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周子荷的决定
    刘智的那丝愧疚,在想到情人小楼带来的利益,眼中的内疚瞬间消失不见,被冷酷无情所取代。

    要怪只能怪他的妻子,没有一个强悍的背景,如果她有一个强悍的父亲,有一个深厚背景的亲戚、朋友,事情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样。

    这个男人很好的为他自己的出轨,找到了借口,为自己那一丝少得可怜的内疚,找了一个卑劣的理由。此时的他不会知道,他把一个很好的妻子,硬生生的从自己的身边赶走。

    刘老爷子看着自己小儿子眼中一闪而过的无情,心中有些警戒,对于这个从小就未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小儿子,他很难对小儿子有多少感情存在,不管大儿子再如何不如小儿子,他也不会让任何人来破坏大儿子他应有的一切。

    “你去把自己的事情在今晚之前,赶紧处理好,不要对今晚事情造成影响,我不管你是如何处理,但是,记住,我不准她们出来破坏今晚的事情。”

    想到小儿子风流事情,刘老爷子心中有些不耐,为何小儿子这点,不能像老大一样是个痴情的种子,守着一个妻子好好过日子,非要学自己。

    如今,叶老爷子年龄大了,心中难免有几分感触,想起年轻时候的风流事情,心中有些懊悔,他不希望小儿子和他一样,将来后悔。

    “好了,你回去吧,出去后和老大说下,让他去别墅区那边,送下请帖,你也抓紧时间去处理事情。”

    刘老爷子摆摆手,让他出去,自己一个人在书房静静地坐着,谁也不知道他此时到底在想什么。刘智临近门口时,转头看了一眼在沉思的父亲,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很快的消失。

    他的那份杀意,最终还是被自己沉思中的父亲察觉,叶老爷子看着已经被关上的门,不语,直至沉默良久,拿起一边基地专门配置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良久,那边有人接起电话,对方并未讲话,刘老爷清楚对方的个性,只说了一句话,得到对方的肯定,挂断了电话。

    “我答应你的条件,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保住我的大儿子。”

    ……。

    刘智走向妻子居住的那栋楼,心中还在对刘老爷子刚才的行为,充满着浓浓的恨意,这个死老头,到现在都还在如此的防备自己,只知道为那个没用的老大谋取利益,自己只能像个小人一样为他办事,世上哪里有这样好的事情,看来只能自己动手谋利呢。

    他这样的想,心中更加坚定刚才决定的事情,他走到这个已经很久没有回过的房间,深吸口气,推开门,正巧看见自己的妻子正在换衣服,看着她那柔嫩的肌肤呈现在自己的面前,刘智心中升起了强烈的**,大步走到妻子的面前。

    他蛮横地吻上那柔软的唇瓣,不顾妻子的挣扎,他蛮横地把她推倒在床上,压在自己的身下,粗鲁地扯着她的衣服,没有任何温柔的抚摸,强横霸道的迳入她的体内,满足自己的兽欲。

    看着床上包裹着自己的妻子,心中升起了一丝烦躁,他没有想到自己对妻子的**还是如此的强烈,不停地想要要她,如果不是她的强硬发抗,让自己索然无味,自己真想和她再来一次。

    想到这一切,刘智他又开始摇摆不定,但最终还是利益占据了上风,他阴狠地看着周子荷,略带施舍地对她警告着。

    “今晚你不要出去,我准备今晚把小楼介绍给大家认识,你现在就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不然就给我滚蛋……”

    刘智心中的烦躁更甚,看着她那柔弱的样子,心中野兽般的**蜂拥而至,让他硬生生地压制下来。

    “你该知道,女儿现在都认小楼为妈妈,你现在就只是一个装饰品,你表现好了,我每个月会过来和你过上一两天,如果你想不开,现在就给我离开这里,滚蛋。”

    站起来,穿上散落在四周的衣服,整理好衣服,准备去找情人小楼商谈今晚的事情。

    看着他绝情的走开,周子荷心中充满着恨意,想到他刚才蛮横的占有自己,觉着全身上下一阵噁心。

    过了良久,房门被打开,周子荷戒备地看向门口的人,当看见从末世以来,一直关心自己的人,心中的戒备松懈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星光,她那双向来柔和的目光此时变得复杂以来,她看向来人,命令道。

    “把门锁上,过来。”

    来人虽然很奇怪她的话,却还是按照她的要求去办。

    周子荷退下自己身上的薄被,显露出自己洁白无暇的肌肤,那身上刚才被粗鲁留下的痕迹,还是让来人心中疼痛起来,明知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却还是管不住自己这颗爱她的心。

    来人看着她的动作,转过头,周子荷看着他的行动,眼中闪过内疚,她咬着自己的下唇,用自己那光洁的肌肤从身后搂住他。

    “要我,我不想我的身上留有那无耻之人的气味,求你。”

    周子荷的搂抱,让来人僵直了身子,听见她的话,心中充满着对她的疼惜。

    他拿过一边的薄被,披在周子荷的身上,转身定定地看着她,那张冷冷的脸上浮现出温柔。

    “子荷,我不想你未来后悔,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我不想让你以后,后悔、厌恶自己现在的行为。”他更怕这个自己爱的女人,最后会恨他。

    周子荷鼓足勇气,在这一刻功亏一篑,她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这么久以来,你该知道,我已经没有家人,连最后和我有血缘关系的女儿都已经不要我了,你觉得我现在还有什么后悔的。”

    她看着这个男人,她知道这个男人爱她,也知道这个男人之所以没有离开,帮助那个混蛋全是因为自己。

    自己因为女儿留下,早已经对那个男人没有了感情,今天被他强横的占有自己的身子,才发现是那样让自己感觉噁心,让自己无法忍受他的碰触,那样让她觉得很脏。

    她对眼前这个男人不是没有感情,只是婚姻的枷锁一直让自己无法越界,如今她想放纵自己一回。

    “你要爱我,就要我。”周子荷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要过我后,就离开那个男人。”当然,她也会离开,不会再留在这里,只是,她不想再拖累这个男人了。

    男人苦笑了,她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回报自己嘛,他保护她,帮助她,不是为了她的身子。男人站了起来,向门外走去,却被周子荷接下来的话定住。

    “你如果不要我,我会死在你面前。”

    此时的周子荷完全不顾一切,因为刘智的逼迫,让她体内的疯狂情绪蜂拥而至,她不想压抑自己,不想因为那可笑早已经不存在的夫妻关系,再委屈自己,周子荷在心中下定决心,想在自己离开时,放纵一回自己。

    男人被她的话吓住,低沉地嗓音中充满痛苦。

    “你明知道,为何要逼迫我!”

    听着男人痛苦的声音,周子荷的心微微疼痛,她不知该不该说,她怕说了,这个男人会更加不会离开她,到时候她会拖累他。良久,她的心中下定了决心,眼神坚定地看着他。

    “如果,我告诉你,我要离开这里,你——”

    她的话还有说完,对方就坚定地打断她。

    “我会一直跟着你,不管你如何对我,我都不会让你有丢下我的机会。”

    周子荷听到男人毫不犹豫的话,心中泛起涟漪,对这个男人的爱意更深。

    “所以,你更该要我,刚才那个男人,不顾我意愿占有我,我才发现,那个男人的碰触是那样让我无法忍受,让我感到恶心。我不想在我离开这里时,还要留下别的男人的味道,我希望我的身上留下你的味道,可以和你一起离开。”

    周子荷的话,彻底的让男人震惊地呆站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