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周子荷的女儿(二更)
    37小说 .37xs.

    楼下的人都心惊胆战的呆坐着,不敢有一些的动作,自从墨宸帝从楼上下来后,就散发着一身冷气地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言不发。

    除了命令叶父、叶母上楼外,就再也没有讲过一句话,这让在客厅中的云翼他们一头雾水,心中不断地猜测着,主上与主母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股压抑恐惧的气氛,让云翼他们一阵苦笑,这好日子才几天的时间,现在就开始出现这暴风雨前的宁静事情。

    周子荷有些担心地看向楼上的方向,她感觉到叶倾芩和墨宸帝之间,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以墨宸帝对叶倾芩的占有欲,不可能放任好友她一个人呆在楼上,眼中的那抹担忧久久地在眼中无法散去,此时,就连叶果都感受到帅叔叔心情的不同以往。

    一时间,客厅中的大家都变得沉默不语,没有一丝的声音,只能听见彼此之间,那细微的呼吸声。

    良久,这里的压抑气氛被打破,大门被敲动的声音传入客厅中,云翼瞬间站了起来,向着客厅外走去。这里的气氛,压得他不敢喘气,还是出去透透空气为好,不然,他怕他自己都会忘记呼吸这回事,云翼在心中呓语着。

    大家一阵无语地看着云翼的动作,差点被他的动作给气笑了,气氛稍稍有点缓和,很快在大家的等待着,云翼带来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人。

    周子荷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儿刘晓洁,眼中闪过一丝幽光,脸上的神色微变地看着她,没有开口讲话的打算。

    此时的周子荷,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个女儿,女儿的残忍一直都是她心中的痛,想到女儿曾经的行为,她有说不出的悲哀和伤痛,叶果感受到周子荷的伤心,悄悄地握紧她的大手。

    周子荷瞥视了一眼叶果关心的目光,眼中闪过一丝欣慰,再次把视线转向女儿,见到她眼中的嫉妒,内心充满着可悲,她怎么会有如此这般贪婪的女儿,到底是她教育的问题,还是她的本性如此。

    此时的周子荷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她复杂难堪的心情了。大家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一时间也无从开口,只能选择沉默。

    周子荷看了一眼周围大家关心和担心的目光,心中悲凉的感觉有了一丝暖意,她站了起来,对着刘晓洁,道。

    “有事出来说?”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可以在这里?”刘晓洁娇蛮的声音中充满着愤怒,她那双嫉妒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母亲周子荷,眼中慢慢地升起了一丝厌恶,看的周子荷心中一阵疼痛。

    “你凭什么赶我走,再说,这里又不是你的地盘,你都被爸爸赶走了,哪里还会有人要你,这里谁敢要你,被那么多男人上过。”

    “刘——晓——洁”

    周子荷难以置信地看着刘晓洁,不敢相信这句话是出自她的口中,这还是她的女儿嘛,简直就是拿她当仇人一样对待。云翼他们皱起了眉头,看向刘晓洁,对于她话中的意思感到一阵不悦。

    周子荷不管怎么样,那也是她的母亲,她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她自己的母亲,而且还是如此嫌弃自己的母亲,有句话说的好,儿不嫌母丑,她这样不仅嫌弃还一副厌恶的样子,让在场的人见了都对这个刘晓洁升起了一丝厌恶,却始终没有讲话,静静地看着。

    “我又没有说错,妈妈都这样说了,而且爸爸也承认了。”

    刘晓洁的嘀咕声,让周子荷心中升起了一丝悲哀和痛心,她的女儿认小三做母亲,对她的亲身母亲却充满着厌恶和残忍,这样的情景让周子荷觉得,她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嫁给刘智,还生下这个无情无义的女儿。

    她深吸一口气,冷冷地看着刘晓洁,目光中充满着冷淡和疏离,冷漠地再次问道。

    “你到底出不出来?”

    “我为什么要——”

    “滚!”

