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40 章 剑魂考验(求收藏推荐)
    ‘圣乔治’也看出了塞伯的心事变化于是道:“好了好了,我也不管你到底是怎么唤醒我的,但是既然你已经唤醒了我,那么现在轮到你做决定的时候了。”

    “决定?”塞伯一楞,“做什么决定?我要做什么?”

    “当然是决定暂时放弃其他剑的力量还是选择放弃阿斯卡隆的力量!”‘圣乔治’语出惊人,一开口就是让塞伯做他绝对不想做的二选一。

    “为什么?”

    “因为你唤醒了我。”‘圣乔治’道,“无论你是出于什么理由开启了剑魂,那么接下来按照流程你所要做的就是通过完成剑魂的任务来的道阿斯卡隆的认可解封它真正的力量,只不过以你现在的水平,啧啧我连考验的机会都不想给你。”

    “所以无法完成剑魂任务的你要么选择放下其它的剑专心使用阿斯卡隆然后争取得到我的认可,再要么就是放弃阿斯卡隆的力量让我和阿斯卡隆一起沉睡。”‘圣乔治’道。

    “如果我现在选择接受你的考验会怎么样?比如说失败了会不会影响下一次考验或者对我有伤害?”塞伯有些不甘心,虽然明知道阿斯卡隆的考验必定不简单但无论是阿斯卡隆还是其它的剑他都不想放弃。

    “贪多嚼不烂的小鬼!”‘圣乔治’道。

    “我的真实年龄并不算小,所以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塞伯坚定的道。

    “那好吧,既然你这么问我就回答你,不会。”‘圣乔治’道,“掌握阿斯卡隆真正力量的考验永远不会变化,它不不会因为你的勇气而降低,更不会因为你的怯懦变难,但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以你现在的实力无论如何都无法完成的。”

    “我还是想要试一试!”塞伯道,既然没有后顾之忧那么无论有多么困难他都想要一试。

    “你确定?我再提醒你一句,如果选择挑战又失败了的话就默认选择放弃阿斯卡隆,你真的确定?”‘圣乔治’又问。

    “默认放弃阿斯卡隆吗?”塞伯犹豫了一下,是选择放弃其他剑还是阿斯卡隆?

    如果这是在外面的话塞伯毫无疑问会选择其他的剑,因为塞伯并不想成为单纯的守护剑神,他要的见识到更多的剑道,但是这里可是魔兽山脉,如果没有阿斯卡隆的话他能够安全走出魔兽山脉吗?

    “决定了吗?”‘圣乔治’又问。

    “我决定了,我选择挑战!”塞伯一咬牙最终还是选择了挑战。

    “很好,那么带着你的勇气坚持走下去!”‘圣乔治’说着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剑赫然就是塞伯一直使用的阿斯卡隆。

    第 40 章 剑魂考验(求收藏推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很好,那么带着你的勇气坚持走下去!”‘圣乔治’说着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剑赫然就是塞伯一直使用的阿斯卡隆。

    ‘圣乔治’将手中的阿斯卡隆对准塞伯的心口毫不犹豫的一剑刺了下去,塞伯睁大眼睛强行控制住躲闪格挡的本能任由阿斯卡隆洞穿心脏,一切都因为鱼肠没有向他发出危险的预警,在这个世界上他毫无保留信任的就是鱼肠,既然鱼肠认为没有危险那就一定没有危险。

    “噗嗤!”阿斯卡隆刺穿了塞伯的心脏,在剑尖穿过后背的瞬间塞伯眼前的世界发生了扭曲,周围的环境瞬间从一开始的剑界变成一个漆黑的山洞门口,就在塞伯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时面前幽暗深邃的山洞中突然亮起两盏灯笼。

    “!!”塞伯本能的一个后跳阿斯卡隆握在手中小心的防在身前。

    “昂——”一声恐怖的咆哮从洞窟中传来,掀起的狂风呼啸着差点就被塞伯吹飞,等他好不容易站稳再一抬头发现面前多了一条恶龙。

    这是一条浑身漆黑长满了毒蛇一样鳞片的魔龙,它的胸前长着四只手臂背后一双巨大的蝠翼撑开,巨大的身形飞在空中比塞伯之前看到的那条火龙查理兹更加庞大,完全就是一座悬浮在半空中的山丘。

    这条黑色的魔龙低着头,在他的头顶有一对弯曲如匕首一样的牛角,一对猩红的眼睛就像是两盏聚光灯,张开的嘴里密密麻麻的獠牙。

    “嗤——”魔龙从鼻孔中喷出漆黑的烟气,滚滚黑烟如同钱塘的涨潮汹涌而来,塞伯几乎是本能的利用阿斯卡隆挡在自己面前。

    塞伯看到从魔龙鼻孔中喷出的烟气就像是浓墨涂抹过宣纸,所到之处所有触碰到烟雾的东西都被融化在这一片混沌之中,无论是山川还是土石没有一个能够阻挡,甚至于塞伯手中的阿斯卡隆都难以抵挡,塞伯只觉得自己一阵恍惚再抬头时只看见魔龙猩红的眼中写满了不屑之意。

    “这是……”塞伯还想说什么眼前的一切已经一寸寸崩塌消融,周围又回到了最初的剑界。

    塞伯环顾了一圈四周‘圣乔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唯一留下的就剩下塞伯手中的阿斯卡隆,只不过和以前的剑相比现在的阿斯卡隆剑身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被一条细长的黑色毒蛇所缠绕,在剑柄出赫然就是毒蛇张开的巨口跃跃欲试的模样。

    “这条蛇!”塞伯注意到这条毒蛇的眼睛是血一样的猩红,这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条魔龙,再一联想在那场考验之后突然出现在阿斯卡隆上的毒蛇,哪怕这条毒蛇和考验的毒龙不是一条但至少它们之间关系也很亲密,只是唯一遗憾的是‘圣乔治’消失的太早他根本来不及去问到底怎么样才能再次迎来挑战。

    “不行!”塞伯突然反应过来,现在自己的身体还在外面的世界呢,虽然他能够安然出现在剑界说明并没有遇到危险,但他现在可没有阿斯卡隆的无敌加身要是遇到危险了还在昏睡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醒来!”塞伯信念一动剑界破碎。

    还没睁开眼塞伯发现自己身下躺着的并不是想象中的树枝灌木或者岩石之类的自然环境,相反在他身下熟悉的温暖触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布类人工织造物。

    “唔!”塞伯一声呻吟后睁开眼,出现在他面前的果然不是自然界的树冠和星空而是一个并不熟悉的羊皮营帐的帐顶。

    塞伯下意识的动了动身子,发现除了一些长时间奔跑引起的酸涩之外并没有其他的问题,甚至于连一些磕碰都没有,不得不说阿斯卡隆简直就是锁血挂,遗憾的是塞伯暂时已经用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