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绝不留情
    ..,

    咔嚓,颈部折断的声音细不可闻,一个黑衣人没了声息,被扶着放倒在地。甲队黑衣人只是穿过一条巷子,走出来的时候黑衣人首领一回头,发现身后的人少了一半,惊的浑身一震,如坠冰窟。乙

    队又是一队黑衣人,穿过一片竹林中的小路,黑暗中四对荧光悄无声息的逼近,猛扑落后的四个人。“啊!”惨叫声划破夜空!黑衣人首领回头一看,四个道黑影窜进了竹林中。

    丙队黑衣人倒是一路顺利,摸到了李家大院的外面。两个人站在墙低下,搭在一起,一个黑衣人后退几步,往前一冲,踩着双手的同时,双手往上使劲一托,接力腾空,抓住了墙头。翻身落地时还听到轻轻的声音,外面的人等了一会,怎么没动静。正

    常的套路,里面丢出一根绳子来,然后大家拉着绳子爬进去。李家这墙可不低呢,能有小两丈高。刚才那个黑衣人瘦小的个子,走的就是轻盈的套路。嗖

    嗖嗖,甲队黑衣人首领不等发出示警,一连串的弩机声音想起。这种弩只要在边军呆过的都很熟悉,黄杨木的材料,做工精致,显得非常轻巧,威力虽然不比步兵弩,但是却是边军斥候的最爱。乙

    队黑衣人首领蹲在地上查看:“走风了,往前冲,他们人少才搞这手。”那种黑影太吓人了,四个手下的咽喉上留下一个伤口,汩汩的冒血,还没断气的身子不断的抽搐着。

    继续往前是唯一的选择,掉头原路返回,任务没完成不说,等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家后院就在前方五十步之外,后墙高高的水塔在夜光下能看见轮廓。乙队首领却毫不犹豫的带头往前冲:“点火把!没必要遮掩行迹了。”话

    音刚落,身后又是连续的惨叫,惊回首,又有四个黑衣人倒在地上挣扎。这一次,四道黑影没有逃走的意思,虎视眈眈的蓝光对着这队黑衣人。

    四条小牛犊似得的黑犬,嘴角应该还有人血。嗖

    ,一道急促的风声,路边的草垛子后面,冲出来一座黑铁塔,手里的铁棍轮圆了。乙

    队首领下意识的后退,但是身边的两个手下,没能来得及躲开,只能用手里的横刀硬架。叮叮两声,噗噗两声,一棍子抡过来,两个黑衣人倒下。一个脑袋被砸开,倒地后直接没了声息,一个肩膀被砸断,倒在地上惨叫。

    这一棍之威,惊呆了乙队残余的黑衣人。后面的四条狗,再次扑了上来。面前的黑铁塔,大步上前,又是一抡。

    丙队黑衣人互相看看,怎么办啊?里头的人到底怎么了?为首的首领根本就不知道,之前的属下刚落地,脖子上就多了一道铁丝,紧紧的勒住,瘸子杜海的脸都是狰狞的。

    怀中黑衣人没了声息,杜海松开拍拍手,掏出火折子,吹着之后,摇晃了几下。

    墙外的黑衣人还在不安的犹豫时,黑暗中风声大作,一只火把从天而降,落在这队黑衣人身边。呼的一声,一个小草垛被点着了,瞬间将这群黑衣人暴露在火光中。

    与此同时,空中也响起了破风之声,定睛看去,左侧的空地上,不知何事出现一大队人马,不下五十人,这些人都在做一件事情,整齐的助跑,将手里的标枪投出去。

    这些投手,都是李庄里的棒小伙子,平时交给老卒们操练,手里的家伙很简单,就是一根长枪,三根标枪。近战以长枪为林,三十步内以标枪投射。噗

    嗤,噗嗤,的声音急如骤雨,不断的有人被穿透,更多的标枪则落在地上,扎进土地中。标枪雨之后,还能站着的黑衣人,仅有三人。手里举着横刀,眼睛中充满了绝望。

    唰的一声!长枪如林,对着残余的黑衣人,夸夸夸,整齐的步伐,没有一个人说话,枪林逼近!当当当的三声,黑衣人手里的横刀落地,残余三人没有跪地投降,而是相互看看后,用横刀自尽了。横刀落地后,身体倒地,发出噗噗噗的声音。

    一团火光出现在夜光下的时候,树林中潜伏的黑衣人看到了。“

    得手了,出击!杀进李庄,鸡犬不留!”喊声兴奋,声嘶力竭。黑

    衣人群冲出树林,涌上道路,杀向李庄,首当其冲者,本该李庄外围的野市。但是这些黑衣人却没有看一眼野市,而是径直兵分两路,一路杀向李家宅院,一路杀向仓库和作坊。

    “怎么回事?”被唤作大郎的黑衣人,突然勒住战马,盯着李家的方向看。火光居然灭了不说,并且没有像预先约好的那样,点燃整个李家。预想中的喊杀声也没有,除了整个黑衣人跑动的脚步声,整个李庄范围内的夜晚,突然恢复了安静。百

