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1 章 读书识字(求收藏推荐)
    离开了居住了五年之久的小村庄,塞伯跟在路易的身后沿着蜿蜒而漫长的魔兽山脉前进。

    番茄笔下所描绘出的盘龙世界一如其他玄幻小说一样以大闻名,塞伯和路易两人走了整整一天才到达最近的城市,为了照顾年幼的塞伯也为了方便在路上教塞伯更多的东西,路易心疼的花钱买下了一头类似前世毛驴一样的动物拉着一辆颠簸的破车就这么继续前进。

    有了这一辆驴车之后塞伯跟着路易学习魔法的日子才刚刚开始,修炼的最初塞伯主要做的就是在路易聚拢来的浓郁的魔法元素中冥想,在这种超过外界环境几百倍的魔力元素包裹下塞伯终于实现了零的突破在第三天成为了一个一级魔法师。

    要知道塞伯他的元素亲和度其实并不是很高,别说像林雷那样超等的亲和度了,就连一些魔法师的高等都达不到,如果以他原本的元素亲和度想要达到这一步起码得再花大半年,但现在有了路易的帮忙将时间整整缩短了几十倍。

    但在这时老路易却突然停止了自己那堪称浪费的锻炼方式,而且对塞伯在冥想方面似乎抓的也不是那么紧迫了,两人又前进了一阵子之后他甚至直接来到一座小镇将两人搭乘的驴车又给卖了,一老一少就这么徒步离开城市深入到魔兽山脉脚下的一座座山村之中。

    直到这时塞伯才知道自己的这个师父到底是做什么的:

    路易他每到一个山村必定会先问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人问清楚周围哪里有更多人烟的村庄,哪里有适龄的儿童。在打听清楚之后路易会告诉村子里的人自己会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去传教,顺便替村中的少年们检查是否拥有成为魔法师的天赋,而他所索取的价格仅仅是城中的一半甚至还不需要专门赶到城中。

    路易这样优渥的条件自然吸引了不少家里有部分闲钱又渴望改变家族命运的山民,不到半天的时间路易就帮助了十几个孩子检测了自身的魔法天赋,但令人遗憾的是在这个村子中似乎并不存在拥有魔力天赋的少年,最好的一个也不过是中级魔法元素亲和外加3倍精神力量。

    直到这时塞伯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能够拥有足以成为魔法师的天赋是多么的幸运,要知道按照路易的说法一百个人里只有一个人可以拥有中级以上的元素亲和或者5倍标准精神力量,所以正常情况下同时具备二者也就是能够成为最基本的魔法师的人一万个里面才只有一个。

    换而言之塞伯就算只有光明系中级元素亲和一项就已经相当于抽中一张ssr了,这种单发出五星的概率无异于在没有概率up的情况下单护符出货,晒出去可是会被当成海豹打死的。

    “所以说我这是偷渡了一回吗?”塞伯忍不住想到自己真正得以依仗的金手指心界,不出意外的话能够拥有心界才是他穿越之后最大的幸运,至少这幸运的程度比几个超级元素亲和还要更大。

    “塞伯!”路易的声音突然传来,塞伯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路易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

    路易语重心长的道:“在学习的时候也要像训练一样认真,我可不希望我的弟子以后出来是个连字都不认识的魔法师。”

    第 11 章 读书识字(求收藏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路易语重心长的道:“在学习的时候也要像训练一样认真,我可不希望我的弟子以后出来是个连字都不认识的魔法师。”

    “是!”塞伯点点头,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自己身边有个视线似乎关注的有些过度,多到让他有种锋芒在背的感觉。

    “会是谁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塞伯有些不解他和周围一起听讲的孩子们认识的情况并不多,唯一的交集就是大家同为路易周围坐着接受识字教育兼思想教育,在如此少的交集的情况下又会是谁在盯着自己呢?

    “塞伯。”路易出声提醒还没反应过来的塞伯:“来你在地上把我刚才写的守卫的卫字写一遍。”

    “是!”塞伯拿起自己雕刻的鱼肠。

    “塞伯哥哥……”在塞伯动手之前,坐在他不远处的一个小姑娘用蚊呐的声音喊道,一截白藕一样的小胖手微微向后挪动露出沙地上歪歪斜斜的比划。

    只不过不等塞伯看清她写的什么另外一个身子却在不经意间横在两者之间,塞伯抬眼一看原来是一个8、9岁的男孩,长得黑黑壮壮的,黝黑的脸蛋上镶着一对细长的眼睛,虽然年纪不大但眼中却流露出不符合这个年龄段应有的嫉妒,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男孩也是这些天里来找路易测试魔法资质的一个。

    塞伯如果还不明白那就简直太蠢了,之前那个盯着自己的灼热视线的主人很显然就是来自于他,至于为什么自己会被盯上,塞伯猜测哪怕不是因为自己的天赋也是因为自己是路易爷爷的弟子这一点了。

    “嫉妒吗?你们没有成为魔法师的天赋固然让人遗憾但是这并非是我造成的,将命运的不公平归咎于比自己更优秀的人身上而不知道在自己的身上想办法,这样的人哪怕给你再优秀的天赋你也不知道珍惜相反只会继续去嫉恨那些比你更强大更优秀的人,因为你拥有不符合自身实力的**。”

    塞伯当然不至于和这样的熊孩子计较些什么,毕竟只不过是一个熊孩子,说起来如果他前世早点结婚生孩子的话孩子估计都快这个岁数了。

    “刷刷”简单的两笔塞伯很快将路易问的文字写好,路易看完后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开始了他的讲课。

    说是讲课但对于路易而言这些内容其实更像是传教,路易以收了魔法检测的费用却没有测出魔法天赋为由表示愿意免费教这里的孩子识字,而识字的过程也非常简单,首先是讲故事。路易会讲一些关于宗教,关于神话传说的故事,这些故事往往依托神格形象最终阐述了一个简单而深刻的小道理。

    可惜的是这些故事中的小道理孩子们多数不能理解,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在故事结束后跟在路易的身后将故事中提到的一个简单字句记在脑海之中,虽然以他们的年纪也无法明白学习识字到底有什么意义,但因为路易是强大的魔法师所以他们还是跟着学了,大概是因为在这些孩子的心目中魔法师学的东西一定和魔法有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