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4章 自寻晦气(一)
    地面之下离去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林渊。

    对于这两人,林渊早就多留个心眼。

    果然,等他离开之后,这两人吐出了一些干活,原来这两人也在暗中搞事。

    两个影帝。

    林渊身形出现在临山阁外,目光有些思索之色。

    元灵洞天之内,众多修道世家,各大势力也是斗得极其厉害,他显然已经被人注意到,被动卷了进去。

    林渊倒没想着置身事外,进入了元灵洞天之后,总的面对一些随之而来的挑战。

    而对于挑战,林渊从不惧怕。

    想了想,林渊并没有立刻离开这座仙州,而是在仙州之上转了半圈,打听了一些情况。

    码头之上,感受到林渊气机的出现。

    一声清脆的长鸣,一头白色的小鲸从码头旁边浮现出来,无比欢乐的围绕着旁边轻鸣。

    有数头灵动的白鲸大约也是感受到了什么,从水底浮现出来,朝着这边靠拢,这头小白鲸顿时急了,大尾巴破空一扫,将其他几头大白鲸统统赶走。

    它看起来力大无穷,身上还有一股子若有若无的远古龙鲸威压,令得其他几头大白鲸不敢靠近。

    林渊看了一眼,顿时轻轻一笑,身形一闪化作一道流光落入这头小白鲸身上。

    霎时间,这头小白鲸发出一声欢愉的长鸣,林渊手中一缕天一真水落入这头小白鲸体内道。

    “我们去灵源湖!”

    闻言,这头小白鲸周身卷起道道水光,挤开水面,霎时没入水泽中。

    旁边,码头之上有不少修行者看到这一幕,皆是目带异样之色。

    这头白鲸看起来已经觉醒了一部分远古龙鲸的力量,在白鲸一族只怕也是身份非同一般。

    这样的异种,通常是非真传弟子,或者内门长老,不会轻易搭载,在方才那位内门弟子脚下却是这般乖巧。

    大泽中,小白鲸速度极快,林渊神色却是有些思索之色。

    按照他打听的消息,那个占据玄真洞府的弟子名叫严处一,是承渊仙派内一个大型修炼世家严家的弟子。

    在元灵洞天内门弟子中,也是有几分不凡。

    因而占着玄真洞府,尽管有不少内门弟子看不过眼,都被其仗着神通,打发了过去。

    一时间竟是无人招惹。

    有能力压制他的,碍于严家在宗门中的势力,不会轻易出手,有心看不过眼的,却是打不过,没法出手!

    而且对方的理由也十分正当,他是得了宗门某位长老的命令,看守洞府旁边灵源湖中几样炼制上乘丹药的主药。

    至于林渊打听的另外一件事,樊真人与众多修行世家是否有恩怨,这个倒是无从得知,反而从那众多修行者的口中听说到,那元灵宫右殿的真传樊云仙是个出了名的性子和善,喜欢提携新人,无论是出身普通的修行者,亦或者是修行世家的年轻修行者。

    没听说过对修行世家有什么不一样的看法!

    当真是扑朔迷离!

    这些宗门高层,套路太深了。

    林渊暗自摇头,最终还是决定,无论是加入那一边,顺其自然,目前他仅仅只是想少些麻烦,早日修成散仙,在宗门中获得自己的话语权。

    思索中,林渊神色微微一动,骤然对着半空中开口道。

    “你我应该开诚布公聊了一聊了吧,你是不是该考虑,什么时候挪个地方,或干脆轮回转世!”

    第064章 自寻晦气(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我应该开诚布公聊了一聊了吧,你是不是该考虑,什么时候挪个地方,或干脆轮回转世!”

    他手中掐印,点点金光在胸口浮现,隐隐约约一道威严,神光赫赫的人形身影在其中显化,冷冷的声音传出来。

    “你觉得本神会出来吗?”

    “你能保证,我一旦出来,你不会将本神彻底炼化!”

    “但是你不出来又如何,你被封印在河伯金印中,哪里也去不了,迟早也会被我炼化!”

    林渊神色平静。

    炼化了那河伯金印,林渊才是察觉到,那位灵江河河伯自始至终都是未曾死心,虽然表面之上将河伯金印送与林渊,以林渊为主。

    实际上,此人占着灵识有些异样,在河伯金印还留了一手,想着有招一日能够重新夺取河伯金印,甚至借机夺舍。

    林渊原本是准备在炼化灵江河河伯金印之后将其彻底炼死,但令其诧异的是,这位灵江河河伯竟是异常顽强,以他如今的法力竟然也无法将之炼死!

    这位只怕身份还另有来历,绝非是他口中的上任河伯那么简单。

    只是林渊也不急,随着先天阴阳二气被逐渐,只消先天阴阳二气彻底被炼入元神,以先天阴阳二气之力,绞杀这位上任河伯并不在话下。

    两人之间,看谁耗得过谁!

    沉吟片刻,这位神灵终究有些沉不住气道。

    “林公子,又何必鱼死网破,本神还知道不少有趣的秘辛,其中有些价值绝对不弱于这枚河伯金印,若是林公子愿意高台贵手,本神愿意倾囊相告!”

    “你又何必明知故问,你可是知道我不少秘密,你还能离开吗?”

    林渊脸上冷笑,虽然他能够前往洪荒的秘密未曾暴露,但是河伯金印被他收入体内蕴养,可是很清楚他那已经近乎于先天神魔的体质。

    让对方溜走,那是个多大的隐患。

    “而且,鱼死也未必网破!”

    林渊神色冷笑,掌心之上一缕淡淡无形神光流转,引起水泽中无数洪流震荡。

    天一水母神符!

    当日,在洪荒中,四季道果突然圆满,猝不及防他骤然进入了先天神魔的孕育当中,但体内天一水母神符始终未曾停下过汲取通天河中的天一真水推演神符。

    反而随着先天神魔的孕育,快了几分!

    如今体内的天一水母神符不但已经到了二十四层,还在缓缓吞噬那灵江河河伯金印。

    一旦吞噬融合,至起码能够冲上相当于散仙之境的二十七层。

    既然这尊神灵不愿意前去转世,林渊接下来也只能痛下杀手,只待炼化先天阴阳二气之后,将其彻底炼死。

    林渊运转体内的先天法力将之封印。

    ……

    灵源湖在元灵洞天的洞禁深处,这里灵气明显有些不一样,处处荡漾着一股奇特的气机,令人心旷神怡。

    灵源湖十分巨大,远远望去宛若一块碧色宝石,巨大的湖泊中生了好些异种,不少能够与座下已经血统异变的小白鲸相提并论。

    林渊目光一眼便是看到了旁边的玄真洞府。

    只见湖边却是喧嚣异常,周围明显以洞府为中心开凿了山体,修建宫殿,倒也华丽,但以林渊在阵法易理之上的造诣,修建宫阙的弟子实在算不得高明。

    林渊才出现在湖畔,便听到那湖畔,有人大声喝道。

    “什么人胆敢擅闯玄真洞府府禁,难道不知今日严师兄在此大宴宾客,还不快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