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叶倾芩异象再现(一更)
    37小说 .37xs.

    叶倾芩的目光,使得叶母心虚的转开自己的视线,她扬起的手掌有些颤抖,可见她用了不少的力气。此时,见她慢慢地放下自己颤抖的手于身侧,悄悄地握紧了拳头,又若无其事的放开拳头。

    叶母的内心有些忐忑不安,她瞪了一眼叶倾芩,眼神不时地偷偷地看向自己身侧的丈夫,心中对叶倾芩不识好歹的行为,感到十分的气愤,心中对她的怨恨变得更深。

    叶倾芩没有去理会叶母怨恨的目光,更加没有在意自己脸颊上的红肿,她没有去抚摸自己的脸颊,淡淡地看了一眼叶母,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

    此时的她,是哀莫大于心死,就连那最后一丝的念想,都被他们残忍的击散,不留一丝余地。她心中无不在自嘲,这就是她一直抱有的念想,一直幻想的在意嘛,这还真是让她见识到了。

    想到过往的一切,叶倾芩心中有些感触,一直以来,她告诉自己,舍弃那些伤害她的人,不必去在意,却始终在心中,抱有那一丝丝的存在的念想。现如今,现实残忍地告诉她,她的一切作为,是如此的的可笑,都只是她一个人的空想,一切都是她在自作多情。

    叶倾芩压下心中那股蜂拥而起的暴虐情绪,淡淡的目光中带着冷厉,注视着叶母,充满着决绝与残酷,那没有任何情绪的冷漠声音,传入叶母、叶父的耳中,让他们心中一阵颤抖。

    “呵呵,如果这是一切就是你们想要的,那么,现在你们已经得到了。记住!这是我叶倾芩最后一次的容忍,希望你们好自为之吧,别把自己作死了,至于,你们说——”

    叶倾芩的话语停顿了下,目光转向叶父的方向,冷冷的眸子中不再有什么温度,使得叶父已经颤抖的心,不由自主地泛起一丝颤栗。

    叶父的心中有了一丝胆怯,泛起的一丝丝后悔情绪,他开始后悔,后悔没有阻止妻子的行为,他害怕会失去什么。然而,此时他,再如何后悔和害怕,都已经无法弥补叶倾芩心中裂开的痕迹。

    叶倾芩转开视线,不再去注视着他,她转开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残暴,让叶母、叶父心中害怕起来。

    “周子荷,她是我的朋友,你们记住,这个人和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要怎么去做,那也是我的问题,与你们无关,就不劳你们惦记了。至于其他人,更加就不用你们多管闲事了,你们顾及好自己就行,其他人就不是你们干涉的目标。”

    叶倾芩冷冷地目光随意地扫视了一眼,把他们的情绪和表情,净收眼中,勾起一丝冷笑,继续说道:“我既然答应了你们,那么,我就会把你们安全带到京都,至于以后如何,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也请你们不要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更加不要去怪我;因为,那是你们自己选择,与我无关。当然,在没有走之前,你们还有选择的机会。”

    看着叶父恼怒的眼神中升起的难堪神色,叶倾芩心中泛着丝丝冷笑,心中再也没有为他们产生一丝丝的情绪波动。她冷眼旁观着他们的一切,不予理会,继续用尽自己最后一丝耐心,与他们说清楚一切。

    “我的人再如何的不是,那也是我的事情,请你们下次注意点,我不希望有人当着我的面,议论我的朋友是非;我看在你们是第一次,我这次就不与计较,希望你们能够为自己积点口德。”

    叶倾芩的视线转向窗外,没有理会坐在沙发上的父母,冷漠地下起逐客令,幽幽道:“如果两位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要休息了。”

    “叶倾芩,你——”

    叶母的声音刚起,就被叶倾芩转过来的视线噎住,她看着叶倾芩那双冰冷如冰的双眸噙着一抹杀意看着她,心中恐惧了起来,她感到了害怕与恐惧,手下意识的拉住叶父的胳膊。

    叶父也看见了叶倾芩的目光,心中无比的震惊,眼中闪过一丝幽暗的目光,心中不知在盘算着什么,他并没有去安慰叶母的恐惧,目光一直看着叶倾芩,叶倾芩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没有讲话,等着他最终想要的目的。

    “倾芩,不可否认,叶果也算是我们带到大,我也不是要挟你,我只是希望你看在我们是父女的份上,到了京都,请墨少为我们安排一处住处就可以了。”

