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目的何在
    ..,

    要说尊重媳妇呢,大唐排第一的大臣肯定是房玄龄了。其次,恐怕就轮到李诚了。

    这种感觉崔芊芊最为强烈,李诚是那种家里的规矩定下后,管事全都丢给媳妇的人。

    在李家做大娘子,看似李诚花心,实则非常的畅快。因为没有长辈,崔芊芊说话很管用。还有一点,李诚花归花,不会胡乱把女人带进家门。郑白二女的存在,崔芊芊是知道的。

    崔芊芊不开口,李诚就不会带回来,甚至都不带到长安。这在男权社会,几乎无法想象。不是每个男人都叫房玄龄,也不是每个男人都有一个卢氏的媳妇。

    当然了,卢氏现在正值兴旺之时,也有一定的关系。反之,崔氏蓝田房对李诚却多有仰仗借助之处。可惜崔氏蓝田房不知道珍惜,给了李诚一个借口中断合作,也催生出交易所。

    换做以前,李诚还会忍耐一二,那时候自身的渠道不过硬,现在因为野市的兴起,不用有渠道也不耽误销售。自然就不必忍耐了,更不要说,李诚占了理。

    崔芊芊很明白,李诚一直在为她的脸面着想,尤其是与崔氏蓝田房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痕之后,崔芊芊不管怎么站队,都很难摆脱一个现实,她的出身决定了李诚的态度的变化。

    现在肚子里有孩子,生下来之后是儿子还好,要是个闺女呢?崔芊芊根据过往的经验判断,她在李家的地位,很大程度上又肚子里的孩子决定。“

    罢了,这天气热,妾身还是在家呆着吧。”尽管崔媛媛极力的用眼色鼓励,崔芊芊还是选择了放弃。在她看来现在是个敏感时期,不惜让姐姐帮忙固宠的前提下,还是不要太招摇。毕竟跟着李诚一起去,会被理解为宣誓主权。

    也等于在跟那些娘子说,你们要想进门,先过我这关。考虑到李诚偷嘴的毛病,结合蓝田房现状,崔芊芊放弃了这个令人动心的建议。万一李诚是在试探她呢?秋后算账的事情,在门阀里长大的娘子,哪个没见过十次八次的?李

    诚知道崔芊芊想多了,上前突然一个公主抱,给崔芊芊抱起来道:“整天闷在家里,对身体不好,出去放放风,心情愉快对身体有好处。”

    当着姐姐和一干丫鬟的面,给李诚这么抱着,崔芊芊顿时面红耳赤,同时也被巨大的幸福包围了。脑子里就一个念头,或许郎君不是因为孩子的缘故而独宠我。“

    妾身何德何能,当郎君如此厚爱。”李诚一直抱着崔芊芊,穿过院子,来到前院放在车上。这一下整个李庄的人都知道这事情了,崔芊芊感动的眼泪都下来了。

    “夫妻一体,生孩子这么危险的事情,娘子都为我做了,对你好一点是该当的。与娘子家里的龌龊,娘子不必介怀。等他们冷静了,自然会派人来再谈的。门阀世家,办事效率不高,娘子要理解。”李诚这就算是把心里的想法说明白了。

    崔芊芊靠着李诚,看着他挥动鞭子亲自赶车,心头一阵火热,这些日子压在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车里摆了冰盆,凉意森森,自然不怕被热着。年

    龄不大的崔芊芊,总归有点少女心,不肯在车内呆着,出来陪着李诚并肩而坐。身

    后是一干下人,还有崔媛媛的牛车,一行人缓缓而动,半个时辰后来到后山。这

    一路李诚没少跟崔芊芊交底,总归是她的娘家,不好做的太绝。不会叫崔芊芊不能回娘家的。等到崔氏心平气和了,做下来再好好谈谈,总要把规矩说清楚,一二三四五的,以后再犯,那就不算不教而诛了。

    这一路崔芊芊心情极好,靠着李诚两人说了一路,男人的肩膀真是太靠谱了。毕

    竟在这个时代,一个孕妇之身,出门游玩,丈夫抱着出来上车,这种事情就算是房玄龄这个怕老婆的,也是做不到的。毕竟男人都是要面子的,人后怎么跪都干,人前死要面子。

    李诚很好奇,怎么没见着武约,一问才知道,这娘子最近跟金胜曼好的穿一条裤子,两人整天在外面疯玩。去长安后让人带个话回来,要在长安玩两天。

    李诚心道,女皇和女王,果然能玩到一起啊。两个美女穿一身皮衣,高帮鞋子,手里都拿着鞭子。我去,想着都浑身一颤,瑟瑟发抖。这俩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少招惹为妙!

