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所谓文会
    院子里头鸡飞狗跳,七八个小娘子乱作一团。天气太热,就算有降温系统,也没法都堆在屋子里不是。这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就成了大家休息的好去处。李家不缺冰,后院没人来,一堆娘子薄衫赤脚,一个冰盆放在脚下,然后摆几桌麻将。谁

    也没想到李诚会这个时候来啊?这不是午睡时间么?这要被看去了倒是小事,形象被毁才是大事。都是大家闺秀,哪能被男人看见自己穿这样呢?

    穿着薄衫的倒也好点,好几个干脆就拉低衣襟,露出肩膀和半个球来,真是好不爽利。李

    诚很厚道的站在门口等,丫鬟紧张的咬着嘴唇,低头不语。生怕李诚心里会讨厌武顺,外头烈日炎炎的,李诚站着晒呢。等

    了有那么两分钟,里头武顺的声音道:“郎君久等了,妾身之过,赎罪则个。”丫

    鬟赶紧让开门,李诚站的位子很讲究,根本就看不到里头的情况。听到动静,这才迈步上前。抬头看看屋顶,李诚微微皱眉道:“来年要在上面加个阁楼才好,闲暇可登高远望。”唉

    ,当初盖屋子的时候,没考虑周全啊,全是一层的砖瓦房。农民思维要不得。武

    顺一头汗都是急出来的,李诚不来,心里不安,担心他对这些娘子在此避暑有想法。李诚来了,又被堵在外头晒太阳,更担心了。早知道就不让丫鬟守着门口了,看一眼那些娘子又不会掉一根头发。“

    你这是怎么了?一头的汗也不知道擦一擦,去收拾好了再来,不用管我,我就是来看看,这里还缺点什么,免得怠慢了顺娘的贵客。”李诚笑着说话,抬手掏帕子掏个空,忘记带了。这才让武顺去擦一擦。

    武顺也知道,刚才没来得及收拾,头发都是乱的,形象不是很好。低声道:“郎君且宽坐一会,妾身去去就来。”说着转身回去,李诚在葡萄架找把椅子坐下。这

    葡萄架下还乱着着,三桌麻将没收拾不说,一地的水盆,还打翻了好几个,没打翻的里头还有冰块飘着。边上的小桌子上,还摆着没喝完的冷饮呢。

    葡萄这玩意李诚想起来了,种了这么久,今年算是能收获了。可惜院子里种的不多,就目前的品种适应程度看,估计产量够呛,不够家里人吃是肯定的,口感如何也不好说。李

    诚倒是看过一个酿造葡萄酒的视频,流程是清楚的。可惜这品种似乎不适应大唐的气候和土地,没个十年八年的,也培养不出来合适的。嗯,回头让人盯着,看看哪一株结果多,口味好,剪枝插种,慢慢培育出新品种来。

    等到将来有了合适的品种,种植的产量跟上了,自己酿制葡萄酒就不是梦了。现在的长安,葡萄酒倒是有的,就是口感差了点,毕竟要从很远的地方运来啊。

    李诚这里浮想联翩的有点走神,屋里一干娘子倒是忙坏了,对着镜子收拾自己。外面那个可是名满长安的李自成呢。据说他对名门娘子有特殊的嗜好,收拾好自己,万一被看上了呢?出身好的嫡女,不能过来做妾,庶出的娘子可不在乎这个。

    嫁到李家来做妾,一辈子吃喝无忧是肯定的。关键是李诚这个夫君,能拿的出手呢。这些留下来的娘子,除了白氏等几个已经嫁人的,还有好几个是没嫁人的。外间都在传说,魏王李泰,正在寻找名门之女,送给李诚做侍妾。至

    于说到士族和门阀的脸面,不是每个士族都混的很好的。很多家族,经历了隋末和初唐的动乱,财富和社会地位一落千丈大不如前。要不怎么会有卖婚呢?就武顺的娘杨氏,那是弘农杨氏好吧,曾经顶尖的门阀,不也卖婚了么?

    清河崔氏的蓝田房,嫁一个女儿过来,吃的满嘴流油。有这么个例子在前,其他士族也不介意模仿的。至于那些难听的酸话,听了又不会死,没有铜钱是会穷死的。

    武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出来了,她可不想让李诚等太久。这娘子心里也有谱,李诚就不喜欢女人浓妆艳抹的,这年龄的娘子,素颜无敌的好吧。

    跟着武顺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与白嬛七八分相似的娘子。

    “白素见过自成先生。”这娘子上前来,微微欠身道个福,李诚侧了一下身子,没有全受这一礼。说的直白点,这是大姨子之一。话说回来,对于白素留下来的事情呢,李诚心里不是很舒服的。原因呢,很简单,不想跟东宫有太多的纠缠。“

