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4章 道藏,后天元胎
    “大事?”林渊眉头一挑。

    余道人撇了一眼林渊,摇摇头。“这与我们无关,接下来恐怕是那些玄门法脉真传弟子的舞台!”

    林渊见余道人说的如此,心中倒是有些好奇。

    能够让这么多玄门法脉的高人亲自降临,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内里必然有什么大秘密!

    但转瞬林渊目光落在另外一件事情之上。

    自从得到了那部天府玉书之后,林渊发觉,他可能忽略了身边隐形的宝藏。

    玄门中拥有着众多的道藏。

    他想要修成后天元胎,并非是一定要获得玄门法脉功法,完全可以根据这些道藏,自己摸索。

    采集百家之长,千本道藏在心头,未必不能够领悟出阴神之后的修行之法。

    微微沉吟,林渊望向余道人问道。“敢问师兄,文昌道院之中,可有道藏真本?”

    余道人诧异的看了一眼林渊,这位师弟不是功法热心,什么时候变得对道藏热心起来。

    难道是修炼之事,遇上了什么关隘?!

    心中觉得猜的十之**,余道人会心一笑,开口说道。

    “自然是有的,之前与你说过,要想修炼出纯正的玄门法力,少不得通读道藏,打磨道心,道行!”

    眼中闪过一丝自豪之色。“咱们文昌道院乃是江南道最初的几所道院之一,虽然势头已经过了巅峰,但是咱们院内的道藏确实江南道诸多道院中,最为齐全的,包括许多玄门道藏孤本!”

    闻言,林渊眼眸微微一亮。

    世俗间也有许多道藏典籍,但那些道藏典籍要么真义极少,要么便是错落之处众多。

    文昌道院拥有着这等底蕴,那是再好不过了。

    天府玉书,林渊未必稀罕,但这些蕴含着大道箴言的道藏,林渊却稀罕的紧!

    “还有一件事情,林师弟,你要小心!”

    闻言,林渊抬起头,目光望向余道人。

    余道人望了一眼周围,小心在林渊耳畔耳语了一阵,林渊望着这位师兄,轻轻点点头。

    “林师弟,你好好做准备吧,师兄就不做打扰!”

    微微一顿,似乎想起了什么,林渊目光中,余道人将腰间系着的香囊取下来。

    林渊百宝囊。

    林渊目光一动,他如今已经不是没有丝毫见识。

    他认得这法器,许多的法器都有芥子须弥的能力,如那镇魔将军庙里遇到的那个旁门左道的法葫芦,可以收藏一些贴身之物。

    法力越高,祭炼的法器威能越强。

    大凡是法宝,一靠炼制的材质,二靠炼制之法,最重要的却是修行者的蕴养。

    如同他那功德金灯,蕴养千年,已经生成了许多禁制,威能大大提升。

    思虑中,余道人却从百宝囊中取出数十本书来,悉数交付林渊。

    “林师弟,这是师兄平素里打磨道心,道行所选的道藏,你可以先行看一看,或许能解你燃眉之急!”

    林渊微微一怔,目光望向这容貌普通的余道人,对方倒是极为热心真诚!

    微微将心头的思绪收起,林渊道了一句谢。

    第034章 道藏,后天元胎-->>(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微微将心头的思绪收起,林渊道了一句谢。

    “如此,先行谢过师兄!”

    余道人呵呵一笑,摆了摆手,飘然离去。

    林渊望着眼前的数十本玄门道藏,目光微微沉吟,再思及余道人离去之前的一番话语,微微摇头。

    余道人此地恐怕更多的是来给他示警的!

    按照余道人所言,身怀大功德固然有一利,也有一弊。

    身怀功德之事已经暴露了,必然会为众人所忌!

    玄门法脉中,众多玄门真传的竞争也是十分激烈,眼瞧着一位身居大功德的道院弟子出现,不会不做注意。

    暴露了大功德,可能不会让进入玄门法脉变得更容易,很可能变得更难!

    这还只是其一,那些旁门高手,也不会允许一位身负大功德的道院弟子,轻易崛起。

    这番话语换了任何人,恐怕都会心中沉重,林渊倒是并不怎么在乎,漫漫道途本就是荆棘遍布,他何曾怕过挑战。

    林渊看了一眼这数十本道藏,他原本是准备先行按捺下那进入洪荒之期两天,获得修行后天元胎之法之后,再行进入洪荒。

    如今有了这数十本道藏,却是不需要再按捺准备!

    和管家微微吩咐了一番,林渊抱着一干道藏,返回房间,极致子夜过后,房间之内银光一闪,已经霎时消失。

    ……

    珞珈山,这里是位于江南道西北崇山峻岭腹地,这里仍旧是一片人极罕见的蛮荒之地,只有一些蛮民村寨在这等险恶之地扎根落脚。

    但这里却有着众多的修士落脚,这里鱼龙混杂,许多左道修士扎根于这般穷山恶水中,奴役蛮民,修炼邪法。

    珞珈山却是这片崇山峻岭之地,有名的一处道观。

    在雀云子身死魂灭不久,珞珈山的主人通明道人便是第一时间发现了端倪,只是等待一段时间便是收到了文昌县发回的飞讯。

    “孽徒,让你去寻找那机缘线索,却跑去对付什么劳什子坐地户,误我大事!”

    洞府中,一位铁冠道人阴沉着脸,,眉宇间燃着无名之火,随手将得到的消息化作火焰消弭一空,道观内明灭的灯火变化,铁冠道人脸色阴晴不变,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片刻之后,眼中闪过一丝狠辣,铁冠道人豁然起身,举步在旁边打来一盆清水。

    大袖一挥,一道流光飞落水盆中,一座石质的大殿浮现出来,一位面貌清秀的道人从水镜中浮现。

    “通明道兄看来终究想清楚了!”那略为温和邪魅的声音传出来。

    “那玄门弟子,杀我爱徒,贫道却是不能不讨回一个公道,否则日后其他同道怎么看待我通明子!”

    铁冠道人神色阴沉。

    石殿中,那道人暗自冷笑,说的好听,灵江河中那桩机缘蕴含着一位上古水仙的玄门正法传承,哪位旁门高人不想分一杯羹。

    尤其是内里还有这一桩逆反先天的大机缘,大造化!

    那对于初步踏入道途的修道之人,那个不是磨刀霍霍!

    不过碍于势单力孤罢了,不过眼前他也要利用此人,正是互相利用。

    铁冠道人抬起头,目光微眯,淡淡道。“道兄,这一次灵江河的机缘,是以那些玄门法脉的小崽子为主,但其身后必然会另有高人在暗中守护,我等可不能失了算计!”

    “道兄可真有手段对付那些玄门真人?”

    那石殿中的道人笑道。“这个通明道兄只管放心,本座新得了一座阵法,那阵法本是数百年之前一位旁门老祖留下一座仙家杀阵,那位老祖功参造化,勘破天仙之秘前,只因嫌弃这座大阵威能太甚有伤天和,又见毁之可惜,将其封存在一座无名洞府中,本座早已得其线索,一直苦苦寻找,前些日历终于找到那座阵法封存之所在!”

    “有那仙家杀阵在身,便是等闲散仙来了,一时三刻,也要道行溃散,为我等所擒拿!”

    “帮道兄报仇,也不过是顺手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