的臭脚,目的不外有二。一个是得到一份魏王殿下的荐书,一个是入幕为宾,直接做官。这

    两者达到后,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把李泰推到储君的位子,将来继承大统,一干文人就是从龙之臣。你

    想想看吧,大家都是一个心思,要追随一代贤王,成就一番伟业。偏你李诚特殊,不但不跟大家搞到一起,还屡次拒绝魏王的邀请,不肯出现在文会上。

    抛开文人相轻的毛病不说,你这政治立场就跟大家不一样。所以在李泰的文化上,文人们总是在不自觉之间,言语之间对李诚就不那么友好了。

    李泰这厮也是讨厌,作为东道主,你要不提李诚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大家都当着没这个人就好了呗,也不会给李诚招祸。偏生李泰对李诚念念不忘。

    这不,文会刚开个头,李泰就叹息一声道:“曲江翠柳依旧在,不见当年李自成。”

    这说的是当年的曲江文会,李诚放了个《春江花月夜》的大招。干翻了李泰门下的谋士萧未央。要说这个事情呢,算是萧未央的心头之恨了。

    如今的萧未央,在李泰身边混的还算不错,算是比较有地位的谋士。基于李泰的志向,萧未央做了一些谋划,都是针对东宫去的。现在看来,效果还是很不错的。成功的让东宫三大喷子找到了李承乾的毛病。

    “许久不见自成新作,可惜了。”萧未央故作姿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边上的文人就跟冬天的干草似得,一颗火星子落上去就着火了。

    这个人太讨厌了!这是文人们的一致观点,又不是混一个圈子的,却屡屡在这圈子里被人提起。你说讨厌不讨厌。如果是个笑话也就算了,偏偏跟他的诗文相比,大家才是笑话。“

    殿下所言甚是,回忆往昔,物是人非。李自成有子建之才,却偏偏往那俗物里钻。确实可惜,令人不禁扼腕,叹息一声江郎才尽耶?”席间一文人得了萧未央眼神,立刻出声。如

    果李泰附和这个观点呢,大家都会一起可惜,然后这一篇就揭过去了,大家继续喝酒嗨皮。奈何李泰不配合,听了这番话,却微微皱眉,稍稍停顿才开口。

    “此言差矣,父皇有言,自成先生以为,诗词文章不过是小道,人之所学者,为经世致用也。”李泰一句话,现场的文人恨的牙根痒痒,他们不恨李泰,都在恨李诚。

    李自成,你死不死啊!怎么不早点死啊?整天出来坏大家的兴致。

    萧未央心道,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赶紧开口道:“李自成风流美名,长安流传。今日李自成有言,身边娘子虽多,却不肯舍弃,才有了追求俗物之举。此事,萧某听得一传闻,不知真假。”萧未央善于讲故事,这里卖个关子,吊起大家的口味。李

    泰也被吊了起来,赶紧追问:“萧先生快快讲来。”

    萧未央笑道:“传言东宫白松陵,以嫡女相赠,还有洛阳郑氏,也赠了李自成一女。白氏名下的富威镖局,据传正是出自李自成的手笔。要说图财的手段,萧某别人都不服气,唯独对这李自成,那是大大的佩服。”

    “萧先生,不提这个,继续喝酒。”李泰开口了,一家伙把话题给拦住了。萧

    未央暗自得计,从此李诚在魏王心中,就是一根刺。这话不是瞎说的,本来李泰对李诚是没啥意见的,作为脑残粉嘛,追捧李诚很正常。李泰多次招募李诚,都被拒绝了。这也不算什么,毕竟东宫的招募也被拒接了。

    现在萧未央爆料了,还是在众人面前,李泰的心里就不舒服了。李诚居然给东宫出了主意,弄了个富威镖局,挣了大把的钱。这就让李泰很不舒服了,怎么可以这样呢?说好的两不想帮呢?白松陵送女儿,孤也送了宫女啊。萧

    未央见李泰脸色难看,心头很爽。暗道这一下,魏王一定视萧某为心腹,帝师之路即将开启。萧未央很是自负,不动声色的让李诚背了锅。李诚要知道了,一定会叹息一声: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

    个也不算冤案就是了,人家萧未央也没瞎说。只是挑动了脑补罢了。要怪,就怪你李诚贪花好色。平康坊那么多失足娘子不去拯救,偏偏收里个白氏女。

    现场几十号文人,看见李泰脸色变化,都在心里给萧未央竖起个大拇指。这一击,果然效果上佳。在看李泰,连连举杯,都不用人劝,就喝了三两十里香。大家更开心了,李诚这瘟神,看来从此要离开大家的生活了。不

    料峰回路转,李泰放下酒杯,当着众人的面问萧未央:“萧先生,萧氏乃江左名门,可有颜色上佳,未嫁之娘子?”萧

    未央……这才是,天空飘来一口锅。明明在说李诚,怎么变成萧氏未嫁娘子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