    刘晓洁的蛮横被墨宸帝冷冷地声音打断,他冷厉地对着她们的方向冷喝道,声音既残忍又无情,让刘晓洁下意识一颤。

    她胆怯地看向声音的方向,发现了长相绝美的墨宸帝,眼中出现了一丝爱慕,看得云翼他嘴角一阵抽搐,这孩子才多大的年龄,就开始学大人一样爱慕帅哥了,想到这一切,云翼不知道该感慨主上的魅力大,还是说这个孩子太早熟了。

    云翼突然间觉得,他们的小公主还是属于幼稚阶段,和这位一比,简直没得可比度,这位都知道为自己找好对象,她倒好,有现成的给她,却不知道对方的心思,整天一副懵懂不知的样子,让他们这些看了都为她着急,看看这个,哎,没得比!云翼再次在心中叹息。

    也幸好周子荷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不然也非郁闷死了。也亏云翼他能想的出,这样的荣耀有谁想要,这还是和自己切身相关的孩子身上,不让她感到苦闷就不错了,还想要这该死的荣耀。

    云翼的目光让周子荷有一瞬间感觉到怪异,她把目光转向他,见到他的眼神有些闪躲,挑起了眉头;见他已经转开视线,也不再去追究其中缘由,此时也没有时间让她追究,刘晓洁的话让她恨不得把对方回炉重造!

    “好帅,你做我的男人吧!”

    听见这句话,客厅一片寂静无声,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大家都屏住呼吸,一脸惊愕地看着刘晓洁,心中泛起了一缕复杂的情绪。

    这孩子太厉害!太勇敢了!就连主上她都敢撩拨,这样的勇气让云翼在心中,给她一个大大的大拇指。

    此时,周子荷的心里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怎么会生出如此大逆不道的孩子,而且还学会找男人,她才多大,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竟然能有这样的想法,周子荷心中一突。

    她想到了吴小楼,心中有些明白这孩子今天的行为了,这吴小楼还真的是身于立教,她的一言一行都已经是她女儿学习的榜样了。周子荷心中已经不能用复杂来形容了,她的心中升起了浓浓的无力感,她已经没有力气去追究这一切。

    说到吴小楼,周子荷知道好友芩芩最后还是放了她,不仅是吴小楼她一个人,就连其他的人也被放走了;对于好友的作为,她没有一丝的不满,然而,让她感到好奇的是,为何云翼在他们离开后,会用一抹同情的目光看待他们。

    想起那天她看到的情景,她的心中就一阵颤栗,虽然那天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就从当时现场的情况就能想象出,那情景一定很激烈。

    后来吴小楼的具体情况,周子荷也不太清楚,如果不是今天女儿的到来,她都快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她没有料想到,这个吴小楼还如此不安分,现在竟然连她的女儿刘晓洁都开始利用,她的心中还是为刘晓洁心中担忧。

    女儿再如何不是,周子荷她也不希望对方出事,不求女儿刘晓洁对她有多孝心,只求她自己能够平安一生,也算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对她尽最后的责任吧!以后的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呢。

    “吴小楼,她现在还在你父亲那里。”

    周子荷的话让刘晓洁转过头,眼神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语气中充满着嫌弃和厌恶。

    “你这不是废话,妈妈不住在爸爸那里,她能住在哪里!”

    听见这句嫌弃却理所当然的话,让周子荷的心中充满着气愤,她冷冷地看着刘晓洁,声音中带着淡淡的痛苦,道:“我是你什么人呢?”

    周子荷伤心的询问话语,使得刘晓洁的眼神有些闪躲,她看了一眼周子荷,转开视线,淡淡的说道:“说这些干嘛?”

    “呵呵!”

    周子荷那苦涩的笑声,让大家听了一阵心酸,心中无不在感触,被亲生女儿如此的嫌弃已经很伤心的事情,如今知道她的女儿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她的母亲,却认一个小三为母亲,能有这样的事情更能伤人心嘛!

