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自我修炼(求收藏求推荐)
    “我吃好了。”塞伯快速吃完最后一口饭菜后匆匆下桌,“好不容易趁着父亲进城的机会可以光明正大的雕刻一会儿,所以一定要抓住机会把木剑给刻出来。”

    思虑间塞伯已经来到了墙角的树下,一把大体已经雕刻好就剩下最后的修饰步骤的短剑和另外一把劈柴的斧头/刻刀叠在一起:“父亲马上就要回来了,我得加紧了如果不能赶在父亲回来之前将木剑给刻好,以后就又只能悄悄的下手了。”

    塞伯单手捏着厚黑的斧背,之所以选择用斧头来雕刻自己的木剑一方面是因为斧头是这个家中最锋利也最容易入手的武器,另外嘛就是他在玉兰大陆的父亲一个山中以狩猎为生的猎户最喜欢用的武器就是斧头,用他的说法就是斧头这种武器简单使用最重要的是还能哪来劈柴划算!

    当然,塞伯喜欢用斧头则还有自己的原因,那就是斧头重不好用,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塞伯更觉得如果能够用斧头雕刻出精细的物件才更能体现自己对力量的控制,这将会有助于自己掌握举重若轻的技巧,精神力量的增加外加举重若轻的技巧,这就是塞伯作为穿越者为自己选择的成就圣域之路。

    一朵刨花在锋利的斧刃下微微翘起,塞伯小心翼翼的握着斧头重重的厚背依然感到有些吃力,虽然塞伯自幼有意识的锻炼自己的身体让他长得比村子里的所有同龄孩童都更壮实,但终究他也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想要握稳这把斧头颇有难度,但他终究还是做到了,虽然速度很慢但斧头很稳,木头同样很稳。

    一朵又一朵的刨花在木剑上剥出,就好像是开春的树枝上绽出青嫩的幼芽一样,小小的刨花在斧刃的锋芒处微微的颤抖着,塞伯压抑的呼吸生怕因为自己的一口气会将其吹断。

    终于最后一朵刨花在斧刃削过的尽头依依不舍的与木剑别离,塞伯消息的呼出那口压抑许久的气息,缠绵的风缱绻着刨花将它轻轻的送起,然后在引力的作用下它像是一朵雪花悠悠坠落。

    塞伯小心的将这把不过成人巴掌大小的短刃捧在手中细细端详,整把木剑长度大概在十四五公分,还不到前世一个正常成年人手掌的长度,有剑身而无剑柄,剑身狭长而笔挺,通体大小一致只在剑尖部分不到四分之一的位置圆滑的向内收缩,整体而言与其说是剑倒不如说是一把匕首,一把专门为了暗杀而生的匕首。

    像,实在是太像了,这把木剑就跟曾经的那把短刃一模一样。

    看着手中的这把木制短刃塞伯脑海中回想起的却是梦中曾经看到过的那一抹剑光,他试着将这把木剑握在掌心,单薄的剑刃在幼童的手中滑出半个剑身,塞伯认真的捻起这把木剑想要舞出一朵剑花,然而以这把小剑奇特的形状无论塞伯怎么努力都无法还原曾经的惊鸿一瞥。

    “果然!”塞伯的目光不由得一黯,这终究不是鱼肠,而梦也只能在梦中追忆。

    “算了!”塞伯前世到底是将近而立的成年人,纵然木剑不容手也只是短暂的唏嘘不值得牵挂:“就当这把鱼肠是对过去的斩断,从现在开始我将用尽一切在这个世界上活出精彩!”

    第2章 自我修炼(求收藏求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算了!”塞伯前世到底是将近而立的成年人,纵然木剑不容手也只是短暂的唏嘘不值得牵挂:“就当这把鱼肠是对过去的斩断,从现在开始我将用尽一切在这个世界上活出精彩!”

    到了这里塞伯毅然将手中象征前尘记忆的木剑鱼肠丢下继而将刚才用来雕刻的斧头重新捡起,一并被捡起来的还有一根斧柄,塞伯小心的将斧刃套在斧柄上对准边上的青石砰砰砰的一阵猛砸,斧刃被紧紧的套在斧柄上,斧柄被紧紧的握在塞伯的手中。

    完全体的斧头连斧刃带斧柄加起来总的重量大约在二十斤左右,放在前世的地球别说是给一个5、6岁的孩子练习了,就是交给15、6岁的少年想要挥动这样的斧头也需要废上一番力气。

    但这里并不是地球而是玉兰大陆,在这个有着剑与魔法的奇幻世界中每一个人天生的底子就比地球人要好的多,再加上塞伯本身的资质可以说是相当的不错,营养充足加上天生的努力锻炼,这些加起来最终造就了虽然才正式修炼了不到半个月但已经能够将这样的一把斧头轻松的举起并且高过头顶挥舞。

    “一上!”手握长臂铁斧的塞伯深吸一口气努力的提起全身的力量,幼嫩的脚下稳稳的踩在地上以一种半蹲的姿势站稳,虽然动作稚嫩略显虚浮但隐隐却给人以一种老树盘根的扎实感。塞伯的前世并非是什么武林世家更不是什么异能好手,但身为华夏血裔哪怕不懂得什么是武术但起码知道扎马步这种基础,塞伯现在所有的就是以自己的方式琢磨出的马步皮毛,虽然不如千百年的经验继承但好歹也像模像样。

    利用这点皮毛的马步技巧塞伯成功的淬炼了自身的意志以及练出一个稳固的下盘,每一次当他用力将斧头举过头顶的时候,那种从脚下开始于腰间凝聚最终由双手发力,以自身为弓将全身的力量拧成一股,就这样斧头被塞伯稳稳的举起,虽然因为年纪的关系力气稍有不足导致举过胸前的大剑隐隐在颤抖,但塞伯还是咬着牙不让自己的动作出现一丝变形。

    “一下!”塞伯在大剑挥下的瞬间徐徐吐出胸腔中的浊气,这是来自于这个世界父亲所传授的呼吸技巧,标准的军中斗气呼吸法,配合呼吸可以从对肉身的锻炼中萃取斗气,虽然效果不佳但胜在普遍,基本上是个人只要营养能够跟的上就可以练习。

    不过话虽如此但即便是如此普遍到烂大街的斗气方法也是塞伯这一世的祖父通过参军从沙场上浴血奋战赚回来的,金夫人前面提到的任务其实就是配合斗气呼吸进行锻炼的次数,因为呼吸法会加剧体力的消耗所以每增加一次挥舞其实就是一次突破,据说如果能够一次性呼吸36次就可以修炼出最初级的斗气。

    “二上!”斧头再次举起。

    “二下!”

    ……

    当塞伯挥出今天总计第240斧头时,这间小小院落的门外传来一个沉重的脚步声,这个脚步声行走的又重又快就像是一头疾行的猛犸咚的一下停在院子的门口震得门上的灰尘簌簌的往下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