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9章 暗藏的金页
    :

    侍郎村距离翠屏山有些远,要翻过几座山头。

    侍郎村在文昌县周围众多的村镇中颇为有名。

    这个村子原本叫做金家村,只因在前朝,这个村子里出了一个大官,正二品吏部侍郎,于是这个村子慢慢被人称为侍郎村。

    “难道是为了侍郎坟?”

    林渊面色微微一变。

    侍郎村远近有名,可不仅仅是出了一位正二品大官,更是因为一座民间传说的大坟!

    侍郎坟。

    据传这位侍郎在百年之后,因为担心死后无福享用,陪葬了不少金银财宝,还有晚年从一处峡谷中得到的一部天书。

    只是这一直只是一个传说,林渊也从来只当做是一个神话故事。

    “莫非是真的?”

    林渊双目中流露出一丝亮色。

    他现在最需要的不是别的,正是一部能够开启修行之路的修行法诀!

    见林渊如此看重,老管家虽然心中奇怪,但还是开口询问道。

    “少爷,是否派人前往侍郎村亲自搜查!”

    “不,这一次我亲自前往那侍郎村!”

    林渊亲自抬起头,在老管家诧异的目光中,微微摇摇头!

    继续派人前去,更大的可能是为对方提供一波战斗经验,不如他亲自前去!

    “可是老爷恐怕不会允许……”

    “连叔,我爹那里,我不说,你不说,你说他会知道吗?”林渊一双眼睛笑眯眯的望着老管家。

    “呃……”老管家望着林渊神色,心底微微苦笑,不过对于这位少主的“任性”

    ,老管家也是无可奈何,心中也有自信。

    在文昌县这一块地域,有能耐在他手中伤到这位五少爷的武林好手,屈指可数!

    ……

    在老管家离开之后,林渊目光望向手中的这本《悬壶要术》中。

    “法力痕迹?”扫了一眼,林渊心头一动。

    手指微微一震,末页抖落,一张淡金色极薄的金纸滑落。

    只是扫了一眼,林渊顿时手指微微一顿。

    这夹层中竟是一套炼宝之法!

    《太乙九冲小乘多宝法》!

    其中还附带了三件炼魔法宝的修炼之法!

    林渊眉宇微微颤动,霎时喜上眉梢!

    这《太乙九冲小乘多宝法》繁复晦涩,更是需要重重奇异灵材,但林渊不在乎,普通修行者难以找到的灵材奇宝,对于他而言,反而可能是最容易的!

    ……

    既然林渊执意要亲自前往侍郎村,老管家不敢怠慢,当即找了几位海棠山庄的护院,连带如容这位贴身婢女,驾着马车赶往侍郎村。

    初春时节,天气并不好,梅雨天气,薄雾朦胧!

    半路上又下起了暴雨,林家一行人几乎是被淋成了落汤鸡,只能在黄昏之前在山岭上的一座破庙里暂避,留宿一晚。

    “好冷的天气!”

    外面电闪雷鸣,带着倾盆大雨。

    林渊目光望去,这座振威将军庙年久失修,已经是破败不堪,神像皲裂,布满了蜘蛛网,神座里面还有许多穴居动物活动的痕迹!

    噼啪噼啪,火光燃起!

    几位习武的随从都感觉到一股刺骨的春寒,很快在居中的神像下生起了一堆火,柴火哔啵哔啵,带着湿气。

    “和雨烟雨两不胜,天上人间一样愁!”

    站在庙宇门口,林渊望着黑夜深处,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境遇,林渊还是第一次。

    林渊却目光望着这场雨水,神色有些异样,他虽然大部分法力沉寂在体内深处,却能够感知到雨水中明明有一缕古怪的气息。

    “少爷,此句出自何处?”

    老管家悄然走近,脚步静悄悄的。

    林渊轻轻颂道。“青楼斜影疏,良人如初顾。纤手如玉脂,淡妆胜罗敷。引君入香堂,言词论今古。君心城切切,妾意情楚楚。盟定三生约,共谱月下曲。岂料鸳鸯棒,分飞相思苦。纵有抱柱信,不能容世俗。公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不能同世生,但求同归土!”

    微微沉吟,老管家抬起头,片刻说道。“少爷,老仆服侍老爷三十余载,乃是林府下人,但今日不得不僭越一句,您乃是人中龙凤,身负林府厚望,岂能沉溺于儿女私情,以您之才华,何患无妻?”

