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1章 闫寡妇的隐瞒
    ,精彩小说免费!

    叶英凡笑了笑道:“我哪会舍得你们死呢?我是想让你们过来玩玩而已。你们过不来,那就算了。”

    叶英凡听程咬金这样说,心里也大定。

    平时就算他大骂程咬金或者华佗,他们也拿自己没有办法啊。想到这里,叶英凡也是大爽。

    “唉,不说了,你还是加紧时间去找七色珠吧。”程咬金道。

    叶英凡问道:“可是我不知道七色珠长什么样子,它又在哪里呢?”

    不一会儿,聊天窗口里出现了一张图片,图片是一个有着拳头大小的珠子,那珠子发着七种颜色的光,估计这就是七色珠了。

    “叶英凡,你看到没有,就是这样的珠子,以后你发现,就找回来给我们。”程咬金道。

    “我知道。”叶英凡点着头。“不过它在什么地方呢?会不会在大山里面呢?或者是在黑土地下面?”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如果知道在哪里,我们还要培养你吗?直接叫你去拿回来就行了。”程咬金道。“反正你记下这件事情就行。华佗一直没有跟你说清楚,估计他现在也纳闷,觉得七仙女已经死了,让你不上不下的,我们这样活着也好。”

    叶英凡听了暗暗冒汗,还有这样的说法吗?看来自己真的是被利用了。

    也是程咬金叫他找七色珠,可能华佗就想着这样混下去,到自己死的那一天,七色珠还没有找到呢。

    “将军,你放心吧,我会努力帮你找到的。”叶英凡道。“对了,我找到七色珠后,会有什么好处吗?”

    “当然会有大好处了。”程咬金笑着道。“只要你找到,你会发现生活会那么美好。”

    叶英凡一听也是高兴了,自己以后让村民去大山里面后,留心这样的七色珠。

    谁找到,直接给他十亿现金,让他这辈子都不用干活了。

    叶英凡断了手机的网,然后倒在床上睡了起来。

    这一天几发的活动,真是让他累坏了。

    当叶英凡醒过来的时候,天快要亮了。

    他走出去时,发现外面已经没有人,也不知道车玉珠什么时候走了。

    叶英凡吃了早餐,去村办公室里召开了一个重要干部会议。

    那些内家四段武功的村民全部参加,叶英凡让大家留意一下一个有七种颜色的珠子,谁如果帮他找到,给对方十亿。

    后面的二狗一听口水都流了出来,“哗,二皮哥,我不会是听错了吧,村长奖赏十亿啊。”

    二狗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地掐着赖二皮。

    “哎呀,痛死我了,二狗,你妹的,你想害死我吗?”赖二皮惨叫着。

    “二皮哥,你这么痛,看来我不是在做梦啊。”二狗兴奋地说着。

    赖二皮听二狗这样的话,连要死的心都要有了。

    叶英凡正色地道:“这个消息是要保密的,你们一定不能说出去,明白吗?对了,钻地鼠,你经常在地下,也要留意一下地下有没有啊。”

    “是,村长。”钻地鼠现在的生活过得蛮滋润的。

    叶英凡不但给他钱花,还给他提功丹,这种好事是在其它地方找不到的。

    叶英凡散会后,闫寡妇并没有走,而是留在那里等着其它人出去。

    “闫姐,你有事找我吗?”叶英凡走过去问道。

    “恩,你这七色珠是从哪里听来的?”闫寡妇问道。

    “这,这个啊,我也是有一次听到一个传说,说我们黑山村或者是大山有着一个七色珠。”叶英凡当然不会跟闫寡妇说实情了。

    闫寡妇问道:“你找那个七色珠有什么作用呢?”

    叶英凡奇怪地抬起头看着闫寡妇:“闫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啊?”

    “没,没有。”闫寡妇低下头不敢看叶英凡。

    叶英凡见闫寡妇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追问下去。“我也不知道那个七色珠有什么作用,反正听说与黑土地有关。”

    “这样啊,我们到时留意一下。”闫寡妇见叶英凡没有说什么,只得不再问下去了。

    “村长,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走了。”闫寡妇道。

    叶英凡叫住闫寡妇:“闫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没有。”闫寡妇摇着头。

    “大家都是自己人了,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应该跟我说的。”叶英凡道。“你知道七色珠在哪里?”

    闫寡妇顿了顿道:“不,我不知道七色珠在哪里。我也听说过一个七色珠的传说,不过感觉不是真实的。”

    “那是什么传说啊?”叶英凡急忙问道。

    突然,闫寡妇的小脸一红,摇着头道:“你不要问了,待我们找到七色珠的时候再说吧。我觉得这七色珠不可能是真的,都是一些人胡说。就像书上所说,集齐七龙珠就能召唤神龙,都是骗人的。”

    叶英凡知道闫寡妇的性格比较倔强,如果她不肯说的话,别人逼她也不会说。

    “好吧,我们以后再说吧。”叶英凡无奈地道。

    闫寡妇道:“你跟我走吧,白玉床可以让你吸收能量了。”

    叶英凡听了心里一喜,现在又能吸收白玉床的能量,那是非常不错。

    于是,叶英凡跟着闫寡妇来到她的房间,闫寡妇让叶英凡自己解衣服,然后她走了出去。

    叶英凡见闫寡妇出去了,只得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解掉,再慢慢地躺在白玉床上。

    那一阵阵的幽香往着叶英凡的鼻子扑过来,让他感觉心旷神怡。

    叶英凡在心里暗暗叹着气,真是可惜啊,如果现在闫寡妇在这里与他一起练功的话,那该多好啊。

    想到闫寡妇那成熟洁白的身体,叶英凡的身体如着了火似的。

    几个小时过后,白床慢慢地变成灰色了。

    叶英凡练功累了,干脆闭上眼睛在这里睡觉了。

    在外面的闫寡妇越等越着急,叶英凡在里面已经很久了,按照正常的时间,他应该出来了,怎么过了那么久都没有出来呢。

    难道叶英凡在里面出事了吗?想到这里,闫寡妇急忙开门走了进去。

    这一进去,快要把闫寡妇气晕了。

    没有穿衣服的叶英凡居然在床上睡着了,还打着轻微的呼噜呢。

    闫寡妇不敢再看叶英凡那丑恶的身体,急忙抬手一挥,一道劲风向着叶英凡打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