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冷澈到来的痛苦(二更求订阅)
    37小说 .37xs.

    云翼他们离开后不久,别墅区这边迎来一位意想不到,却让人觉得理所当然会出现的一个人。

    周子荷更加有些意外,她没有想到会这么快的面对着这个男人,这个让她一直想要逃避且不愿意面对的男人。

    话说,别墅区中的男人,他们现在都离开出去办事,只留下几个护卫舰的人,看守被抓来的那群人;留下的女人,她们几个人围成一圈,正无聊的玩着游戏时,突地,听见一阵敲门声,大家的目光瞬间转向容希洛的位置。

    容希洛见大家的目光瞬间盯上自己,嘴角猛烈抽搐着,不雅地翻着白眼。为何云翼他们离开后,受伤的总是她了,容希洛心中一阵嘀咕抱怨,脚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顿,她无奈地起身去开门。

    当容希洛打开别墅区的门时,见到站在别墅区外的人时,眼中快速地闪过一丝幽光,嘴角微微勾起一起冷笑,那张向来笑意冉冉的笑脸此时冷漠地看着对方。

    冷澈看着开门后,女子一脸冷漠地看着他,他记得这个人也是叶倾芩身边的人,他心中有些奇怪,怎么开门的人会是这个人,而不是那个总是对他一副敌意的云翼,心中微微有些诧异,脸上却始终没有表现出一丝的异样神色来。

    他礼貌性地朝对方点头打招呼,容希洛淡淡的回应,依然没有一丝情绪地冷淡地看着他,看着眼前这位俊俏的冷澈。

    晚霞照在他那张雕塑般的脸上,挺直的鼻子在光线下显得更加硬朗,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冷。漆黑的双眸似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潭,瞳孔中不时散发着令人不可捉摸的黑色流影,神秘莫测。薄薄的嘴唇勾勒出冷酷的弧线,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透出一丝冷笑,似乎心底藏着一股仇恨的果子。

    容希洛猜测可能和周子荷的事情有关吧,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多得去仇恨别人都已经无济于事,伤害的事情已经发生,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她已经从云翼那里知道这个人,今天早上刚找来过,也被云翼一番嘲讽过,他们还以为对方不会这么快过来,没有想到现在就过来,容希洛不得不说,这个人真的很爱周子荷,只是却始终改变不了他与周子荷之间发生的事情。

    容希洛叹息地看了一眼,侧身让对方进来,只是在对方进来的时候,她的一句话让对方的身子片刻的僵硬。

    “希望你的急迫,不会让你后悔你的此番举动!”

    说完这些话的容希洛,抬脚向着别墅客厅走去,大家看着走进来的容希洛,刚想询问,见到她身后的冷澈时,条件反射地看向周子荷,众人的目光中泛起一丝担忧,还有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冷澈,有着丝丝不满与埋怨。

    冷澈看着周子荷目光中的丝丝难堪,与大家对他到来的不满,有一瞬间,他后悔他自己的这番举动,一时间他沉默的站在那里。

    周子荷看着突然间出现的冷澈,心中升起一丝难堪与哀伤,无言地看着他的到来。良久后,看着他一个人傻傻地呆愣在那里,心中升起了疼惜,她最终还是不忍心见到他如此这般,她站了起来,眼神温柔地地看着大家,目光中传达着她的意思,让她们不要担心,这件事情她自己来处理。

    “我们出来谈吧!”

    周子荷淡淡地声音在寂静的大厅中响起,她话落后,起身先行离开,冷澈沉默地跟在她的身后。周子荷站在院中的秋千处,手抚摸着秋千的绳条;良久后,她静静地坐在秋千上面,闭着眼睛摇晃着身体,没有讲话,冷澈沉默地看着她,眼中溢满着浓浓的深情。

    他的目光让周子荷睁开了眼睛,目光看着前方,慢慢地放空自己的思绪,久久地,她的空洞声音传入冷澈的耳际。

    “冷澈,你知道嘛,有一瞬间我真的很想恨你!”周子荷冷漠的话语让冷澈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很快的又恢复平静,像是没有发生似的。

    周子荷没有在意他的情况,眼神幽幽地继续望着前方,没有任何的焦距,淡淡地话语,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似的,她的平静让冷澈的心中扬起一股窒息般的疼痛。

    “可是,后来想想,我又凭什么恨你呀,有什么资格去恨你,这一切都和你毫无关系,就连那个人都如此不堪地对待我,我还能有什么资格恨你了,也只能怪我自己没有那个本事吧,如果我要是有能力,或许就不会让自己经历如此的不堪吧,如果我有本事早早地离开了,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想想这一切,就更加的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恨你呢,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命。”

    “你——你不要这样,我,都是我……”听着周子荷冷漠而又平静地叙述,冷澈痛苦而又自责地喃喃道。

    周子荷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继续平静地讲着,“你知道嘛,其实当时,我真的很痛苦,痛苦的都想马上死去,我曾多次想咬舌自尽,真的,我不怕痛,却无法忍受让那些肮脏的畜生占有我,你能想象到,那种恶心作呕的感觉嘛,……”

