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9章 慕容志着急了
    ,精彩小说免费!

    唉,罢了,我还是再隐藏起来,以后再想办法吧。

    可是这个女人想到又要陪慕容志那个老头睡觉,心里就不是什么滋味了。

    就在女人想进到别墅里面时,一道身影飞了出来。

    “你还想走吗?”那是一个女人,那漂亮的脸蛋让女人觉得自愧。

    女人看着前面的人吃惊叫道:“闫妹妹,是你啊。”

    来人正是闫寡妇,她紧紧地盯着慕容志的女人。

    闫寡妇冷笑着道:“是我啊,怎么了,你害怕了吗?”

    “我害怕什么呢?”女人讪讪地道:“外面传出爆炸声,我出来看看呢。”

    刚才她给慕容志下了点迷药,应该这个时候还没有醒,怎么办呢?

    “这爆炸声可是你们弄出来的,你的人已经被抓住了,感谢你把他们引出来啊。”闫寡妇笑着道:“家主已经把那些人抓住了。”

    “什么?”女人吃惊地叫了起来。

    现在她才知道叶英凡没有那么简单,所有想打他主意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呢。

    女人见是这样,正想往着别墅里面飞去时,闫寡妇已经向着她攻了过来。

    “啊,你不要打我,不要伤到我肚子里的孩子,那是慕容家的种啊,这是一个儿子来的。”女人一边大声地叫着,一边往后面飞去。

    既然她进不了别墅,只得往着外面飞去了。

    随着女人的叫声,慕容庄的人也飞了出来。

    他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看到闫寡妇要对付他们的家母,当然是不能让闫寡妇得逞了,纷纷往着这边飞过来。

    “你们不要打了,有事慢慢说嘛。”那些慕容庄的人拦下闫寡妇,不让她追他们的家母。

    慕容志一直把这个女人当成宝贝的,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又不救的话,慕容志肯定会剥了他们的皮。

    慕容志的女人见慕容庄人帮她拦着闫寡妇了,急忙往后面飞去,她想着逃离这里。

    可当她刚飞出去,只觉腰间一疼,一道劲道打在她身上的穴位上,让她倒了下去。

    “哎呀,救命啊,你们赶快过来救我,我身上有着慕容家的骨肉呢。”女人大叫着。

    女人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了,她身边站着车玉珠。

    女人明白了,人家一早就盯着她了,就想着她自投罗网呢。

    女人见是这样,并没有自尽,只是大声叫道:“我的肚子里有着慕容志的孩子,你们不能杀我,要不然,慕容家会绝种的,慕容志好不容易才在我肚子里下了种呢。”

    本来车玉珠想要教训这个女人的,现在听她这样说,只得迟疑着把手放了下来。

    慕容庄的事情有点特殊,因为牵涉到慕容飞。

    她们这些女人是看在眼里的,慕容飞有可能会加入她们的大家庭,所以她们还是等叶英凡和慕容飞过来,再作定夺吧。

    现在她们还是把这个女人弄晕算了,想到这里,车玉珠把她给点晕了。

    那些慕容庄的人以为家母死了,吓得大叫道:“我们与你们拼了。”

    也有人急忙跑上别墅,去找慕容志了。

    当然了,也有人拿出手机给慕容飞打电话求救,毕竟只有慕容飞才能与叶英凡说得上话呢。

    闫寡妇看到那些人冲过来,冷哼一声,两手一摆,两股强大的能量往着前面轰去。

    “啊。”那些慕容庄人被打得东倒西歪,根本站不住脚了。

    这些人都是内家六段武功以下,他们哪是闫寡妇的对手呢?

    不是说他们很差,而是慕容庄一直以来,都是二等门派,都上不了一等门派呢。

    后来慕容飞跟着叶英凡,才拿到不少资源,让慕容庄雄起来,慕容志才是内家七段武功高手。

    现在他们与闫寡妇动手,当然不行了。

    闫寡妇也火了,这些人在这里吃他们的,住他们的,在关键时候,居然敢动手攻击他们,这还有天理吗?

    闫寡妇正想狠狠教训这些人时,听到楼上传来慕容志的叫声:“住手。”

    随着慕容志这一叫,然后他从楼上飞了下来。

    慕容志的脑袋还是有点晕晕的,本来按照那些迷药的成份,他起码还要睡一个小时的。

    现在被手下强制地叫醒,感觉脑袋晕晕的,不大灵活呢。

    不过慕容志看到自己的手下被闫寡妇打得东倒西歪,接着她还要出手,吓得他冒出冷汗,脑袋又清醒一些,急忙大叫制止了。

    慕容志跳下楼,着急地看着闫寡妇问道:“闫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啊?”

    对于闫寡妇,慕容志不敢托大呢。

    毕竟闫寡妇的地位比慕容飞还要好,慕容飞还不是叶英凡的女人呢,而人家闫寡妇一早是叶英凡的女人了。

    所以这一比,立即就有分歧了。

    闫寡妇冷笑着道:“你的女人与魔派人勾结在一起,他们想夺取我们炼丹室的丹方,见情况不对后,又想要炸了我们的炼丹室。”

    “不会吧,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慕容志急忙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

    “误会?你以为这是误会吗?”闫寡妇冷冷地道。“一会家主就要过来了,你跟他说吧,他可是在炼丹室那边呢。”

    “啊,盟主还在华山派?他不是出去了吗?”慕容志吃惊地叫道。

    闫寡妇冷冷地道:“你们慕容庄的人,全部要在这里,不能再动,包括你,也不能动。我们会通知慕容飞过来,看她怎么说了。”

    “我们不是内奸啊。”慕容志苦着脸叫道。

    闫寡妇冷笑道:“是不是内奸,不是你说了算,而是要看证据的。你的女人见情况不对,立即往着外面跑了。如果不是我们一早有准备,她可能已经逃走了呢。”

    “是啊,这个女人是内家七段武功,轻功非常好,如果不是内家八段武功的高手,是拿不住她的。”那边的车玉珠点着头道。

    “什么?她是内家七段武功,不是六段吗?”慕容志吃惊了。

    现在慕容志才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闫寡妇和车玉珠不可能同时骗他呢。

    可是,这个女人怎么会是内奸呢?她跟着他,还为他要生儿子,这种情是不一般的啊。

    慕容志越想越不是事,急忙拿出手机给慕容飞打电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