    望风的丫鬟见车队来了,立刻忙不迭的报信:“先生来了,自成先生来了。”

    一干娘子也不打麻将了,立刻散了牌局,收拾停当。倒叫一干李家下人见了窃笑。

    待李诚来了,当着不紧不慢的下了车,抬手给崔芊芊抱下来,这下一干娘子看的眼珠子都热了。还可以这么玩?不对,还可以这么疼媳妇的?这

    些娘子,谁家没有父兄?也不见家里男人这么对待媳妇?当着众人的面,小心翼翼的抱下来,就像一个无价之宝一般。娘子们那是羡慕,武顺则是微微一笑,记下了这事情。“

    见过先生,见过大娘子。”娘子们次第上前见礼说话,李诚是一个都没记住名字。倒是很仔细的扶着崔芊芊的手,就像一个仆从一般,看的众人暗暗吃惊不提。

    “郎君折杀妾身了!”崔芊芊回头冲李诚说话,李诚只是淡淡一笑:“娘子为李家开枝散叶,该当的,谈什么折杀就见外了。”这一把狗粮撒过来,一群人捂着心口。

    继续落座,白素作为主持人,让一干娘子拿出各自的诗作来,请先生指点。李

    诚的水准呢还凑合,但是要说跟古人比作诗呢,倒是落了下风。没这方面的经验,毕竟一直是在抄抄抄。所以,李诚一直沉默以对,少说少错,不说不错。

    他这个举动呢,落在一干娘子的眼里,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意思。完蛋,先生看不上拙作。三个娘子念了诗作下来,李诚不说话,剩下的就怎么都不肯露丑了。

    白素见状,无奈的上前道:“妾等劣作污先生之耳,叫先生为难了。”李

    诚微微一笑,高颜值加一口白牙露出来,白素这个别人家的娘子,竟然有点迷惑在笑容中的意思,不敢多看,低头不语。

    “诗的好坏在于是否言之有物。所谓有感而发,妙手偶得,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了。还有一桩,就是阅历了。你等自幼生长闺中,只是模仿他人之作,能与这等水平也是不易了。不要灰心,喜欢就坚持,总会有作诗一百,得一佳作的时候。”李

    诚不紧不慢的评价,听起来又非常的中肯,一干娘子不安的心倒是渐渐的放下了。本来就没打算在诗人的道路上狂奔,就是一个业余爱好。

    “先生高见,妾等受教。外间有传言,先生才尽,再无大作问世。妾等自不屑之。奈何人言可畏,今日难得见先生一面,还望先生出手,为诗会添光增辉。”白素道出一干娘子的心思,说的难听点,本意就有接李诚之名为自己扬名。

    李诚要是夸她们的诗好呢,娘子们回去自然有得吹,找婆家的时候,都能挑拣一番。就算李诚不认可她们的水平,回头得了李诚新作,也能来一句,先生为诗会出手,与有荣焉。总之,跟李诚拉上了关系,逼格就高不少呢。

    要知道,魏王李泰的文会,李诚都不带搭理的,一干娘子能得李诚出手,真是面子大了。李

    诚本不想出手,奈何崔芊芊听了觉得备有面子,笑道:“郎君,娘子们情真意切,不好却了一番心意。再者李家的东道,非要藏拙,总让人说嘴不是?”李

    诚听了笑着摇摇头,看着崔芊芊红光满面,心情大好的样子,便不好扫兴了,当即笑道“娘子倒是给我出了个难题了,众位娘子到此避暑,那就以避暑为题,勉强买丑一回。”话

    音刚落,武顺起身道:“妾给郎君磨墨!”这也是以李诚为荣的一位,算是吸了一回睛,引来一番羡慕的眼神。都知道,武顺入门,算是与崔芊芊平起平坐。坊间有言,武顺才是李诚的最爱呢。崔芊芊只是占了入门早的便宜。

    崔芊芊见武顺如此,心里略有阴霾,但是很快就散去。不看别的,单单看李诚的面子,怎么好叫郎君为难呢?就当没看见好了。

    纸笔都是现成的,墨备好了,李诚走到桌前,闭目养神,好像在酝酿一番。实际上是在脑子里搜索,有没有避暑的诗。找了一圈,还真给他找到一首,好不好不说,应景啊。提

    笔,落笔,好不停顿,一挥而就。

    六月山深处,轻风冷袭衣。遥知城市里,扑面火花飞。这首元代释英的《山中景》,眼下最是应景了。

    “见笑了,匆匆落笔,戏作难有佳句。”李诚还谦虚上了,一干娘子自然是赞了一声好。说

    起来,这些娘子也是有见识的,知道这首诗在李诚的作品中,算不得太好的。但是情急之下,半柱香之间作出,也能有此水准,真是难得的很,娘子们自然折服不已。

    都道:“回了长安,要为先生正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