    余黑衣人站在野市的中央大道上,大道的尽头通往李家大院子。站在这个位置上,能看家李家门口挂着的两个灯笼,此刻正在夜风中微微摇曳。“

    家主,一股黑衣人进入了伏击圈,还有一股杀向了河边的仓库和作坊。”钱谷子抬手敲了一下胸口,低声汇报。李诚端坐在战马上,身后是五十老卒,昔日鄯州斥候营老卒齐聚,似乎有回到了当初的战场上。

    战马感受到气氛的压抑,不安的扭动,不断的抬起前蹄,跃跃欲试。李诚拍了拍战马的脖子,低声道:“老伙计,别着急,好戏才开始呢。”

    说着看一眼钱谷子:“告诉大贵,且战且退,拖住就可以。仓库、作坊、码头,都可以放弃。不要硬拼,重要的是人,钱没了可以再赚,东西没了可以再置办。”

    钱谷子嘿嘿一笑:“得令!”说完脚下不停,奔着河边跑去。

    “呼呼!”街道两边的二楼上,突然点亮了无数火把,这些火把都是事先固定在柱子上的。火光照亮了整个街道,街上的黑衣人一阵慌乱,抬头看时,两侧的楼上涌出庄丁,有的张弓射箭,有的往下投标枪。道

    路上的黑衣人乱作一团的时候,前方马蹄声密集如鼓点。百余黑衣人,只有不足十骑,这些骑在马上的都是首领。

    李诚跟以往一样,冲在最前面,手中的滑轮弓已经举了起来,噗噗噗,因为距离太近,只有射三箭的时间。无疑落空,三人从马背上掉下。

    黑衣人大概是没想到这里还能遇上骑兵,而且还不少。遭到楼上的攻击后,乱作一团的黑衣人根本没时间重新组织,黑衣人手里只有刀,没有长枪没有结阵的步兵,遭遇骑兵的结果可想而是。战马速度渐渐的提起来,一头冲进黑衣人群中。砰

    ,战马撞飞一个,噗,寒光一闪,横刀略过,一个人头飞起来,胸腔的血从体内喷涌而出。李诚没时间多想,继续前冲,再次举刀,区区百余人,不过五十步的距离,瞬间可以冲个对穿。李诚也只是三次挥刀,砍翻了三人后,前方再无敌手。

    继续往前冲了十几步,勒住了战马,掉头。身后老卒熟练的驾驭战马,在野市外围的空地上,集体跟着李诚掉了个头。转身时,李诚高声大喝:“不留活口!”活

    口,对于今夜的事情来说,就是麻烦。李诚还没做好成为天下门阀公敌的准备。即便有那个实力,李诚也不想干这么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李诚要做的是杀出一个胆寒的结果,以后这些人,没事不要理睬了。没

    有人知道,这一刻的李诚,完成了蜕变。如果说,在此之前,李诚对于一些人和事情还抱有幻想,现在则往前放弃了。从今往后只有一个目标,壮大李家,庇佑妻子儿女,还有跟随他的人。如果还有人要继续找事,李诚不介意一直杀下去。今

    后再有人主动挑衅,发现一个杀一个,绝不留情。李诚必须树立这样一个形象,不然人人都会觉得,他是软柿子,谁都想来捏一下。

    狂风卷地一般的,五十骑紧跟李诚,再次杀了个来回,这一次更为轻松,李诚亲手砍掉了三个脑袋。其中有一人是跪地求饶,李诚也没手软,手起刀落。

    黑衣人已经散乱了,在野市的建筑里夺路而逃。李诚也不去管那些逃走的,呼哨一声,带着一干老卒,调转方向,奔着河边的仓库和作坊的方向杀过去。毫

    无疑问,集市这边的动静,惊动了这边一路的黑衣人。已经冲到一排仓库跟前的黑衣人,遭到了来自前方的弓箭阻击,射倒了十余人之后,黑衣人群冲到了仓库跟前。这时候,前方阻击的人消失了,主动放弃了仓库。

    “哈哈哈,李家攒了半个月的货物,都在这些仓库里,给我全部烧光。”人群中有人发出得意的狂笑声,但是很快他就停了下来,转头看着野市的方向,以及李家的方向。怎

    么回事?这么快就结束了?不对啊,马蹄声是怎么回事?而且如此密集?“

    大家不要怕,是我们帮手来了,继续杀进去,点火给我烧。”发

    号司令之后的萧未央,看着众人冲上去之后。果断的做出了选择,他并没有骑马跑路,而是翻身下马,带着身边的一个随从,沿着小路往河边跑,身后的马蹄声更清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