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3章 仙种
    时值盛夏已经降临,灵江河上波光粼粼,一艘艘大船在灵江河中来往如龙。

    巨大的法舟漂浮在水面上,如同一条真龙,墨玉鳞片在阳光下显耀如淼淼水光,令人惊叹。

    承渊仙派,这一次所收的弟子并不仅仅只有林渊,还有江南道不少道院中擢拔而上的弟子。

    巨大的法舟将顺流而下,经过江南道诸方道院。

    “林渊,进入宗门之后,接下来只能靠你自己了!”

    码头上,林承宗,老太君柳云娘率领着众多的诸人亲自前来相送。

    旁边还有文昌道院的诸多道人,余道人也在其中。

    林渊目光轻轻一笑,摆摆手,旋即目光望向旁边的大丫鬟如容,此时大丫鬟双目含泪,既是难过,又是不舍。

    林渊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如容一样,进入承渊仙派,作为内门弟子,他本能携带两位身家清白的随侍,但如容拒绝了,林渊知道这位贴身大丫鬟是担心进入了宗门之后,拖累了他,成了他的负担。

    只是如此一片冰心,怎不让人动容!

    “等我一年!”

    林渊神色沉吟,林渊目光中带着一丝淡淡流光。

    林渊相信,给他一年的时间,足够在承渊仙派的内门立足。

    哪怕是真正天骄如林的玄门上三脉。

    如容双目垂泪,轻轻点点头。

    林渊又望了一眼文昌道院的众人,与文昌道院的缘分比想象中还要短,人群中余道人目光带着羡慕,但更多的是高兴。

    还有掌院文逸真人,以及不少这一批进入文昌道院的弟子,孙玉虎也在其中。

    许多弟子目光仍旧带着一丝难以置信。

    同一期进入文昌道院,这位竟然已经是为玄门法脉,而且是上三脉的宗门所录入门墙。

    众人待遇,可谓是一者天,一者地。

    林渊目光扫过众人,也不欲让这离别的场景变得太过于伤景。

    林渊转身飞身进入龙鳞法舟中。

    在众人的目光,这艘宛若神话一般的龙鳞法舟缓缓驶出文昌县的码头,循着灵江河下游的方向,很快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中。

    此时在码头的各处,都有目光望着这艘承渊仙派下来的龙鳞法舟。

    此时随着林渊的离去,当日里在文昌到院里根骨测试结果已经流传开来。

    “先天道体啊……!”

    暗中,一尊尊散修高人,玄门长老目光略带惊叹之色,这是一等一的玄门仙种啊,这难怪承渊仙派亲自派下一尊长老前来迎接。

    这等仙种子,一等成长起来,必然会是很快成就一尊宗门散仙,甚至是年轻地仙。

    惊叹,艳羡的同时,不少散修高人,玄门长老眼眸中带着一丝庆幸之色,庆幸之前未曾被云不凡扇动贪恋动手,否则动了承渊仙派的人,以承渊仙派的处事风格,是不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甚至,很有可能那盏前古金灯,便是有可能是承渊仙派某位散仙,或者地仙赐下的防身至宝。

    此时在码头的另外一角,天河宗的两位道人凝神望着这一幕,两位道人神色各异。

    谢守忠神色面带赞叹之色,王盘阴郁着脸色,愤怒中带着一丝不甘。

    对于那盏前古金灯,他始终有些一丝妄念。

    心怀不甘。

    谢守忠目光撇过,还是摇摇头,告诫道。“师弟,凡事还需三思而行!”

    “本公子的事情不用你多说!”

    第053章 仙种-->>(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公子的事情不用你多说!”

    闻言,王盘脸色更差,当日里被骤然卷进红尘炼心图中,几乎是道心被彻底摧毁,若不是最后他那位嫡亲叔叔的元灵烙印被惊动,收敛了至宝威能,最后是什么结局尚未可知。

    “都怪云不凡那厮,心怀叵测,居然利用我等,实在该杀!”王盘眼中闪烁着狰狞,满腔怒火无处发泄。

    林渊如今进入了承渊仙派,哪怕是毫无底蕴,背景,但对方的资质便是他最大的底蕴,背景,这等资质只要稍微透出口风,便是有众多的顶级修道世家愿意与之联姻。

    王盘如何敢再行报复。

    反倒是已经成了白痴的云不凡成了发泄的对象。

    只是望着承渊法舟离开的方向,王盘骤然眼中的嫉妒,不甘收敛,化为冷笑。

    能够进入承渊仙派无疑是绝大的机缘,但林渊此行恐怕未必顺利。

    那些左道旁门的高人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一位仙种出现,而无动于衷。

    ……

    此时在码头的对岸,一处宅院中,望着法舟顺流而下,一位白衣轻纱少女黛眉中闪烁着一丝暗叹之色。

    谁也不曾知道,她退婚的这位未婚夫竟然是先天道体。

    这种天生仙种,资质完全不逊色于她。

    “先天道体又有什么了不起,小姐,您也已经收到了玄门上三脉,妙坤法脉下的蓬莱仙派的金旨!”

    “蓬莱仙派说起来还是妙坤法脉下的玄门正道,实力要强过承渊仙派!”

    “而且您已经拿回了一部分法力,距离散仙也是尽在咫尺,无论怎么样,他都没资格与小姐您相提并论!”

    旁边雨眉口中嘀咕,杏眼中写满了愤愤不平之色。

    她最看重的刘陵死了,这个最为讨厌的执绔子弟却是崭露头角,怎么看都令她心中不平。

    白衣轻纱少女摇摇头道。“走吧,我们也准备一下,蓬莱仙派的法船用不了几日,也要到了!”

    ……

    只是才进入龙骨法舟中,林渊顿时神色惊异。

    在甲板上,林渊竟是发现了两个熟人。

    “这两人竟也进入了承渊仙派?”

    这两人一人是那金湖龙宫的龙女敖仪,金湖是江南道最大的龙宫,听闻龙君乃是一尊地仙,以地仙龙君之女的身份进入了承渊仙派,到无不足奇。

    倒是第二个人,让林渊大为惊异。

    云驿!

    那明明被火灵宫妖女掳走了的云驿,竟然也出现在了法舟之上。

    此时云驿站在甲板旁边,一副受了刺激,性情大变的模样,一袭白衣,虽丰神俊朗,但看起来整个人带着一丝难言的羞恨,见到林渊上前,也未曾招呼,神情冷漠。

    “真是阴魂不散!”

    林渊心中暗道,只是倒也不好表现的太过于明显。

    思索中,林渊返回房间里,正好借机炼化河伯金印,身处于灵江水脉之上,此处正好彻底炼化那河伯金印,且今晚也正是再次进入洪荒之机。

    在林渊进入法舟上的房间之时,法舟的二层,数道身影目光望着林渊。

    “这便是那位先天道体?倒也没想象中的神异?”其中一道年轻的身影微微一笑。

    他身后背着一柄古剑,簪子束道冠,自有一股冲霄的气机。

    “行了,师弟,这一趟我们还是小心为好,这一趟我们所接的几位弟子,都是相当不凡,最好还是小心防备!”

    另外一位头戴白玉冠的中年道人目光含着凌厉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