    白家娘子不必客气,来的突然,失礼了。”李诚缓缓抱手,视线只是礼貌的略过。三

    人坐下,说了一会话之后,里头的娘子们收拾停当,正要出来时,李诚居然起身告辞了。惊的一群娘子赶紧出来,但是却扑了空,妆扮白辛苦了。

    “姊姊,怎么不留下自成先生多一会呢?还寻思求他指点作诗一道呢。”这位娘子开口抱怨,却遭致白素的反诘:“求自成先生帮忙,这事你该找你嫂子啊。”“

    怎么找我嫂子?”这娘子愣住了,白素笑道:“你嫂子的弟弟是哪个?房二与先生的交情,可比我开口管用的多了。”原

    来这是韩王李元嘉的妹子,这次死活要跟着来的。这娘子颇得韩王李元嘉的宠爱,不过她嫂子跟韩王的关系可不怎么地。哥哥多了个侧室,嫂子与哥哥正在冷战的,最近跑回娘家去了。房二眼看要成亲了,更不好麻烦他了。武

    顺见这娘子嘴巴撅起来了,笑着上前抱着她道:“好了,白姊姊打趣你呢。先生已经答应了,明日晨起,去后山水潭边,那边地方大也阴凉。大家都拿出自己的最好的诗作来。”白

    素也笑道:“顺娘,不怕她们学作诗,就怕她们惦记你的郎君呢。”这

    会一堆娘子听了都笑了起来,纷纷扑上去要捶白素。不过白素也不是吃素的,她是嫁过人的,如何怕这些待字闺中的娘子。各种手段,无一不精,没一会就大获全胜。院

    子里一堆小娘打闹的累了,汗津津的坐着喘息,身上衣衫乱了,也没去管。次

    日一早,一干娘子早早起来,收拾妆扮一番。白素倒也厚道,私下告知这些娘子,李诚不喜浓妆。这样以来倒也省了很多的

    事情。如果是现代社会,李诚其实浓妆淡妆都无所谓,唐代的浓妆就有点架不住了。

    头一回见女子浓妆,就是武约贡献的,脸上抹了一层厚厚的白,好好的豆蔻年华,弄的像鬼一样,吓死个人啊。这是审美问题!李诚严重怀疑,现代日本艺妓那种浓妆,就是从大唐学去之后,一直延续下来,并且有所发展。

    儒家文化圈最大的特点,就是老子天下第一,中原王朝就是天朝上国。在这个基础上,兼容并蓄,甭管你外来的什么东西,就没不走样的。就审美而言,也是一直在变化的。不过这个变化的,有的东西可能会走向变态,比如小脚。这

    种心态在农耕文明做主导的时代,没有太大的问题。毕竟比种地,华人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反观日本保存的很多所谓大唐汉文化的传统,在李诚看来就是个笑话。根本就没领会儒家文化的发展精髓。儒

    家文化的发展精髓其实很简单,对我有没有用!这绝对是一个长期以我为主的文化,实用主义极强的文化。没用则弃之如敝履,有用则捧在手心里。

    一干娘子收拾停当,气温还没上升,趁着早起出门,坐牛车沿着一条煤渣路,来到后山的水潭边。不消说,这周围几个山头,都是李诚的家产。唐

    代关中水资源丰富,李庄附近的几个山头上,也是溪流涓涓,最终汇入山下的水潭。冬天农闲的时候,高晋就考虑到夏季来临避暑的问题,派人修了路,又在此盖了几个草庐。

    水潭边上,也用石条修了一段,还有台阶往下。潭边草地清脆,风吹竹林摇曳,庐中清爽怡人,作为一个暑期休闲的场所,倒是很不错。

    李家下人先到一步,早就布置好了,摆了桌椅,凉床,还有冰镇好的果汁。一

    干娘子到此一看,立刻就喜欢上了,各自寻了地方坐下,再次耗上一日架势摆出来。

    说好的作诗的文会,很快就变成了闲聊,随着桌子的摆上,麻将搬上来,作诗哪有打麻将有趣呢?冰镇好的葡萄酒端出来时,赌注就有了,一开始说输了喝酒,后来发现这葡萄酒不多喝点不是亏了么?又改成赢了喝酒,输的喝果汁。要

    说这些娘子的酒量,倒是没一个差的。李

    诚就知道会是这样,所以早晨没有起来,而是抱着崔芊芊睡懒觉。等到起来梳洗完毕,已经都快晌午了。随便吃点东西,问了一下崔媛媛,知道水潭边招呼的很到位,这才笑道:“昨日去看了一眼,附庸风雅都够不上了。”崔

    媛媛还道他很不屑,好心劝一句:“该去露面还是要去的。”

    李诚点点头,看看崔芊芊道:“娘子,一起去吧,露个面一起回来。”

    崔芊芊本不想移动,但是李诚这么一说,不禁意动了。

    ps:书友们,我是断刃天涯,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