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木刻少年(求收藏求推荐)
    玉兰帝国,位于魔兽山脉边缘某个荒僻的小村庄。

    寂静的夜色天穹像是浓墨而成,突然这漆黑的夜幕被一道银色的电光划破,刺眼的电光撕裂了夜幕的黑暗给世界带来短暂的苍白,随即又是一场瓢泼的大雨的大雨,轰隆隆的雷声之中一声婴儿的啼哭在一个山村边缘的小屋中响起,在这个黑暗的夜色中没有人注意到这场洋洋洒洒的大雨迎来了一个新的生命。

    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五年,五年的时光对这个坐落在魔兽山脉边缘的桑沃村而言并没有造成影响,定居在这里的山民依然每日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除了偶尔在狩猎的季节村子里的男人们会集结起来进山去打猎之外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美好。

    就在这座宁静的村庄边缘,最接近山林位置的一个小庭院中,突然传来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塞伯——”

    调子被有意的拉长,就像是教堂的古老神像前虔诚的唱诗班成员在吟咏着圣歌,阳光穿过厨房打开的窗口落在女人的脸庞,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配合上女人嘴角幸福而美丽的笑容温柔得就像是一个天使。

    听到女人的呼喊院落之中很快就传来了动静,只见院子靠近院墙的一个角落中一个矮小的身影站了起来,塞伯随手拍去落在身上的木屑随即将手中的短匕和雕刻了一半的木雕放在刚刚坐着的小石凳上抬起头回应女人的呼唤。

    “我来了妈妈!”

    塞伯来到房门前时之前在厨房喊话的妇人已经三两步从厨房来到了大门处候着,一见塞伯出现妇人马上迎了过来顺手将站在儿子头发上的木屑小心的摘掉,然后又用小心的将儿子的脸部捧起单手小心的将塞伯脸上的污物擦去。

    “妈妈,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塞伯不好意思的侧过脸伸手想要自己解决但是被母亲喝住。

    “等一下,你自己看不到很快就好。”果然妇人动作很快的将脸上的污痕全部擦净,随即笑眯眯的在塞伯鼻子上轻轻一点:“你要是觉得被我擦脸丢人自己在做玩具的时候就小心点,别脏兮兮的手还拿去擦汗。”

    “我才不是做玩具,我那是在做剑!”塞伯忍不住抗议道。

    “是是是,你是在做剑,不过那么小的剑还是木头做的不就是小孩子玩的玩具吗?”金夫人笑着问。

    “才不是,玩具的目的是玩而我做剑的目的是为了修炼!”塞伯板着脸认真的给金夫人解释什么是玩具什么又是练习的道具,5、6岁的小男孩一本正经的样子不仅没有说服力反而将金夫人给逗笑了。

    “好好好,那是剑,是剑好吧,就算是做剑也不能用脏手擦脸对吧?还有塞伯,你父亲这次进城去卖兽皮应该中午就要回来了,你可别只顾着贪玩把修炼都给忘记了,不然的话你父亲回来考察你的功课不过关要揍你的时候我可不会帮你说话。”

    第1章 木刻少年(求收藏求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好好好,那是剑,是剑好吧,就算是做剑也不能用脏手擦脸对吧?还有塞伯,你父亲这次进城去卖兽皮应该中午就要回来了,你可别只顾着贪玩把修炼都给忘记了,不然的话你父亲回来考察你的功课不过关要揍你的时候我可不会帮你说话。”

    塞伯满不在乎的道:“放心吧妈妈,父亲教我的那5个动作实在是太简单了我早就记下来了,如果你要看的话我待会可以打给你看。”

    “真的?”

    “那当然了,父亲只要求我可以挥动大剑10下,我现在已经可以挥舞12下了。”

    “那就好,待会吃完饭你还能再玩一会,等要中午的时候就得回去练习明白吗?”

    “明白!”塞伯说着埋头对着面前的食物一阵囫囵。

    金夫人笑眯眯的看着吃饭的儿子没有在说什么,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天生早慧,在做事方面有自己的打算也很有分寸,所以很多时候丈夫安排下来的任务他都会自己主动去完成自己最多只是在边上帮忙注意一下完成的进度。

    而另一边正在餐桌前囫囵的塞伯其实并没有对自己的母亲撒谎,他雕刻木剑并不像母亲所想象的那样希望得到一把木制的小刀小剑然后可以出门拿去在小伙伴们面前炫耀,实际上塞伯才不屑于和那些小屁孩为伍,他也从来没有那木剑炫耀的意思,正如他最初所说的雕刻就是为了修炼。

    修炼,没有错就是修炼,虽然说出去可能会有些让人无法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眼前这个5、6岁的男孩塞伯确确实实是在用雕刻木剑来修炼。至于为什么会使用雕刻木剑这种形式来修炼塞伯只能说前世作为一个小说迷的他自从看了小李飞刀李寻欢从不离手的刻刀和木像之后就迷上了这种集逼格与使用于一身的技术。

    当然真正让塞伯选择以雕刻修炼的原因却并非是因为李寻欢,真正让他苦心孤诣的以刻求剑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里是玉兰大陆,一个由番茄构想出来的充满烂漫玄奇色彩的世界,在塞伯的前世以玉兰大陆为起点开始了一股戒子里装老爷爷的金手指狂潮,在那个网络小说开荒的时代开辟了一个新的流派。

    作为曾经最著名的一部小说,《盘龙》的故事塞伯他自然没有错过,虽然时过境迁很多记忆已经淹没在时光之中但曾经这个故事在他心中留下的感动始终难以忘怀。要说雕刻和盘龙的故事就更是如此了,那位全心全意为主角林雷着想,屡次在他最需要的时刻挺身而出却最终连灵魂都不曾留下的老人和他创造的平刀流成为一代盘龙读者心中难以磨灭的珍珠。

    虽然塞伯并不会所谓的平刀流,但这并不妨碍他学习雕刻的技巧,按照他记忆中关于平刀流的模糊印象这一流派之所以能够让人精神力量增长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寄情于物,以刀言志,最终达到物我两忘,在那种顿悟中获得提升,而基础就跟李寻欢雕刻一样将自己的所有意志灌注在刻刀之中从而达到精神的融入。

    塞伯所做的就是按照自己心中的想法追寻李寻欢和德林科沃特的足迹秉持着自己的心意,一刀一刀的将自己心目中的刀剑雕琢出来,他相信只要他坚定的按照这条路走下去哪怕不能达到两者的高度也能极大的提高自己在这个世界生存的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