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5.第165章 学生去哪里了
    ,精彩小说免费!

    “同学们,你们先看看屏幕上这一首很有名的唐诗《九月九日忆sd兄弟》,作者是王维,大家看三分钟,然后给背下来,我马上抽查啊。”叶观南一边说着,一边暗中看着简欣雨。

    那个简欣雨真心漂亮,特别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很吸引他。

    他决定了,下课就与简欣雨吃饭,晚上就与她去酒店开房。

    “那位简欣雨同学,请你朗诵一下这首诗。”叶观南随手一点,大屏幕上显示出“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这四句诗句。

    在台下坐着的简欣雨一愣,没有想到叶观南老师会叫她。

    不过简欣雨也没有多想,站起来朗诵着这首诗歌。

    人美声甜,当简欣雨朗诵完后,学生们纷纷鼓掌。

    叶观南见自己一下子把课堂气氛调起来,高兴得要命。

    看来还是自己厉害,大家的兴趣很高啊。

    “这首诗写游子思乡怀亲。诗人一开头便紧急切题,写异乡异土生活的孤独凄然……”叶观南一边看着电脑上的字,一边照读着。

    而这时屏幕也显示出这首诗歌的解释,让学生们一目了然。

    叶观南读完之后,笑着道:“行了,这首诗歌就学完了,请同学们开始背诵,三分钟后就检查大家的背诵情况。”

    “我靠,不会吧,就这样说完一首诗了?不风趣,不懂上课,只懂照本宣科。”一些学生有意见了。

    这唐诗三百首,大家在以前中小学的时候都学过,也背过了。

    现在又叫大家背,还是当堂检查,有这样的事情吗?人家老教授都不会这么死板啊。

    三分钟过后,叶观南马上站起来叫道:“靠近简欣雨同学旁边的那位小同学,请你背一下。”

    现在叶观南眼里全是美女,根本不管男学生。

    毛冬见自己被叫,只得站起来背下来。

    叶观南满意地点着头道:“对了,就这样,还有下一位女学生。”

    叶观南又叫了另外一位美女学生,这样一下来,叶观南起码叫了几位美女学生。

    那些男生发现问题了:“我靠,这叶观南搞什么鬼?他是来上课,还是过来泡妞的?”

    立即有学生把这种情况发到论坛里,其实广南学校不少学生关注着这次的上课。

    大家一看现在是这样的上课,不由唏嘘起来。“呵呵,幸亏我没有去啊,要不然被人家当猴子耍。”

    “泥巴,刚才是谁说我幸运进到教室里上课的?赶快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

    “这节课好无聊啊,叶观南让学生背诵完后,又学另外一首唐诗,还是叫简欣雨朗诵,还是让一些美女背诵啊。”有学生抗议了。

    “一楼的同学,你不会来大姨妈遁走吗?”有人建议着。

    “泥巴,我是男的,来鬼妈啊。”楼上的同学回贴了。

    “那你可以肚子疼啊,你今天早上不是吃错药了吗?”那马甲不愧是高材生,马上为楼上想好借口。

    本来论坛里的人以为开开玩笑,不会有人找借口离开,毕竟要给人家老师面子。

    但是在窗外的学生先是走了,里面的男生觉得这种课太难听了,反正又不是他们报的专业课,不如直接走掉算了。

    他们还没有见过让他们背诵课文的老师呢,特别是叶观南的目光老是往人家美女胸前瞄,这让他们火冒三十丈啊。

    “老师,不好意思,我刚才吃错药,不,吃错东西了,我的肚子疼。”有男生跑到罗燕义的面前说了原因后,立即往外面跑了。

    反正他们又不是中文系的,罗燕义也管不了他们。

    “老师,我来大姨妈了,我要回去。”一个长得非常丑的女生气愤地跑到罗燕义面前。

    叶观南太打击人了,专门叫漂亮的女生背诵。

    这女生为了显示自己也长得不丑,拼命地举着手要求背诵,但是叶观南不但不叫她,还说她喊得太大声,这怎么不让她气愤地呢。

    “哈哈哈。”其它学生见有人真的以来大姨妈为借口,不由大笑起来。

    “安静,请安静。”叶观南生气了,他正叫着美女学生正爽,怎么能让别人打扰呢?“谁吵闹的话,我把他的名字记下来,到时交学生处处理啊。”

    哼,你们这些小样,我认识你们的牛建文处长,想整你们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叶观南得意地想着。

    可这些大学生哪会听叶观南的,你不是说要安静吗?那好,我就先走让你安静。

    不一会儿,本来有三百多个学生的,只有一百多学生了。

    罗燕义睁大着眼睛,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落差那么大呢?

    “小罗,你给我把刚才的那些学生名字登记一下,我要送到学生处那里处理他们。”叶观南气愤地拍着桌子叫道。

    现在的叶观南,哪里有什么文人风范,简直就是一个骂大街的。

    “呵呵呵,吓坏宝宝了,宝宝要回去休息。”又有一些学生往着外面走去。

    罗燕义小声地提醒着叶观南:“叶观南老师,你现在还没有正式成为我们的老师,所以你这节课是示范课,学生愿意不愿意上,是他们的自由啊。”

    “啊,是这样吗?那我赶快上。”叶观南急了,马上又解释着下一首诗歌的含义,又想叫美女背诵。

    毛冬转过头对简欣雨道:“欣雨,这种课上与不上都差不多,我们走吧。”

    “也好,如果这学期让这种老师上我们的课,那是非常惨。”简欣雨点点头与毛冬一起走了。

    本来一些男生过来上课就是想看看简欣雨和毛冬的,这两个美女一走,剩下的男生也跟着走了。

    “现在,有请简欣雨同学来朗诵一下王维的《相思》这首诗。”叶观南抬起头叫道。

    嘿嘿嘿,叫简欣雨朗诵《相思》非常切题,表达了自己对她的那种相思的情怀。

    待一会下课,他就约简欣雨共进晚餐。以他这种老师身份,肯定可以追到简欣雨玩玩的。

    可他这抬头一看惊呆了,因为教室下面只有几个学生,哪里还有简欣雨啊。

    “小罗,那些学生去哪里了?”叶观南气急败坏地大声质问着罗燕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