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3章 红衣
    :

    第二天,雨势转小,林家众人从沉睡中惊醒,老管家,包括几个护院大惊失色,他们竟然在昨夜的风雨中睡了过去。

    令众人奇怪的是,那伙诡异的蓑衣人,一早起来已经失去了踪迹。

    这令人林家几人诧异的同时,不禁有些庆幸,几人运气不错。

    倒是一大早,青年猎户身上有些沉默,他第一时间发现兽笼里的变化,那只猎物不见了,这明显让青年猎户有些失落。

    不过第一时间却将怀疑的目光对准了那伙神秘人。

    那伙神秘人之前便是想要强度欧,这会儿又突然失踪,难保不是用什么手段将他的猎物夺走,悄然溜了。

    那对父女倒是没什么变化,但林渊看得出来,这对父女眼中目光闪烁,阴晴不定,有孤疑,有恐惧,最终两人是匆匆离开了这座古庙,生怕再遇上这种古怪的事情。

    林家一行人收拾完毕,林渊临走之前,让老管家领着几个护卫帮忙将镇魔将军庙打扫了一番,当即便是在小雨中,顺着泥泞的山路,朝着侍郎村赶去。

    在林家一行人走后,一位金甲身影昂首阔步从神像中走出,看着周围被收拾干净的神庙,以及中央大鼎中一束新的香火!

    这束香火是林渊临走之前立下,为的是感谢这尊门神替他暗中护卫林家诸人,算是报答。

    轻烟袅袅,金甲身影目光看了一眼林家等人离去的方向,片刻落在香火之畔。

    片刻之后,愕然的发现,随着吸食香火,他原本已经暗淡到了极点的神光在快速恢复,很快恢复到全盛时期。

    这尊威武不凡的金甲神祗心底暗自震骇的望着这种变化。

    神道修行全靠香火,一个身负大功德之力的修行者的一炷香,比得上数十个上百个信徒一年的敬俸还要来的精纯。

    恐怕这位年轻士子不像是普通的,身具功德的善人!

    脸色古怪,金甲神祗有一种冲动!

    一种冲上去抱住对方大腿的冲动!

    大佬带带我jpg!

    ……

    此时不仅仅林渊在关注着侍郎坟的机缘,侍郎村的周围也是风起云涌。

    梅雨时节,如云雾雨帘锁住山峦。

    在一座山岭下,一道流光划破,落在一株古树之下,化为一位青年道人,见到道人落下,山岭中早有一位深衣广袖的道人。

    圆镜中,一位深衣广袖的威严道人出现。

    “找到刘陵了吗?”

    闻言,年轻道人抱拳而立道。“已经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不过师伯,此行我也发现了两界道院,龙泽道院的弟子活动的痕迹!”

    威严道人抚须沉思,刘陵气运勃发,难得的是此子还有功名在身,这般资质完全不逊色于那些法脉中那数位福缘深厚,根骨上乘的弟子。

    每一座道院每诞生一位根骨上乘的弟子,对于诸道院中结缘的长老,也是大大的好事一桩。

    一人成道,鸡犬升天,这绝不是一个贬义词!

    各州府道院中,不乏有前辈成道之后,提携当初道院中结缘的长老,甚至另寻转世之身,重新提拔,再入道途。

    这个刘陵表现出来的潜力极强,而且根据文昌道院法脉中的高人推演,刘陵气运的勃发就在近几日!

    微微沉思,威严道人望着年轻道人道。

    “若是有可能,可以尝试接触一下这位刘公子,替他打发一些对手,结下一份善缘!”

    闻言,年轻道人微微一怔道。“师伯,你不是经常说,咱们修道之人讲究个清静无为,应该顺其自然……”

    威严道人眼睛一瞪。

    “让你去做,你就去做,啰嗦个甚?”

    年轻道人讪讪一笑,见此拱拱手,身形飞腾,如同一只大鹰,朝着山岭下的侍郎村赶去。

    在年轻道人离去之后,威严道人抚轻轻叹了一口气,目光望着山下的村寨。

    “再顺其自然,咱们的文昌道院就要彻底为其他道院所兼并了,若是如此,贫道有何颜面去见法脉中的诸位真人!”

    ……

    此时在村寨里,侍郎村出乎想象的热闹,到处都是吹吹打打,朦胧细雨中,一处吊脚暮鼓楼中,两道婀娜多姿身影从栏杆上,远眺云雾中的村寨。

    从这里看出,村寨门口,一辆马车,几个护卫驾着高头大马已经到了村口。

    “是林家的人,果然是因果牵引,欲要人灭亡,先欲使其疯狂!”

    其中一道女声淡淡的开口。

    “林家与那书生之间本就有宿怨,这是不得不还!”那位稍微年长一些的明媚道姑手中玉色拂尘轻扫。

    “那书生如今也差不多找到那侍郎坟所在,接下来几天,你我当注意,可莫要让其他道院的人摘了桃子!”

    “是,师傅!”年轻的女道轻轻颔首。

    ……

    马车上,林渊盘膝而坐,旁边如容在伺候着,抱着小火炉,轻烟袅袅,红袖添香,林渊神色有些懒散。

    体内《太霄道明经》运转法力,淬炼四肢百骸,一缕缕先天道韵,随着每一转,悄然深入玉关金锁,流遍十二重楼,逆反先天已经是用不了多久。

    “少爷,我们到了,我先派人去安排咱们的食宿!”

    马车外传来老管家的声音,旁边的俏丽大丫鬟见林渊闭目,当即悄然放下小火炉,走下马车前去安排。

    林渊强盛的五感灵觉,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自他们进入侍郎村,各种各样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望来。

    打量的,冷漠的,不屑的,冷笑的,带着敌意的……村里面已经是暗流汹涌。

    “还真是牛鬼蛇神都到了!”

    林渊心中暗忖。

    傍晚时分,老管家最终在侍郎村村东头找到了一家坐地户,这是侍郎村的里正,也是侍郎村唯一的一家大户。

    不过与林府这种豪绅是没法相提并论的!

    这侍郎村里正家的宅子也是不小,三进三出,还带着个不小的庭院,在侍郎村,也是独一份,有林府的面子在,这位侍郎村里长很爽快的借出了一间庭院给林家众人。

    当然,这种举动也引来了不少不忿,冷笑的目光。

    此时在侍郎村的后山上,一处山崖上,一位蓝衫书生目光阴冷无比看着这一幕,他的头顶一顶红色的油红打伞漂浮,隐隐约约一团红衣身影漂浮,目光望向书生,风情万种中带着一丝心疼与情愫,在望向山下之际,变得无比凶戾,带着血红。

    “此等为富不仁之辈,罪该万死,公子,奴家定会帮你出这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