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5章 可能出问题了
    旁边的二狗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对啊,工头,把她的那三点式都弄下来,我们要好好看一下,反正别人睡过你的女人了,你要也没有意思了。”

    “哈哈哈,脱啊。”其它叶家人也在起哄着了。

    赖二皮和二狗可是叶家的重要高手,他们的武功又高,除了叶英凡等一些之外,就属于赖二皮和二狗了。

    所以赖二皮他们说什么话,都是有着权威的。

    那些叶家人没有阻拦一些过来看热闹的工人,一些工人到了这里后,不断地起哄着,想叫工头把那个女人的衣服给脱了。

    随着人员越来越多,好像有一些工人散开了。

    他们去做什么,也没有什么人多大注意了。

    “娘的,你敢偷人,你敢陪其它男人睡觉,我打死你。”工头生气地打着那个美女。

    “哎呀,大哥,你不要打我了,你放过我吧。”女人痛苦地叫着。

    不一会儿,有几个工人押着建筑老板过来了。

    建筑老板的脸上青一块,红一块,好像被别人打过似的。

    建筑老板大声地骂道:“娘的,你们不要害我,我没有做过其它事情,是不是我把工程看得太紧,你们想报复我啊?”

    可就在建筑老板刚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后面一个工人对着建筑老板就是一脚,把老板给打飞出去。

    很快,建筑老板见工头还在打着那个女人,生气地走过去,把工头推开。“你还是男人吗?人家不喜欢你了,不愿意跟你睡觉,你为什么还要缠着人家?”

    工头被建筑老板推开,那个女人急忙站起来要往后面跑。

    可没有想到工头伸手一拉,把女人上面最后的遮挡给扯下来,那白花花的一片,让赖二皮兴奋地大叫起来:“哗,二狗,这女人可以吗?”

    “二皮哥,太可以了,如果他们不要,要不然我们收了吧。”二狗兴奋地叫着。

    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性感的女人,看来这女人还是不错的,特别是练过一点武功,那身材更是不错了。

    女人的上面没有什么遮挡,不过她害怕工头继续打她,急忙一手捂着胸膛,一边往着前面跑去。

    不过女人在跑的时候,还是把自己的手袋给带上了。

    “救命啊,大家救我啊。”女人一边跑着,一边叫着。

    有一些叶家人是想着过去拦着工头的,但是赖二皮向他们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不要管。

    赖二皮和二狗正色迷迷地看着女人的胸前,那情景非常诱惑,他们哪里舍得现在阻止呢。

    如果有人过来把美女救走,他们还看什么好戏呢?

    那些叶家人听到赖二皮这样暗示,立即会意地点着头。

    他们当然知道赖二皮是什么意思了,哈哈大笑起来了。

    工头见自己的女人跑了,生气地冲过去把建筑老板踢了一脚,把建筑老板给踢飞出去。

    而建筑老板所飞的方向,正是叶家内院里面呢。

    “娘的,老不死的,以前我看你是老板,才让你一点。没有想到你现在还想睡我的女人,我不能放过你。”工头生气地往着建筑老板那边追去。

    建筑老板看到工头赶过来,急忙转身往着内院里面跑去。

    那些工人见工头他们要打起来了,急忙跑过来要劝着他们。

    但是工头施展出轻功,一下子就飞到里面去,所以一时间,那些工人也拦不到工头了。

    叶家内院一下子乱了起来,叶家人这才发现情况有点乱了,是要把这些要赶出去。

    于是,负责警卫的头目大声叫道:“你们都退出去,全部退出去,如果惊扰了家主,我们要你们的性命。”

    可是情况太乱了,叶家人一时间没有办法把那些人给全部赶出去。

    不过这样也是赶了不少人出去了,叶家的警卫正想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慕容飞出现了。

    “你们在这里吵什么?”慕容飞大声叫道。

    那个女人看到慕容飞,急忙跑到慕容飞的身边,害怕地叫道:“大人,你要救我啊,他想杀我。”

    说完,女人把自己的手中的袋子放在地上,然后继续往着右边跑去。

    这时的女人跑得非常快,居然用上了轻功。

    慕容飞是什么人啊,看到这个女人所用的轻功,立即叫了起来:“所有人注意,可能出问题了。”

    因为刚才那个女人过来的时候,根本没有用上武功,且还是跑过来的。

    现在女人离开的时候,居然是内家四段武功,那轻功非常快,眨眼间就飞到那边去了。

    让慕容飞奇怪的是,这个女人好像非常害怕,似乎自己杀了她似的。

    突然,地上传来了小黄狗的叫声,“大家小心,我好像闻到了炸药的气味。”

    “什么?炸药?”有叶家人吃惊地大叫起来。

    如果是一般人,听到这话肯定会非常惊慌,拼命地往其它地方逃走了。

    但是他们受过叶英凡等人的严格训练,所以并没有逃走,而是大声地问道:“所有的人听着,谁也不能动,全部蹲下来,双手举起来。如果谁敢违抗,我们立即格杀勿论。”

    天空中也响起了鸟兽的叫声:“不好,有一些人手里有东西,他们扔在内院就逃了,这里面有问题啊。”

    一些工人虽然听到叶家警卫的警告,但是他们并不敢留在这里,拼命地往着后面飞退。

    特别是那个工头,已经是内家八段武功,施展起轻功来,一眨眼就到了那边。

    “杀。”慕容飞发现是要出问题了,急忙下令。

    天上的鸟兽听到慕容飞的叫声,立即向着那个工头飞去。

    只是一会儿,鸟兽就飞到了工头的上空,一个俯身往着下面暴射而去。

    工头感觉到自己头顶上有股能力暴涌过来,吓得急忙挥手往着头上击去。

    随着他这一击,强浑的能量直往上面轰去。

    “轰。”

    那能量与鸟兽的攻击撞在一起,可是工头并没有占便宜,他只是内家八段武功,哪是鸟兽的对手呢?

    鸟兽击破他攻击的能量,然后直接撞在他的头顶上。

    “啊。”工头惨叫着摔在地上,鲜血不断地从脑袋上流了出来。

    不过工头是不敢在这里呆着,急忙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拼命地往着前面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