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6章 古怪
    林渊看了一眼这位年轻道人。

    倒不是怀疑对方的身份,没有修行者胆敢随意冒充道院之人,而且眼前这位道人中正平和的法力透体,另有一股大气磅礴,想必出身非同一般,否则练不出这等正宗玄门法力。

    “是这样吗?”

    林渊神色微微一笑,掌心之上一道淡金色雷霆出现。

    辟邪金雷!

    “公子已然身具法力?”余道人眉头一皱。

    “不,我先天便是能够御使这金雷?”

    “什么?”余道人霎时眼睛瞪得溜圆,目光有些骇然的望着林渊。

    余道人确实被吓了一大跳!

    在他的记忆中,先天拥有神通的只有那些如龙子龙女的后天真种,或者身怀先天道骨的根器极佳者。

    但是这些根器极佳者往往都有宿缘,或者干脆是得到了什么天材地宝,脱胎换骨。

    难道眼前这位林府少爷也得到了什么天材地宝。

    但无论是哪种情况,文昌道院可能都捡到宝了!

    强忍着心头的难以置信,余道人脸色潮红之色一闪而逝,勉强保持平静,问道。

    “林公子,这手段当真是从母胎中带出?”

    林渊撇了道人一眼,似乎将道人心底的想法看穿,摇摇头道。“那倒不是?”

    “只是另有际遇!”

    剩下的林渊并不多说。

    见林渊不愿意多说,余道人也不好意思直接询问。

    只是心下猜测,林渊极有可能是吞吃了什么天才地宝,才能够驾驭雷霆。

    这种弟子,在众多道院中并不是没有。

    得天材地宝之力,重塑根骨。

    只是这种利用天材地宝之力,洗髓伐毛而成就的根骨,固然算得上上乘,但比起那些后天真种,或者真正根骨奇佳的弟子,到底还是弱了一筹。

    微微想了想,余道人望着身前翩翩少年说道。“林公子,你既然身怀异力,想必是有根器的,不过根器是否上乘,仍需道法检测!”

    “检测根骨之后,贫道也好向道院交差!”

    “既是如此,道长只管施展手段就是了!”

    林渊微微一笑,只是目光望着这年轻道人。

    林渊也想知道自己的资质到底如何。

    暴露出辟邪金雷,也是他临时起意。

    进入道院,林渊可并不想先苟起来。

    他现在需要玄门仙道的法门,来帮忙完成《太霄道明经》中的炼神部分。

    论及体质与争斗,浊煞神魔道身无疑是强横无匹的,但论及对于天机,气数把握,浊煞神魔这方面明显逊色。

    当然,那些可怕的先天神魔或许另有手段,林渊自认为出身平凡。

    能够把握机会,增强自身修为,林渊是不愿意放过的。

    “请林公子稍等片刻!”

    余道人说完,手中掐印,双眸中淡淡灵光透出,已经是睁开慧目,准备查看林渊根骨。

    金光!

    一团金光霎时从林渊身上一涌而出。

    “啊……”

    余道人霎时眼泪横流,连忙散去慧目,只是片刻已经泪流满面。

    林渊无比‘讶异’的望着这位年轻道人,询问道。“道长,你这是怎么了”

    林渊心头有些暗笑,不说浊煞神魔道身蕴含的先天道韵,便是体内那盏功德金灯散发的金光,等闲修士也无法看破他的虚实。

    用大袖擦了又擦,眼珠子红的像是个兔子一般,余道人双目即是惊愕,又是骇然的望着林渊。

    此人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竟然连他苦修的慧目都无法看穿。

    他这慧目非同一般,莫说一个普通人,就算是积年老妖幻化在面前,也逃不过他这双法眼。

    微微沉吟,余道人道。“林公子身上另有玄妙,一般道法无法检测根骨,需要一些特殊手段,还请公子稍后,贫道要请示师长!”

    “可否需要林渊帮忙准备仪式?”

    “不用!”

    余道人摇摇头,有些看怪物的瞥了林渊一眼。

    他立足在大厅门口,身上一股淡淡的光华流转,一只手持印,另外一只手掌上一道流光飞出。

    那是一面流光溢彩的宝镜!

    “法器?”

    林渊脚步走出,正好看到这一幕,神色中有些奇异。

    那面古镜落入雨水中,如同与天上的雨水融为一体,一面透明的圆镜悄然凭空出现。

    “小师侄,你找我?”

    “正好我要找你,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师叔我今年舍去一些脸面,却是收得不少好弟子,还有金湖龙宫的一位龙女列入门墙,咱们今年可以安安心心过上一个丰衣足食的好年景了!”

    “我告诉你,你师伯那个老古董顽固不化……”

    对方,一个乐呵呵的声音霎时浮现出来。

    “咳咳……”

    余道人剧烈咳嗦几声,目光望向旁边的林渊,见林渊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眼角闪过一丝尴尬之色。

    镜面中,那蓄着小胡子,一副浪荡不羁模样的中年道人似乎也是察觉到了异样,神色霎时恢复了严肃。

    变脸比翻书还快!

    “……什么事?”

    余道人目光扫了林渊一人,当即传音,将前因后果一一细说。

    他这位师叔虽然性子顽劣,但道行高深,非同一般。

    微微沉吟,那中年道人轻抚着下巴道。“此子应该是身怀异宝,或者干脆就是气数有异,这样的体质非寻常道法能够看出底细!”

    “当然,若是体内有仙根道骨,远超过寻常资质上乘的弟子,也能够避开慧目查探!”

    眼眸中闪烁着一丝颇有兴趣之色,他目光转过。“另外,小师侄,你是否有调查过这位林府五公子的为人?”

    余道人传音道。“弟子进入海棠山庄之前,已经命道院仔细打探过,这位为人纯孝,虽有顽劣,但也常有善举,眉心并无戾气血煞,应该是颇有根器!”

    中年道人闻言,微微点点头,开口道。“这样,你先传他几层玉仙诀,到底是什么资质,只需半月一目了然,正好师叔我这边还有些小麻烦……”

    余道人张了张嘴。“可是这样不合规矩啊,师伯那里……?”

    中年道人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道。“你懂什么,好的不学竟学了你师伯的那些古板,就是那些古板规矩害了文昌道院,而且这玉仙诀本就是各大道院检测弟子根骨的古法,又不是什么文昌道院的真正根本法诀!”

    话音落下,雨水中的圆镜化作一道流光落入余道人体内。

    在原地微微踟蹰,片刻望向林渊,余道人道。

    “林公子,既然道法无法测出你的资质,贫道这里却有一篇古法,或可以一试,你可愿意尝试?”

    林渊轻轻点头,余道人当望了一眼大厅周围,当即示意林渊附耳过去,传下一篇唤作玉仙诀的古怪法诀。

    传下法诀之后,余道人看了一眼林渊沉吟神色,解释道。

    “林公子,这玉仙诀总共有六层,最是能够考研弟子们的根骨,福缘,五行,六层代表着六种资质,每修炼成一层,玉仙道气会在你的掌心显露出一片玉仙花瓣,半个月之内能够修成四层,花开四品以上者,皆是上乘根骨!”

    “……按照道院的规矩,也只有先修行玉仙诀检测出根骨之后,才能够真正被授以道院玄门正法。”

    “是不是这样……”

    林渊直接打断了余道人,掌心摊开,一朵仙光袭人的六品粉色莲台出现在掌心之上,几乎晃花了余道人的眼,晃的余道人眼睛都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