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8.第468章 可以买冬瓜
    ,精彩小说免费!

    “我还是有把握的。”叶英凡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暗暗点着头。

    就在王婆开心的时候,叶英凡语音一转:“不过呢,这种诊费是非常贵的,起码要十两八两银子啊。”

    哼,在现代,花柳病是非常容易治的。不要说华佗那个神医了,就算我这种小医生,一样能治好。

    不过在这个古代,那又不一样了,科学不发达,医术也不发达。

    “啊,要这么多银子?”王婆吓了一大跳。

    诊费都要这么多,再加上治疗的话,岂不是要很多钱吗?

    叶英凡见王婆不想治的模样,摆摆手道:“王婆,既然你不想要性命,你还是回去吧,就当我刚才没有说过什么话。”

    王婆一听慌了,对啊,性命当然比钱重要了。她这些年虽然花钱如流水,但也存了几十两银子,怎么也得救自己的性命再说。

    “大郎,我们两家一直要好,你就不能便宜一点治我的病吗?我也穷,我也没有钱啊。”王婆立即装模作样地甩着眼泪。

    潘金莲看不过眼了,走过来对叶英凡道:“相公,王婆以前对我们很好,你就免费帮她治疗一次吧。”

    我靠,这败家的娘们,她怎么能这样呢?叶英凡在心里暗骂着。

    王婆眼睛一亮,急忙道:“是啊,大郎,你就免费治我一次嘛。何老丈都说你免费治疗他家夫人的病,难道我们家的关系还没有他们好吗?”

    叶英凡本来想着在王婆身上敲上十两八两银子,自己好抓点药恢复身体的。

    可现在娘子都这样说了,自己再收的话,显得自己小气了。

    叶英凡故意咳嗽一下道:“王婆,既然我家娘子都为你求情了,那这样吧,以前我们家欠你的500文钱,还有那些米,就当是诊费了。”

    “好啊,好啊。”王婆高兴地叫了起来。

    叶英凡继续道:“你不要高兴得太早,还有要求呢。”

    “啊,还有要求?”王婆马上捂着嘴巴。

    叶英凡道:“是的,在这三天之内,你要帮我介绍五个病人过来看病,这样就行了。”

    王婆小心翼翼地问道:“大郎,那我的药费要多少钱?”这才是关键啊。

    叶英凡笑了笑道:“我一会帮你针炙之后,你再去抓药,大概就是一、两百文钱就可以了。”

    “什么?只要两百文就能治好了?”王婆不相信了。

    自己都快要死了,怎么只要花这一点钱就能治好了呢?

    叶英凡马上知道自己说那话有点问题了,立即板着脸道:“王婆,你不要以为我的针炙术那么差啊。我主要的治疗在于针炙那里,帮我针炙后,你再抓点药,煮水抹在痒痒的那里,一天三次,七天就好了,明白吗?那是外用药,你千万不要喝了。”

    其实就是一些消炎药,古代不懂得运用,但现代就是很容易解决这种花柳病了。

    潘金莲也插上话了:“是啊,王婆,一般来说,我家相公只用针炙术就能治好别人的病。不过因为你的病情太重了,所以还要加上一些药物治疗的。”

    “原来是这样,大郎,真的要谢谢你了。我肯定会完成你的要求。”王婆高兴地道。

    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肯定可以在三天之内拉过来五个病人让叶英凡看病。

    反正别人是看病,抓不抓药,肯不肯给钱,那是另外一回事,自己能拉五个人过来就行了。

    如果实在没有病人,自己也可以拉一些其它人过来充数嘛。王婆越想越高兴了。

    叶英凡郑重道:“不过,王婆,在治疗的这几天里,你一定不要再用槌棒搞那个事情了。”

    “相公。”潘金莲在旁边听着粉脸泛红,羞得都不敢听下去了。

    王婆也是一付窘态,垂首低声道:“大郎,我知道了。”

    “你要知道面粉是多么脏的东西,你居然把槌棒放到那里,唉,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了。”叶英凡微微晃首道。“如果以后你寂寞难耐,又偷不到人的话,可以去菜街上买点黄瓜,可以买最大的,不过一定要洗干净啊。如果你嫌那个还小的话,可以买冬瓜啊。”

    潘金莲羞得都不敢听了,急忙走到那张椅子边坐下来,慌忙地弄着针线活。

    王婆拼命地颔首道:“大郎,我知道了,以后肯定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次差点要了她的性命,她哪能不怕呢?那种痒真是非常要人命啊,有时王婆恨不得拿刀割掉喂狗算了。

    叶英凡一付道貌岸然的样子,先是站在那里几分钟,才道:“好吧,你站在这里,我为你针炙。”

    叶英凡在心里暗暗笑着,这种病是非常容易治,自己是要占王婆的便宜了。

    王婆奇怪地问道:“我不用坐下来吗?”

    “什么坐下来啊?你这种病还可以传染,你不要随便坐我家的椅子。”叶英凡白了王婆一眼。“没事的,不疼,我就扎几下就行了。”

    说完,叶英凡用发钗在王婆的身上扎几下,王婆只是感觉到如蚊子轻咬一般,接着叶英凡已经退后几步了。

    “大郎,行了吗?”王婆担心地问道。

    刚才王婆听到这种病会传染,也是吓了一大跳。

    而潘金莲也是如此,恨不得马上把自己家的椅子桌子全部抹几次。以前王婆经常来自己家,不知道会不会把那种难言的病传染到自己家里,如果有的话,那就麻烦了。

    叶英凡点着头道:“恩,行了,娘子,拿纸和笔过来。”

    潘金莲拿纸笔过来,叶英凡写了一张药方。“王婆,你不要去刘郎中那里抓药,他的药有点问题。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去其它药铺抓药吧。”

    “恩,我知道了。”王婆也包打听,听说那天叶英凡去刘郎中那里大骂,责问什么药是假的,她也不想害了自己。

    叶英凡看到王婆走了,不由奸笑起来。刘郎中啊刘郎中,你想坑我,那我以后就不在你那里抓药。

    随着我的病人多起来,你的药铺肯定没有人去抓药了。叶英凡在心里暗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