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章 火灵宫(一)
    “你们暂且待在道观里,哪里都不要去,也不要乱走!”

    那文逸道人交代一句之后,便是匆匆带着一干文昌道院的道人匆匆离开道观。

    甚至连敖仪,云驿两人的根骨测试都是直接放下,这让云驿神色有些难堪。

    云驿忍不住上前拉住一位执事道人询问。

    那执事道人摇摇头。“云公子,已经不需要测了,你们二人的根骨法脉宗门内早已有消息传来,你身怀三枚道骨,也是根骨非凡,但与先天道体还是……嗯,略有差距!”

    执事道人心中惜才,也不好过分打击,勉力几句之后,才匆匆离去。

    原地,云驿却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他之前可是在许多云氏宗亲面前夸下海口,不是第一,便是第二,现在如何下得了台。

    这一刻,云驿心中即是恼羞成怒,又有愤怒,嫉妒,阴毒在胸腔中翻滚。

    在他面前,从来只有其他人被忽视的份,还从来没有他被忽视过的一天!

    再见不少少年男女差异的目光望来,脸上火辣辣疼。

    “文昌道院,林渊,安敢如此辱我……!”心中咬牙。

    恰在此时,云驿神色一动,目光略为“遗憾”的抬起,正好见远处林渊目光望来。

    “恭喜你!”他神色带着一丝笑容点点头,显得风度极佳。

    林渊目光别有意味的扫了一眼这位白衣少年。

    小小年纪,城府当真不是一般的深,这样的人最难缠,也最令人忌惮。

    林渊心头一丝杀意翻滚。

    文昌道院众道人只是才离开不久,道观里不少少男少女却是神色各异,找着诸般借口,离开了铁仙观。

    就连那龙女敖仪都离开了道观。

    倒是那云驿神色奇怪,虽然眼中火热,却是没有离去。

    于此同时,在一座石殿中。

    一面面火红色的长幡涌动,一面清秀的道人身后无数烈焰飞旋,头顶隐隐一个虚幻的火红色小人霎时目光望向文昌县的方向,感受着那一道道游离在虚空中的气机,道人眉宇间丝丝赤红色火焰浮现,眼中森然闪烁,口中喃喃。

    “水府即将出现,该来的都来了?正好拿你们血祭我的宝阵,为这座保阵开光!”

    霎时,抬起头,清秀道人大袖一挥,一道无形红光闪烁,大殿门口一位轻纱覆体的艳女从一畔上前,她体态玲珑,纤腰丰臀,粉面桃腮,只是俏脸之上带着浪荡娇媚笑容,妖冶异常。

    “其他人都到了吗?”

    温和邪魅的声音在石座之上响起。

    美艳妖姬随时清秀道人侍妾,却对清秀道人异常惧怕,眼中闪烁一丝恐惧,细声细气道。“通明道人,蛇灵子,黑沙神君等人都正在全力赶来!”

    “一群废物,藏头露尾,难怪不成气候!”

    清秀道人冷哼一声,眼眸中暴虐红光一闪而逝,东岳州虽然玄门正道坐大,但左道旁门也不是吃素的,左道旁门中不乏老祖地仙。

    “不用理会他们了,吩咐火灵宫弟子,准备动手,将这些玄门修行者一网打尽!”

    “是!”

    骤然,清秀道人神色一动,道。“听闻,这一次还有不少道院新收录的门人前来一试机缘?”

    “我火灵宫重开山门,正好需要一批弟子!”

    美艳妖姬有些迟疑。“那些新收录都有修行者看护?”

    第042章 火灵宫(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美艳妖姬有些迟疑。“那些新收录都有修行者看护?”

    眼中闪过一丝火红邪魅,清秀道人转过头,一丝杀机在眼底闪烁。“这还用我教你吗?”

    “若是我火灵宫得不到,当然那些玄门法脉的人也会一无所得!”

    美艳妖姬不敢辞色,微微点点头,化作一缕异香转身离去。

    ……

    道观里,眼见着文昌道院的诸人离去,林渊索性将目光落回自身身上。

    此回炼就玄门元神,正需要细细打磨,林渊方才进入道观之际,就层看到,道观旁边另有一座古朴的藏书阁,似乎存了不少道藏,这让林渊颇为上心。

    林渊拉住旁边一位铁仙观的道人,提出了想要进入藏书阁一观的要求之后,那铁仙观的道人痛快的答应了。

    文昌道院众多道人离去之前,可是曾经交代,这位文昌道院的新晋弟子的一应请求,要悉数满足。

    藏书阁在东院,途中不少少男少女上前招呼,这些少男少女出身不凡,大都早熟的很,人情世故比起一般的商贾,还要老辣。

    林渊并非是不通人情世故,但也只是应付了几句之后,便是沉浸在藏书阁的书海中。

    根据铁仙观的道人所言,这座藏书阁建立已经有数百年了,收集了历朝历代的许多道藏,虽然比不得文昌道院中的藏书楼齐全,却也非同小可,难的是还有许多百家古书。

    这对于林渊而言,是份难得的资粮。

    每获得一本道藏,林渊便是感悟到,距离五气朝元,内外圆满,快了一分。

    林渊的积累太雄厚了。

    近乎于先天神魔的本质,虽然先天神魔仅仅只是代表根骨,不代表修为,但这份根骨却已经比得上那些先天神祗。

    另有那部天府玉书在手,更令人艳羡!

    也就只有林渊观看道藏,都能圆满元神!

    林渊的沉浸直到夜幕降临,那铁仙观的道士请林渊前往膳堂用膳。

    只是才出东阁,林渊神色微动,望向旁边的画廊,此时画廊中正有一道白衣身影提着灯笼前来。

    那白衣少年目光望着林渊含笑问道。

    “林渊师弟,可是要前往膳堂用膳?!”

    说着也不等林渊搭话,哈哈一笑,又亲热的道。“今日一遇师弟,也算是一见如故,不如由师兄做东如何,到那文昌县的万福楼喝上水酒如何?正好此次还有不少师弟,师妹作陪!”

    “师门中达者为先,谁兄谁弟,恐怕还说不准吧!”

    也不管云驿微变的脸色,林渊摆摆手。“云公子,有话请直说,这来历不明的饭菜,我可吃不下!”

    闻言,云驿微微沉吟,目光望着林渊认真道。

    “既然林师弟这般爽快,我也就不支支吾吾!”

    “林师弟,能否将那观看道碑的机会让给为兄,师弟也知道,为兄本来有机会直接进入上宗法脉,只因听闻文昌道院有这么一块道碑,才千里迢迢赶来!

    他神色诚恳道。“若是林师弟愿意想成全,为兄感激不尽,且另有补偿相送!”

    这一番姿态做的极低,他一副向道之心甚诚的模样,若是换了另外一个尚不通世事的少年,指不定就会为其花言巧语所欺骗,乖乖让出机缘。

    “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云公子请回吧!”林渊直接拒绝,云驿闻言霎时脸色十分难看,他未曾想到,这林渊竟是丝毫面子也不给。

    “可恶?”看着林渊转身而去的背影,云驿神色变化,暗自咬牙,他倒是没怀疑林渊已经知道了雀云子之事,已经是心怀杀意,只当是林渊油盐不进,不好诓骗。

    林渊迈步离去,片刻之后来到后院的膳堂内,只是才进入膳堂内,林渊面色一变,却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