    “……”林渊嘴角微微扯了扯,别人吟诗都是收获的一大片的赞赏和美人水汪汪的眼神,他收获的东西就比较尴尬了。

    旁边火旁,俏丽大丫鬟抿嘴轻笑,林家的家风极其严厉,尤其是对于嫡系,林府如今在那位大公子金榜题名之后,也算得上半个书香门第,那位老爷为此更加注重家风。

    书香门第,哪怕是落魄的书香门第,在名声上也比轻浮的商人之子好听的多。

    这么大的雷雨天,这片山岭能够避雨的地方并不多,不多时古庙外面的狂风暴雨中传来牲畜嘶鸣的声音,还伴随着两个脚步声。

    火堆旁,老管家目光一动,四位护卫中其中一位年轻护卫会意,起身前往查看,不多时,带回了一对畏畏缩缩的父女,目光望着林家众人,有些胆怯,还有些敬畏。

    “少爷,这对父女是前往温泉镇走亲的,途遇暴雨,错过了归期,想要在此休息一晚……?”

    他剩下的话还未说完,林渊摆摆手,示意这对父女随便找个地方住下便是!

    这座镇魔将军庙规模不小,看得出来全盛时期必然香客如云,这对父女的到来,并没有占据多大的地方。

    “多谢少爷!”

    那身材佝偻的老人上前拜了又拜,看起来十分感激,那女子十五六岁的模样,脸上沾染着风尘,看不清楚模样,只是看起来怯怯的。

    盘溪坐在火堆旁,林渊目光抬起,看了一眼这少女,最后在对方鼓鼓囊囊的胸口看了一眼,略为闪过一丝讶异,那女子恍似未觉,搀扶着老汉到了一旁,林渊见此眼底却有些异样。

    “莫非那侍郎坟的消息已经传开?”林渊心中暗忖。

    林渊见这对父女实在窘迫得紧,当即让大丫鬟给父女两人递过去两件赶紧的衣衫和两碗肉汤,那父女两人见此千恩万谢。

    但仅仅是片刻之后,庙外又传来一个脚步声,吱呀一声,破烂的庙门很快被推开,伴随着料峭的寒风,众人望去,一个身材魁梧,背着弓箭的高大青年骤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他提着一个用黑布包裹的笼子,“吱吱”,里面还有微弱不可闻的哀鸣,林渊落在那女子身上的心神瞬间收回,鼻子微微一动,却是闻到了一缕古怪的奇香,顺着奇香的来源,瞬间落在了笼子中,狂风吹动,那黑布包裹的笼子被吹开一角,露出一只皮毛纯白的小兽。

    那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那小狐看起来受了伤,卷缩在笼子里,哀哀直鸣。

    那高大青年神色冷峻,扫了一眼庙中众人一眼,兀自找了个角落,自己蹲着,也不与众人打招呼,啃着自己的干粮。

    林渊见此微微沉吟。

    就在这时,庙门再次被推开,林渊目光淡淡瞥向门外。

    庙门口走进来几位披着蓑衣的江湖豪客,各自配着刀剑。

    林渊眉头微微一皱,林渊注意到,这些人各个身上都缭绕着淡淡的血腥之气,最后面的两位身体僵硬,脚步奇怪,看起来像是修炼了什么奇怪武功。

    “左道术士?”

    感受着对方体内流转的法力,林渊目光微微有些异样,这是他第一次碰上修行者。

    这些人扫了一眼庙宇中的众人,目光冰冷的扫了一眼庙宇中的众人,目光宛若蝼蚁,林渊注意到其中数道身影目光淫邪至极的在身边的丫鬟如容身上扫视,带着明显的诡异,视其他人与无物。

    至于旁边的林渊,一个弱不禁风的公子哥,抬手可捏死,几道身影并不在意,

    林渊眼底一丝冷笑闪过,身后老管家,以及另外四位护卫,也感觉到一丝诡异,各自紧了紧身边的刀剑。

    “少爷,这些人有些不对劲,待会你要站在我身后!”老管家在林渊耳畔轻声提醒,神色无比沉重,还带着一丝忧心。

    林渊手臂上一沉,林渊目光注意到,俏丽的大丫鬟有些不安的拉着他的手臂,看起来有些紧张。

    “不用担心!”林渊轻声安慰着如同,那数道身影似乎是听到了林渊的安慰,各自对视一眼,目光带着一丝戏谑残酷。

    旋即其中一道身影目光转过,瞬间注意到了青年猎户身边的兽笼,眼眸一亮。

    一丝贪婪闪过,他神色有几分激动,上前几步,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

    “猎户,你这猎物我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