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37 章 圣剑出鞘(求收藏推荐)
    “阿斯卡隆!”塞伯一声低吼,守护一切的坚决信念瞬间灌注到他的心田,这一刹那他忘记了恐惧,忘记了敌对,也忘记了死亡,留给他的只有坚定的守护和决不妥协的坚毅。

    巴尔坦手中的血色月牙刺在塞伯手中断剑的豁口,一股沛然巨力自豁口处传来,巴尔坦发现自己无论使用多么大的力量刺下去都会被更大的力量给阻挡下来,不死心的他还想再试试其它方位但另一边汉克的重剑已经狠狠的砸了过来。

    “哼!”巴尔坦飘身落回地面。

    “那种力量,小鬼!艾伦那家伙的戒指是在你的手里吧?”巴尔坦道。

    “到了现在你还想要挑拨我们吗?”汉克以手中重剑指着巴尔坦道:“塞伯的力量是路易大人给他的保命手段,这一点我早就知道的,你就不要想再用这么蠢的借口离间我们了!”

    “保命手段啊,黑暗之雨,下!”巴尔坦大手一会漆黑的带着腐臭味道的雨水哗哗的从天幕上落下。

    倾盆而下的雨水就像是浓硫酸一样恐怖,虽然汉克警觉的在雨水落下之前撑开斗气壁防御但极具腐蚀性的力量依然烧灼得斗气壁滋滋作响。

    “阿斯卡隆!”塞伯手中断剑光芒更盛,刺眼的白光瞬间张开将整个骑士团的所有人都保护在阿斯卡隆的力量之下。

    昏暗的光线下护教骑士的一边突然受到猛烈的进攻,巴尔坦的利刃出其不意的刺向护教骑士,索性被阿斯卡隆给挡下。

    “铿!”塞伯身形微微一震,巴尔坦的进攻让他过电一般一阵颤抖。

    “塞伯你那边还行吗?”兰斯敏锐的感觉到塞伯身体的变化。

    “我这里没有问题!”塞伯咬着牙道,扩散后的阿斯卡隆防御力并没有削减,但相对应的对塞伯的负荷从原来的基本不影响战斗变得加速体力的流失。

    “冲出去!”兰斯虽然不知道这种超大范围的防御使用起来难度到底有多大,但塞伯的状态很显然不能够支持久战。

    “往哪里走?”汉克自然也明白这里不是久待的地方,但很显然在黑暗之中他们连个方向都没有要往哪里冲?

    “塞伯,你能不能照亮一下方向,我们想办法杀出去。”兰斯问。

    “好,我尽力!”塞伯双手握紧断剑口中高呼圣剑之名:“阿斯卡隆——”

    耀眼的纯白光柱以塞伯为中心向外扩散,在这短暂的瞬间扩散开的光亮将整个黑暗天幕内的世界照了个透亮,虽然很快这道光亮就随之散去但这已经足够了。

    “冲!”兰斯和汉克两个首领异口同声道,队伍在一瞬间默契的动了起来,目标正是营地的正前方,高速前进中的队伍一边突围一边变阵,旋转的两个战阵完美的组成一个旋转的车轮将所有挡在面前的黑武士统统碾成粉碎。

    “呃!”巴尔坦并不是不想阻挡,但是阿斯卡隆的存在让他的进攻变得无力相反他就像是挡在车轮前的螳螂被滚滚的车轮狠狠的碾压过去。

    “挡住他们!”

    “休想!”面对前赴后继的黑武士们,汉克和兰斯重剑长枪毫不留情,在不需要考虑到防御的情况下,没有人能够正面莽穿他们的战阵。

    第 37 章 圣剑出鞘(求收藏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休想!”面对前赴后继的黑武士们,汉克和兰斯重剑长枪毫不留情,在不需要考虑到防御的情况下,没有人能够正面莽穿他们的战阵。

    “深渊之墙!”一面咒怨缠绕的黑色墙壁在众多黑暗法师的联手之下拔地而起,光明教廷的战阵狠狠的撞了上去。

    “轰!”光明与黑暗的力量两种互相克制的属性力量正面碰撞的结果就是爆炸,在震耳欲聋的巨响中塞伯承受了所有的反作用力手中的断剑差点都没有握住。

    “塞伯!”詹森连忙扶稳塞伯不让他倒下。

    “不行!”兰斯看着摇摇欲坠的无敌结界心中有了决断,斗气以特殊的形式震颤将微弱的声音传入到汉克和詹森的耳中:“这样下去不行,看样子塞伯支撑不了多久了,我们人太多让他承受了不必要的攻击。”

    “你的意思是什么?”汉克直接的问。

    “打穿深渊之墙,哪怕只是一个口子让塞伯出去,塞伯是路易大人的徒弟他一定有办法找到路易大人。”

    “但问题是这堵墙壁看上去比钻石还要坚硬我们的攻击打上去一点用处都没有。”汉克提出疑问:“而且塞伯现在的状态哪怕出去我也不认为他可以逃脱黑暗教廷的包围圈。”

    “我们不要把整个墙壁击碎,我们要做的就是弄出一个口子让塞伯可以逃走,至于他的体力,我认为可以找一个光明法师,在黑暗天幕中因为是用不了魔法所以光明法师反而是所有人中状态最好的。”

    “我们现在只要找到一个体力最好的光明法师将塞伯送出去就可以了,少了光明法师对于整体战力影响不大,只要我们收缩防线应该可以坚持到塞伯将路易大人找来。”

    兰斯知道路易是圣域,天生能够飞行,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知道了营地危险路易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

    “我来吧!”一直没有说话的詹森道,“如果是我的话哪怕是在外面被包围了也有机会放手一搏。”

    “好!”汉克道:“那就让我们圣武士团先来。”

    “所有圣武士准备!”汉克一声怒吼:“为了光明神冲锋!”

    仗着有阿斯卡隆的防御汉克高举手中大剑与身后的整个圣武士团融为一个整体,隐约间黑暗的世界都被此刻的汉克所照亮,塞伯模糊的可以看到一个身披羽翼的光之巨人站在汉克的背后。

    “轰!”巨剑重重的砸在深渊之墙上,漆黑的墙壁剧烈的震颤着震得维持墙壁的魔法师们倒喷一口鲜血。

    “撑住!”巴尔坦大吼一声从侧后方发起偷袭。

    “休想!”兰斯手持长枪一横挡住了巴尔坦的进攻。

    “哈!”接着兰斯挡下巴尔坦的契机汉克一声大吼咆哮的光之斗气尽数缠绕在重剑之上对准摇摇欲坠的深渊之墙就又是一剑轰出,海量的凝练到极致的斗气化作钻头硬生生的从深渊之墙上钻出一个深坑。

    “就是现在!”詹森突然抱起一边的塞伯,而就在与此同时挡下了对方进攻的兰斯一把抓起两人对准被贯穿的深渊之墙的豁口奋力一甩。

    塞伯连带着抓住他的詹森一起在地上翻了几个滚,黑暗天幕之外维持着结界的魔法师们惊讶的看着突然冲出来的两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