    周子荷猛烈地摇晃着秋千,让自己荡起在高空中,越来越高,就好像她想让自己就此飞翔着,自由自在地飞翔着,远离这里的一切。让站在一边的冷澈很是担心,却不敢出口打断她。

    “但是,有一件事情让我不得不坚持下去,我不能对不起那个人对我的信任,也无法做到,因为我知道,如果我选择自杀的话,留下的她,一定会痛苦,或许一辈子自责与痛苦就会留在她的心中,她就是如此蠢笨的家伙,却也是我坚持下来的原因,但是——”

    随着周子荷继续讲述,秋千的速度渐渐地降了下来,高度也开始平缓了起来,就如周子荷此时的心情般此起彼伏。

    “但是,你知道吗,我觉得自己真的很脏,很脏,很恶心,每每想到那些事情,我就觉得全身上下长满了虫子一样让人恶心犯呕。在这几天,芩芩,果果,还有大家一直安慰着我,守护着,让我渐渐地想放开,我以为我可以了,可是,你的出现让我才发现,我放不了,也忘记不了,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看着你,我更加地痛苦,你知道吗?”

    随着她平静的叙述,最终泪水还是流了下来,顺着她的脸颊倾泻下来,让一边的冷澈见了心中极为痛苦,后悔他不该来的,刚才那个人说的,他真的后悔了,他不该这样急的,他不该如此急迫的到来,最终他还是伤害了她,伤害了这个他最爱的女人。

    冷澈定定地看着自始自终都没有看他一眼的周子荷,眼中浓浓的的情意,就好像要把眼前的女人深深地刻印在自己的脑海中。良久后,他没有讲一句话,沉默地转身离开。

    周子荷转过视线,看着冷澈离去的背影,泪水再次打湿了脸颊,下唇紧紧地咬着,不想让自己忍不住喊出声来。

    ……

    自从上次冷澈来过以后,听了周子荷那番痛苦的叙述,沉默不语地离开后,他就没有再出现在别墅区。周子荷也很快的收拾好心情,投入到生活中,她不想让大家为她担心。

    而叶倾芩一直昏睡接受着传承,叶果、周子荷他们也过来看过叶倾芩,发现她只是在沉睡并没有多大的其他的表现,虽然担心,但也没有多做停留,看了会人就默不作声的离开。

    至于月梅,为了她的安全着想,这几天的时间,一直都让她在别墅区住着,很快的和周子荷、容希洛他们成了朋友。

    刘勇的调查已经有了眉目,云翼和楼少哲他们联系后,很快的找到了被刘智带走的管家女儿,救了出来。当管家看到安全的女儿时,很快的交代了一切事情的经过。

    那天管家他生病了,他的女儿想为了他求助老爷,讨要些药来,虽然现在是末世,药物是非常的紧缺,管家的女儿还是想尝试看看,能不能从老爷那里要些药物过来。

    管家没有想到的是,出去一趟的女儿,不仅没有拿回药物,而且还满脸恐惧的样子,眼神透出害怕。

    在管家的安抚与轻哄下,渐渐地平息了内心深处的恐惧,慢慢地讲述了她看见的一幕,知道真相的管家,心中也升起了恐惧和害怕,管家一时间犹豫也拿不定注意,嘱咐女儿不要将此时说出去。

    第二天早上,管家若无其事的来到刘老爷子的房间,故作不知的惊慌失措的大喊,引来其他下人的注意,很快的刘老爷子的死亡惊动了刘家两位少爷,刘智首当其冲的赶了过来,一副不知真相的表情询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管家的禀告很快的让刘智发现了不对劲,刘智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他发现管家的心不在焉的,心中有些怀疑,示意身边的手下去把管家的女儿抓起来。

    当管家知道女儿落入刘智的手中,心中一阵绝望,他想过找大少爷,可是大少爷这么多年的表现,让管家的心中开始有些犹豫,他不敢拿自己的女儿赌,最后只能昧着良心说出那番话。

    管家的证词和管家的女儿的亲口述说,与云翼找到的证据,很快的证明了刘智这个凶手,也清楚的知道刘智为何要杀害刘老爷子。

    期间,刘智始终抵扣拒不承认刘老爷子是他杀得,他是被冤枉的,就是不肯松口承认他是凶手。当云翼把他为何杀害刘老爷子的证据拿出来的时候,他彻底的绝望了。

    刘智不是刘老爷子的亲生儿子这件事情,让世家的所有人都震惊不已,更让人无比震撼的是,刘智他的亲身父亲竟然是何家二老爷,这让基地的几大世家无不唏嘘不已。

    云翼把当初何家二爷和刘智之间的交易证据一并交给基地长,这些证据正是基地长的义子楼少哲想要的东西,他的义父遭受遇害的事情,一直是他的心病。

    楼少哲没有想到,这个云翼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把他查了许久都未果的事情给调查清楚,这让楼少哲的心中震撼墨少身边的人,手段如此的强悍精密,心中有了些忌讳。

    何家一直是基地中最为神秘和低调的家族,如今,因为这个二爷成了基地的众首之重,让基地的几大家族,开始不停地猜测,这到底是何家二爷他本人的意思,还是这一切都是何家大爷的授意;但是,如今到现在,何家却始终没有一个人出来解释这一切,依然是低调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题外话------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文文的支持,希望在后面可以更多的看见大家的出现,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