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章 生事
    林府中,坐在凉亭里,林渊有些担心那云县令绝望之下,狗急跳墙。

    云驿消失的消息,其实铁仙观遇袭的当夜,就已经传遍开来。

    林渊听闻那位县令大人为此昏厥过去了几次。

    好几天都是派出衙役,以及云府,或者县衙招揽的客卿,异人四处打听,铁仙观跑了不下于数十趟。

    也是,云驿无论是天赋,心性,慧根都让云家极为满意,如此一匹千里驹骤然无声无息的失踪了,新来的县令大人怎不急火攻心。

    这是寡妇死了儿子没指望了!

    那喑中盯梢的人,林渊不用查探,就知道那是云府的人在暗中监视。

    做了亏心事的人,一旦受惊,肯定是第一个防备曾经自己设法暗害过的人。

    这个时候又宴请诸玄门法脉的弟子,林渊怎能不心生警惕。

    俗话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望着旁边花园里,不少嬉戏读书的林家儿郎,少女,林渊目光闪烁,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林府受到这种可以避免的伤害。

    这几天余道人那边已经传来风声,文昌道院这边测试出了一位先天道体,道院这边已经无法做主,只能禀报上面的玄门法脉。

    听说,这一次哪怕是玄门上三脉麾下的宗门都是对他这位先天道体,极感兴趣。

    余道人曾言,他待在林家的时间恐怕已经不长了。

    离去之前,林渊思量着为林家除掉这般一个大患。

    凉亭里,林渊目光闪烁,片刻之后,林渊眼中闪烁着一缕幽光,招来管家连叔,找了几个林府弟子,在厢房所在的小庭院里,立下了一座祭坛。

    看着不少林府家生子在忙碌,连叔,如容两人立足在旁边,神色不时望向假山石岩上盘膝的一道身影。

    林渊此时从腰间的一个百宝囊中掏出一件件宝贝。

    那是从水府中随手找到的几件空间法器之一。

    只是尽管如此,如容和连叔两人都是未曾见识过的,连叔目光不时望向旁边的大丫鬟,心中暗道如容算是有福了。

    按照道院与林府的吩咐,这位五少爷进入宗门之后,必然是为内门,甚至一步真传,是可以带上一到两位身边的人前往贴身照顾。

    如容这位房里一直得宠的大丫鬟肯定是不会放下的,若是这位大少爷日后修炼有成,

    林渊却兀自不曾理会众人的忙碌,命老管家嘱咐众人不得泄露此中之事后,披散长发,取出功德金灯,将取出的不少灵材一一炼化。

    化为十八杆黝黑色令人心悸的长幡。

    上面另有两个鸟形云龙古篆。

    散发着一股厄运,不祥的恐怖气机,这股恐怖气机冲击,他头顶的功德金光都有消减的迹象,林渊并不在乎。

    若是有洪荒中的神魔在此,必然能够识的这长幡上的古篆,那是落魄!

    落魄阵!

    作为洪荒九宫山附近有名的“补课天王”,林渊学到绝不仅仅只是如何锻体炼神,除此之外还有诸般异术。

    返本还源是其一,这般因果射杀之术,也是其一。

    只不过相比起返本还源,林渊对于因果射杀之术的领悟,实不足万一,但这等凶阵,哪怕是林渊领悟的未曾完善,不说射杀,但是用来完成他的计划,却是足够了。

    “管家,那云府的夜宴开始了吗?”

    林渊目光望向旁边目露惊异之色的连叔。

    闻言,连叔连忙上前几步道。

    第050章 生事-->>(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闻言,连叔连忙上前几步道。

    “少爷,方才有护院前来禀报,已经快开始了,许多客人陆续上门!”

    林渊看了一眼旁边,不少仆人婢女已经提着灯笼,一盏盏点亮飞檐上的琉璃灯,林渊眼眸中闪烁着冷笑。

    好戏要开始了!

    林渊伸出一只手掌,运转法力,点点水光在手中浮现出来。

    这只是一方简单的控水术。

    乃是炼化那河伯金印,得到的第一枚符箓种子。

    水光映照,丝丝缕缕模糊景象从半空中凝聚的水景上浮现,如容,连叔对视一眼,目光暗自变化,水镜中那竟是一方巨大的气派府邸的模样。

    云府!两人神色震动。

    这真是好历害的神通,管家暗自目光变化,管家不比旁边的少女,年轻之时也四处闯荡过,见过不少修行者,却很少听说过,有修行者强行穿过官府龙气阻拦,使用道法。

    林渊见此,神色不变,这是镜光显影之术,并不困难,相隔数里之内,凭借他现在的法力,想要洞悉轻而易举。

    只是随着水镜里面的画面拉近,视野深入大堂大厅,水镜里面的景象一阵阵波动。

    吼吼!!

    隐隐有是丝丝缕缕无形异力透空而来,令人倍感压力,元神压抑。

    那是大周的龙气!

    若是换了普通元神大真人,为此可能已经承受反噬,林渊元神确实强横无匹,淡淡元神宝光透出体内,功德金灯上金霞流转,防御无双,完全无视了这股反噬。

    林渊看着这一幕,并不为意。

    那云不凡为为文昌县县令,自有龙气护体,必有内里龙气阻拦,等闲道法无法窥视。

    哪怕是元神大真人也无法肆意妄为。

    但是有了这伪版落魄阵却不一样了,龙气,官气也无法轻易阻拦!

    只可惜,这并不是真正的落魄阵,否则这等神仙杀阵,哪怕是龙庭国师也要受其所制。

    林渊目光如冷电,伸手一指,那十八面长幡微微震动,黑发无风自舞,一道道黑色不祥气机落下,悄然冲散云府上空笼罩的一股冥冥中的阻力。

    云府大堂大厅中的景象登时浮现在眼前。

    云府大堂中,丝竹箜篌之声不绝于耳,伴随着一位位美丽美姬裙裾飞扬,暗香浮动。

    此时大堂之上,不知说了什么,正热闹。

    只听一阵笑声传来之后,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

    “这么说,那林府的五公子身上当真有神异?”

    伴随着整个声音响起,在云府大堂的一张座位上,云不凡脸上遗憾道。

    “确实是如此,此举人所共见,那盏神灯飞起,当真是霞光万道,令人惊艳,那盗取了林府库银的左道邪人,受了那宝光一照,立时动弹不得,转瞬毙命,当真是仙家至宝!”

    “听我府上客卿所言,那极有可能是一桩宗门重宝!”

    “只可惜,那宝物大方光华之际,本县正在县衙查账,却是无缘一见,遗憾的很呐!”

    兀自听到这般夸耀,林渊顿时心中暗骂,这老货果然是在使阴着。

    却见大堂大厅那坐落的十数位年轻道人中,其中一位哈哈一笑道。“这有何难?云世叔,我手中正有一件异宝,或能让世叔一偿所愿!”

    “仙家至宝,有缘者掌之,那林家竖子何德何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