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韩嫣,你闹什么脾气?”“霍沉舟,你无不无耻?”
    霍沉舟深沉的目光盯着江恩:“江主任知道了什么?”

    “怎么?你心虚了?”

    江恩毫不示弱的回瞪着他:“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跟范嘉琪在大街上毫无顾忌的相拥,就应该要能猜到。”

    霍沉舟冷嗤。

    江恩更加愤怒:“当时韩嫣还在住院,你却迫不及待的跟你的情人幽会!之后就开始着手找李艳梅的家属,你们计划好了,送嫣嫣进监狱,好名正言顺的苟且是吗?”

    “咔嚓。”病房的门被从里面打开。

    韩嫣惨白无血色的脸露了出来。

    两个男人几乎同时扭头看她,而韩嫣的目光投向了江恩:“江主任,您多虑,不会是霍先生害我……”

    “嫣嫣……”江恩双眉深皱,错愕的声音里透着无奈和黯然。

    “我是霍氏孙媳,我谋杀、坐牢的新闻就等于霍氏的丑闻,霍先生不可能自损八百只为杀我一千。”

    韩嫣看向他,目光闪烁着不确定性,她抿了抿嘴开口,带着隐隐期待:“身正不怕影子斜,是吧,霍先生?”

    “刚退烧,别吹风。”霍沉舟避而不答,只是将她圈在怀里:“先回房。”

    韩嫣绷着下巴不言语亦不动。

    她并不想和霍沉舟对峙,但心里堵得慌。

    一个肯定的答案都不肯给,说明他还是不信她?说明江恩刚刚说的都对?

    此时的霍沉舟与刚刚门内床边的霍沉舟真的是一个人吗?

    刚刚的霍沉舟无限柔情,仿佛要将她捧在手心。

    此时的霍沉舟冷漠无情,竟要把她推入深渊吗?

    “韩嫣。”

    僵持几秒钟,霍沉舟沉着脸再次开口,口气也不是多冷漠,只是这淡淡的态度叫韩嫣揪心的痛:“回房躺着。”

    韩嫣的失望自心底溢出来,满脸都是:“虽然我不记得过去的事儿,但我觉得我没有理由去害一个人,我相信自己的清白,可你就是不信我是不是?”

    霍沉舟抓住韩嫣,态度强硬道:“回房!”目光沉静,脸上冷的能刮下一层寒霜。

    “霍沉舟,嫣嫣还病着!”江恩忍不住,他心疼韩嫣。

    韩嫣此刻哪里是病人该有的待遇?分明是被霍沉舟挟持着。

    他预备伸手把韩嫣给扶过来,却被霍沉舟猛一伸手挡在一臂之外。

    “江主任,虽然医学无男女,但还请与我太太保持距离。”

    霍沉舟冷漠的说完,微一弯身,竟将韩嫣打横抱起,一秒都未曾停留的抱进病房,顺便伸脚将门踢上,将江恩关在门外。

    韩嫣被放到病床上,便转身背对着霍沉舟侧躺,随手扯过被子蒙在头上。

    霍沉舟看到被韩嫣拔掉的输液器,半阖眸子冷眼盯着被子突起的一块,忽而冷嗤:“韩嫣,你闹什么脾气?”

    韩嫣猛的将被子挥开,坐起身来,仰头对上霍沉舟:“我哪有闹脾气?我哪儿敢跟你闹?你开心了逗逗我哄哄我,不开心就要把我送监狱,霍先生我怎么敢惹你?”

    “刚刚不是还说信我不会害你?”

    “我那样说是让真正关心我的人不担心,跟霍先生你有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霍沉舟口气凉凉,危险笼罩着韩嫣。

    “我能说什么?我说霍先生到底多肆无忌惮,跟心上人大街上搂搂抱抱策划阴谋之后,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来抱我亲我哄骗我?是我好骗还是你对自己演技太有信心?呵,还说什么生孩子?你无不无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