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救命恩人
    塞伯正想着突然羊皮帐篷的帘布被掀开一个圆滚滚的脑袋探了进来,看到坐起来的塞伯她马上大喊起来:“啊,你醒来了!老爹快点过来啊,你救起来的人醒来了。”

    “是你们救了我吗?”塞伯好奇的看向对方,这是一个有着一张红扑扑的圆脸的女孩,年纪看上去比塞伯大上几岁,正值青葱年岁的她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点缀在洒着几颗小雀斑的圆脸上看上去格外的精神。

    在喊完之后少女蹭的一下钻进帐篷里,她也没有顾忌和塞伯之间男女有别就这么一屁股坐在塞伯的身边好奇的瞪着大眼睛大量着他。

    突然少女问道:“你家里一定很有钱吧?”

    “???”塞伯一脸问号,不知道对方是从哪里看出自己有钱的。

    “什么!”看到塞伯的表情少女一下子跳了起来:“你没钱?”

    “对,我没钱。”塞伯老实的点头。

    “啊——老爹你又救错人了,这家伙没有钱!啊啊啊亏大了亏大了,亏我还把自己的帐篷借给他睡——”少女大声的尖叫简直就是穿脑的魔音。

    “够了吉娜,安静一点!”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帐篷外传来,透过投射在帐篷上的影子轮廓塞伯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在靠近。

    帘子很快被拉开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弯着腰钻了进来,他的一双鹰眼快速的在塞伯身上一扫而过最终落在了他恢复红润的脸上:“小鬼,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好多了没有。”

    “谢谢你大叔,是你们救了我吗?”塞伯问。

    “才不是,我们才没有想要救你。”吉娜撇撇嘴道。

    “住口吉娜!”大汉一声低喝喝止住了少女不甘的碎碎念,“也不算是我救了你,我只是在河边扎营的时候看到了似乎是从上游冲到岸边的你,然后随手将你带了回来。”

    “谢谢你大叔,你叫什么名字我不想连自己的恩人名字也不知道。”塞伯认真的道。

    “我?你就叫我科顿好了。”

    “谢谢你的救命之恩科顿大叔,我叫塞伯是光……明属性的战士,因为和老师一起进入魔兽山脉结果一不小心遇到了强大的魔兽不得不选择跳河逃生。”

    塞伯本来想说自己是光明教廷的成员,但是在话出口的瞬间突然想起来在魔兽山脉的西边有的可不仅是教皇国一个国家,实际上紧邻着魔兽山脉的是教皇国和黑暗王国两个,他要是漂流到了教皇国还好,万一流落在了黑暗王国呢?

    “魔兽山脉?你竟然是从那么远的地方飘过来的吗?这里是塞尔那,教皇国和黑暗王国中间的一个小镇,距离你遇险的地方最少也有半天的路程。”科顿一脸的惊异。

    “最少半天?”塞伯不由得一愣,如果按照科顿的说法的话这半天应该是魔兽山脉外部道这里的距离,而实际上塞伯落下山崖的地方显然并不是魔兽山脉的外部,所以塞伯漂流的时间远远不止半天。

    他这才知道自己在剑界之中只是简单的一个考验就已经是外界如此漫长的时间,也还好是这么长的时间里阿斯卡隆还一直保持着守护状态不然塞伯会落的个什么下场还真的难说。

    边上的吉娜更是直白的道:“你骗人,哪有人在水里漂流了那么久醒来后却一点事情都没有的。”

    第41章 救命恩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边上的吉娜更是直白的道:“你骗人,哪有人在水里漂流了那么久醒来后却一点事情都没有的。”

    “吉娜你少说两句。”科顿不轻不重的给了吉娜一下。

    “嗷!”吉娜痛呼一声抱头蹲下。

    “塞伯,你接下来打算去哪里?”科顿没有去细问塞伯的身世来历而是直接问他下一步的方向。

    塞伯又问:“科顿大叔塞尔那是属于哪个国家的?”

    “塞尔那不属于哪个国家,塞尔那是位于黑暗王国和教皇国中间的中立佣兵城市坎帕斯治下的城镇,是前往魔兽山脉的前哨站,不过如果要说起来的话应该属于靠近黑暗王国一边的城镇。”

    塞伯心里一凛,很显然他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发生了,就是不知道居住在黑暗王国这一边的人会不会受到黑暗教廷的影响而仇视光明教皇国的人。

    “其实你大可不必担心,无论你是教皇国的还是黑暗王国的人在这里都不要担心会遇到危险,因为这里是佣兵之城坎帕斯,城中驻扎着整个玉兰大陆一流的佣兵团队,并且有着玉兰大陆最强的佣兵克洛斯坐镇,没有人敢在这里捣乱的。”科顿安慰道。

    “谢谢你科顿大叔,如果我想要到坎帕斯要怎么走?”塞伯现在当务之急是要马上找到方法回到教皇国。

    虽然佣兵之城坎帕斯号称没有人可以在这里捣乱,但如果双方一边是黑暗教廷另外一边只是一个小孩的话该偏向谁就很难说了,毕竟这里是佣兵之城而不是慈善之城,佣兵也是这个世界上最擅长刀口舔血随机应变的团队。

    “什么?你还想要我们带你到坎帕斯城?!”吉娜一下子跳了起来。

    “吉娜!”科顿压低了嗓门但低沉的嗓音还是有如低音炮一样。

    “可是事情本来就是不合理啊,我们救了他他不仅没有给我们报酬还要我们继续送他到坎帕斯这怎么可以?辛格大叔说了,我们做佣兵的就是要钱货两清,绝对不能亏本做生意。”吉娜不满的道。

    “吉娜你是一个女孩子,不要老把当佣兵的事情放在嘴边!”科顿呵斥道。

    吉娜撇撇嘴:“才不,如果我不但佣兵的话老爹你还有家里的弟弟妹妹们早就饿死了。”

    眼看两父女因为自己的事情拌嘴起来塞伯连忙解释:“对不起让你们两个误会了,我并没有要你们带我到坎帕斯的打算,我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前往坎帕斯的路要怎么走。”

    “知道路难道你就能去了吗?先不说你会不会在路上迷路,但路上的强盗呢?可能遇到的危险怎么办?”

    “我是一个战士,四级的战士!”塞伯说着抬起手,经过长时间的修养他体内的斗气已经恢复了过来,当纯白的斗气透过掌心冒出来时吉娜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哦——这是,这是——”吉娜伸手想要去摸塞伯手上的斗气,塞伯见状连忙将斗气收回,毕竟斗气这种力量可是狂暴得很,哪怕是塞伯的神圣斗气对于外人来说也是非常危险的东西。

    “我不知道在坎帕斯这里四级的战士有多少,但我认为如果有四级的话应该可以比较安全的加入到小的商队之中。”

    下一秒塞伯的手被吉娜抓起来握在掌心之中,吉娜眨巴着大眼睛道:“塞伯,你叫塞伯对吧?我们一起吧,一起组成一只佣兵团队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