    叶父最终还是把他过来的目的讲了出来,目光他坦诚地直视着叶倾芩,看着他的目光使得叶倾芩心中五味参杂,无法形容此时内心的心情,叶倾芩觉得她以前的自作多情,在此时看起来是如此的可笑与可悲。

    她从来没有想过,进入京都后放任他们不管,也从来没有说不给他们准备京都的住处,他们是她的父母,她怎么可能不管。

    她明白如今的末世想要活下去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怎么会丢下他们,更何况是在京都那样复杂的地方,丢下他们更是不可能,叶倾芩没有想到,他们的心中一直都如此的看待她。

    那天,她只是把一切情况与叶家人讲清楚,希望他们能够明白了再做决定,可是,对于他们那些人来说,她的话就是阻碍了他们的前程似锦。

    对于叶家人,她或许可以放任不管,对于叶父叶母,她从来没有想过丢下他们,如果真想丢下他们,她也不会出现这个基地了,可是他们始终都看不见,也不会用心去看她的付出,叶倾芩心中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叶倾芩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复杂来形容了,她已经找不到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她的心情,也只能无力地叹息来缓和自己复杂的心情。她再次深深地看了叶父一眼,幽幽地转开视线,再次把目光落在窗外,良久,她的声音显得无力,幽幽地话语传入到叶父的耳中。

    “我会和他说的。”

    叶父注视了一眼叶倾芩,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转开视线,默默地拉着还在恐惧中的叶母,走出了房间,留下叶倾芩一个人坐在房间的床上,目光看着窗外,一动不动地坐着,就好像一个木偶似的。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叶倾芩始终维持这样的动作,又过了几分钟,她幽幽地转开视线,慢慢地站了起来,此时叶倾芩的眼神变得冰冷冷漠,没有一丝的感情存在,就连周身的气息都充满着寒意。

    她抬起自己细嫩白皙的手抚摸着脸颊上的红肿,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冷笑,脸上的表情冰冷无波,传出的声音让人听了就如同陷入深潭中,感受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抖。

    “真狠心!下手真重!”话落,慢幽幽地向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叶倾芩站在镜子前,注视着镜子中自己白皙脸颊上的红肿的痕迹,五指红印的样子让她嘴角的冷笑更深,眼神中闪过一丝残暴,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涟漪,她轻轻地笑了,笑容中却感受不到一丝情绪的波动,感受到不到一丝的温度,这丝笑意让人感觉到灵魂在颤栗。

    “想要出来嘛,就自己出来,别动不动就去依靠他!来回次数多了,就再也永远出不来了。”

    话音刚落,眼中的那一丝涟漪消散,让叶倾芩的笑意更深,这抹笑意却更加让人感觉到颤栗的感觉,好像要把灵魂吞噬一般恐惧。

    “呵呵!胆小鬼!那就继续呆着吧!永远就呆在那里吧!不如由我来吧!”

    叶倾芩继续轻柔地抚摸着脸上的红肿痕迹,脸上依然是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当然,如果那个没有笑意的笑容算是一个表情的话。

    “你说,我要变成那样,他会不会就认不出了。”

    叶倾芩冰冷的声音,再次在浴室中传出,她此时不知是在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别人听,依然没有觉得她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怪异。

    这话音刚落,那抹涟漪再次出现在叶倾芩的眼中,而且是越来越多,就好像是想冲破这份桎梏,崭露出来。这样的现象使得叶倾芩那抹没有任何笑意的笑容,多了一丝温度。

    “呵呵,看来还是他的魅力大,就连自己都没有他来的容易吸引你,这样不是很好,努力争取,还没有出现就开始自己害怕,这样,将永远只能失败对待,别想太多,休息下,时间到了,就可以出来。”

    叶倾芩眼中的那抹涟漪,丝毫没有因为这宽慰的话语停止,反而,那抹涟漪变得更加剧烈起来,这让叶倾那冷冰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少许的诧异。叶倾芩抬起头看向镜子,看到镜子中她,那双美丽的双眸中那丝诧异,有些呆愣着。

    看着镜中那抹涟漪的晃动越来越剧烈,叶倾芩眼神变得冰冷起来,眼中出现了两抹情绪在争斗,让那双眼睛看起来有些诡异和妖邪,使得叶倾芩整个人看起来充满着邪媚的感觉。

    良久,叶倾芩的眼中溢满着冰冷的冷意,看着镜中的她自己,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邪笑,放下抚摸着脸颊的手,慢慢地走出了浴室,向着卧室的门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