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25 章 矛盾冲突(求收藏推荐)
    光明教廷的营地这里,因为一场大战之后大家都在修养状态,除了几个状态较好的分头去寻找可能逃走的异教徒之外大部分人都留在营地之中。

    汉克是这次任务的第二指挥官,作为艾克主教副手出来的他一回到营地之后就马上受到了伤员们的注目。

    “汉克大人您回来了,我们这里已经准备好了营帐您要不要先休息一下?”一个圣武士腆着脸凑了过来。

    “滚!”汉克是一点好脾气都没有,被路易压了一头心情爆炸的他看到对方脸上谄媚的笑容就觉得恶心,因为这笑容总是让他想起那装模作样的路易。

    “路易?哼!”

    汉克今年才三十出头,自小就出生于教皇国里一个富裕的贵族家庭之中,成年后也因为家庭环境的原因成为了圣武士团的一员。

    作为备受家族瞩目的天才,他以不到三十岁的成绩就成为了八级战士在整个圣武士团里终于也算闯出了一些名气,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在这次行动中成为艾克的副手,在某种程度上说以他的加试哪怕是九级魔法师的艾克都要礼让三分。

    但是,如今得罪了他的人并不是艾克而是路易,虽然在教会势力中路易远远比不上艾克但如果拿势力来做对比,是个艾克也不是一个路易一合之敌。

    圣域!代表人类力量的极限,一旦成就圣域就有接近无限的生命长度——至少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过一个正常老死的圣域。一旦等级到了路易这个程度,哪怕他是孤家寡人,对于整个教廷势力来说也是巨人一样的体量,动一动都要地动山摇。

    “汉克大人您辛苦了。”营帐的门帘被掀起,一个一脸小心的光明魔法师手下钻了进来,一脸诚惶诚恐的不安让骄傲的汉克很有满足感。

    “谁让你进来的?”汉克一声怒斥。

    然后他满意的看到对方普通一下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同时口中大喊着:“对不起汉克大人,对不起汉克大人,是我蠢钝自作主张,对不起汉克大人。”

    “哼!无礼的蠢货。说,你进来的目的是什么?”

    “大人,出去追人的护教骑士团成员都回来了。”

    “护教骑士?哼!”一听到这个名字汉口的脸色变得更加不好看,因为护教骑士和圣武士在光明教廷的战斗人员编制中同属于战士体系,所谓同行是冤家他们自然两两看不起彼此。

    虽然在这次任务中自己是除了死去的艾克主教之外的副首领,但汉克自己也知道其实就在护教骑士团里就有一个实力不比他差多少的人,如果不是圣武士在教廷中地位更高谁是副首领还真难说。

    “汉克大人您?”

    “滚!”汉克恨恨的瞪了一眼报信的光明法师随后踏出营帐。

    营帐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一群伤患中间多了一个三十出头的壮年男人,和态度傲慢形式霸道的汉克不同的是这个男人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还没等他将手中的兵器放下就已经到几个受伤的护教骑士前嘘寒问暖。

    第 25 章 矛盾冲突(求收藏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营帐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一群伤患中间多了一个三十出头的壮年男人,和态度傲慢形式霸道的汉克不同的是这个男人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还没等他将手中的兵器放下就已经到几个受伤的护教骑士前嘘寒问暖。

    时值午后,金色的阳光在他碎金色的头发上闪耀,看上去就像是他的发丝被黄金鎏过,一双碧蓝的眼睛中仿佛有一片海洋的荡漾,男人的五官的确算不上顶尖但气质却给人一种光明神子的感觉,无形之中就给人以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

    “兰斯!”汉克的声音在嗓子眼滚动。

    “汉克队长你来了。”兰斯抬起头。“抱歉我刚才看望受伤的兄弟耽搁了,希望没有误事。”

    “有没有误事不是你说的算的,东西呢?”汉克眼皮都不抬一下伸手就找兰斯要。

    “对不起我们只追到一个黑暗教廷的人,在他的身上我们并没有找到艾克主教的戒指。”

    “哼!所以你没有找到喽?那你还真是得道歉,毕竟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汉克道:“关于这件事情的始末我回去会禀报教皇陛下,关于你的失职导致艾克主教的牺牲,以及因为你的失手导致我们最终没有把东西给追回来。”

    “禀报教皇?哈,刚好有些事情我们也要禀报教皇!”汉克咄咄逼人的气势激怒了兰斯身边的一个大汉:“我就一个问题,为什么明明兰斯队长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说了那个地方可能存在危险,他还建议先派人去寻找就在附近传教的路易大人前来帮忙但是你们圣武士不同意?如果有路易大人在的话艾克主教怎么可能会受到偷袭牺牲?”

    “决定先挖掘遗迹防止被可能存在的黑暗教廷发现是艾克主教做出的决定,而没有做好防护措施是你们护教骑士没有尽到应有的义务,我看你们是忘记了护教骑士誓死守护光明教廷的宗旨!”

    汉克的态度让兰斯也忍不住了:“汉可,我敬你是圣武士的首领不愿意和你冲突,但是你可以说我,因为我的确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让艾克大人受到黑暗教廷的偷袭,但是你要说我们护教骑士团有问题,那么抱歉我绝对不允许!”

    兰斯一下子站了起来:“我们护教骑士团世世代代遵循入教誓言为光明教廷舍生忘死没有一个退缩的软蛋,所以我不允许你侮辱骑士团的名誉。”

    “不许你侮辱护教骑士团!”兰斯声音落地之后在场的所有护教骑士们纷纷站了起来。

    “侮辱?”汉克冷哼一声:“你们是打算判教了吗?”

    汉克一声大喝之下周围休息的圣武士们也纷纷起身,虽然这些人或多或少对汉克的霸道也新生怨念,但现在可不同于以往这是圣武士团和护教骑士团之间的矛盾。

    一时之间因为圣武士团和护教骑士团之间因为这件事直接形如水火,整个营地的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兰斯你们这是要叛逆吗?”

    “抱歉,我们只是想要讨回一个公道!”

    “汉克大人!兰斯大人!”作为光明魔法师队伍里的临时领导者詹森被两人急得团团转,因为实力的关系他现在既无法阻止也难以劝说,只能在一边相反设法打圆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