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36 章 逼入绝境(求收藏推荐)
    像是觉得两方之间的矛盾还不够激化一样,巴尔坦突然道:“我们黑暗教廷和光明教廷同样是从神位面来的,我们之间除了一些利益方面的冲突之外并没有彻骨的仇恨,我这次来也不是想要将各位赶尽杀绝,正如那条恶龙说的那样,只要你们把艾克主教得到的东西交出来我们就放过你们,毕竟谁也不想要增加更多的伤亡不是吗?”

    “艾克主教的戒指早就被你们的人带走了,你别想用这个理由再来离间我们!”兰斯毫不犹豫的道。

    “哦?你确定东西已经被我们得到了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我们要兴师动众的派出这么多人?你们之所以没有找到戒指那说不定是被其中的一个谁给偷偷藏起来了呢?那可是一个主教也要想方设法得到的东西啊!”

    巴尔坦虽然没有明说东西是在谁那里,甚至连证明黑暗教廷没有得到戒指都做不到,但他却还是成功的将怀疑的种子种在了双方的心目中,因为在一开始分裂的种子已经埋下,眼下的怀疑不过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进一步的将怀疑分化。

    “你说的没错,那的确是非常珍贵的东西,但是如果对我们没有意义的话再珍贵又有什么用呢?我相信圣武士团的各位同时也接受各位的怀疑,但是无论戒指到底在谁的手里面我们首先要做的并不是搞清楚事情的真相而是从这里杀出去回到教皇国中!”

    兰斯义正辞严的话点醒了陷入猜疑的众人,确实正如兰斯说的那样无论戒指是不是真的在某个人的手中,如果不能从这里逃出去的话哪怕真有人私藏了最终也不过是便宜了黑暗教廷。

    “巴尔坦,你不要再想用语言蛊惑我们了,我们大家都不是傻瓜,黑暗教廷和光明教廷的确不是死敌,但是如果有机会你们是绝对不会放我们离开的!”纯白的光焰在兰斯手中的剑上燃烧:“既然这样,护教骑士团誓死守护光明教廷尊严!”

    “护教骑士团誓死守护光明教廷尊严!”虽然因为埃文的事情护教骑士团里有些人心生动摇,但无论如何大家都是三十岁往上四十不止的成年人了,或许在短时间里容易被巴尔坦动摇但想要彻底将其迷惑几乎没有可能。

    “哼!”巴尔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兰斯?的确是个聪明人,不过今天你们别想走出去了,开启黑暗天幕!”

    一道漆黑的幕布自周围拉起,巨大的黑幕在一瞬间合拢,被困在黑幕之中的塞伯等人失去了光明陷入短暂的黑暗之中。

    黑暗天幕,黑暗系最知名的禁咒,在正常情况下仅有圣域才能使用,不过作为和光明教廷同一级别的存在,与光明教廷擅长各种战阵不同黑暗教廷擅长的是组合魔法,既复数的魔法师协同施法完成单个魔法师无法达成的奇迹。

    “既然你们不打算将东西给交出来那就麻烦你们全部死在这里吧!”巴尔坦阴冷的声音在四周回荡,因为黑暗天幕的原因周围到处都是一片漆黑,更重要的是在黑暗天幕中光明魔法元素被极大的抑制,光明魔法师们很难释放出哪怕一个光亮术,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防备黑暗教廷的偷袭都是一种困难。

    “收缩战线!”兰斯大吼道,“光明魔法师在中间,护教骑士们在正面,圣武士团在后面!”

    “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圣武士团听令,圣武士方阵开启!”汉克一声大吼圣武士团的诸位联手将斗气连接开启,随时做好应敌的准备。

    “光明战阵开启!”兰斯同样下达指令,两面由浑厚的斗气组成的墙壁成为竖在所有人前后的两面大盾。

    “光亮术!”塞伯高举手中的断剑,柔和的白光从剑的断口发出。

    第 36 章 逼入绝境(求收藏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光亮术!”塞伯高举手中的断剑,柔和的白光从剑的断口发出。

    “竟然还能使用魔法?”巴尔坦不由得一愣,移动的脚步稍显迟疑。

    “好机会!”兰斯果断的抓住这个机会挥出一剑。

    “哼!”巴尔坦身形又是一黯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被斩断,在黑暗天幕这样的环境中巴尔坦这种擅长隐身术幻影分身的高手变得更加难缠。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黑暗教廷的人都如巴尔坦那样强大,之前因为陷入无光状态很多擅长黑暗视觉的黑暗教廷成员成绩包围了过来打算寻隙偷袭,结果塞伯这里突然亮起的光亮术不仅闪花了他们的眼睛更重要的是暴露了他们的踪迹。

    “去死吧异教徒!”汉克暴力的一剑下去就将几个躲闪不及的黑武士一刀两断。

    “该死!”巴尔坦的目光一下子瞄准了被保护在中间的塞伯,他还是小看了这种魔武双修的力量,尽然能让对方在没有光明元素的地方用出魔法,这种力量绝对不能放任光明教廷的人掌握。

    “杀了那小子!”巴尔坦阴冷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中吹来的风,塞伯下意识的一缩脖颈,随后他看到一个鬼魅一般的身影手抓一抹猩红的月牙欺身飞掠化作隐隐绰绰的的幽影扑向拱卫的正中央。

    几乎在同时,周围其他的黑武士们也纷纷行动起来,借助黑暗天幕的力量他们的身影被拉长变得模糊难以捉摸,手持刀剑匕首各色武器的他们在一身黑色长袍的笼罩下犹如勾魂的小鬼一样难缠。

    “保护塞伯!”兰斯一边大喊一边出手挥剑要将巴尔坦给拦下。

    “哼,不自量力!”汉克手中重剑猛地一砸,浑厚的斗气就跟不要钱一样的砸出,在众多圣武士的加持下他的招式极尽爆发的奥义一点都没有节约的意思,几个没有来的急躲开的黑武士被斗气扫到无一不滚瓜一样翻飞出去,但即便如此依然无法阻挡住这些悍不畏死的黑武士。

    “给我下来!”兰斯一剑拦出却被巴尔坦以飘忽的动作避开,眼看塞伯就要被巴尔坦抓住他再也不顾上许多,手中的斗气灌注下一刻手中配剑爆发出刺眼的强光然后被他当作投枪狠狠的掷了出去。

    “桀桀!”被配剑贯穿的身影在一瞬间变成虚影,旋即一道漆黑的魔影悄然出现在塞伯的正上方。

    “去死吧小鬼!”勾魂的红月再次出现,在这道红色残月的照耀下塞伯隐隐有一种错觉自己的生命已经不再属于自己。

    “不行了!”塞伯知道,如果再隐藏下去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