    大家都有些担心地看着周子荷,此时的周子荷,已经无力去在意别人眼中的担忧,她的心中痛意让她无法呼吸,她觉得自己就如同死了一般,让她心痛的开始麻木。

    良久,深吸一口气,周子荷眼中的伤痛不再有,她淡淡的看着刘晓洁,淡言,道:“你过来有什么事情?”

    刘晓洁的眼神一闪,目光瞥视了眼墨宸帝的方向,悄悄地转开视线,看向刘勇的方向,道:“我想请大伯放了爸爸,让我们离开基地!”

    “你要离开这里?”周子荷惊讶地看着刘晓洁,对她说出的信息很是震惊!

    刘晓洁已经不想再去理会大惊小怪的周子荷,她的目光定定地看向刘勇,娇蛮的声音中带着理所当然的味道,道。

    “大伯,父亲也是你的兄弟,如今刘家已经散了,父亲已经决定不再和你争斗了,为何你还是不放过他了,父亲说了,只要你放过他,他就会带着我和妈妈一起离开这个基地,不会再和你们见面。你为何就不能饶过父亲了,他只是一时生气才会做出如此的事情,他已经知道错了,你就给他一次机会啦。”

    听着刘晓洁如此蛮横的态度,使得周子荷对女儿的最后一丝耐心也彻底的消失了,她不禁问道自己,她生的女儿怎么会是这样,到底是她做母亲的问题,还是这个孩子本身人品问题;无尽无论是哪一种,她已经是无力去改变了。

    这个孩子在末世后,认识了吴小楼后就开始变得不一样,见到吴小楼就如见到亲妈一样,对她这个亲妈都没有对吴小楼亲,想想这些,周子荷心中就是一阵讥笑,她的孩子不亲近她,却对小三如此的亲近,想到这一切,周子荷觉得她的人生就是一种可笑。

    周子荷的思绪被刘勇的冷笑打断,刘勇那毫不留情的话嘲讽着刘晓洁,丝毫没有对方是个孩子就有所保留,“刘晓洁,你已经十五六岁了吧。”

    “十三!”刘晓洁不满地纠正道。

    刘勇怀疑地看了上下看了刘晓洁,看得周子荷很是无奈,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刘晓洁从小身高就是高,从外表很难看出她是十三岁的孩子;如今,在吴小楼身边学了吴小楼一身的习气,搞得就如十七八岁的女孩,也难怪刘勇会怀疑。

    刘勇看了下周子荷,见她眼中的肯定,轻咳一声,道:“抱歉,没有看出啦。”

    他瞥了一眼下叶果,发现叶果的身高要比同年的孩子稍微有点矮了点,刘勇的目光让叶果不满地嘟着嘴。

    “刘叔叔,不要看我,我才六岁,身高不算矮了。”

    叶果的话让刘勇呆愣,想到叶果平时的成熟,和刘晓洁之间的年龄差距,他还是无法去相信,她看着周子荷,嘴里不可思议地喃喃道:“她六岁?”

    周子荷翻着白眼,无奈地叹息,她就知道,每一次大家知道叶果和她女儿的差距,都是一副难以置信,有这样吃惊嘛,她只不过是早婚早育而已,有必要吃惊呀!

    “别像个白痴一样,我就是早孕而已,没办法,没禁住忽悠,就有了,也算是吃一垫长一智吧!”周子荷自我解嘲道。

    她的话让刘勇瞬间噎住,嘴角微微抽搐,无言地转头,不去回应周子荷的话,看向刘晓洁,淡淡地说。

    “这是你父亲的意思,让你过来讲的?”

    基地里面对刘智的问题,讨论的结果都是层次不齐,最终还是把问题交给了刘勇的来处理,也是在这两天的时间,刘勇接到了基地长传来的消息,想到这件事情,刘勇心中一阵冷笑。

    这些人的如意算盘打得还真是啪啪响,怕得罪了何家人,现在就把这件事情全权交给他来处理,这是想让他一个人把责任全部承担了,不得不说,这些人的如意算盘还真的是会打呀。

    想到那些自私自利的人,刘勇的心中就升起了一丝嘲讽,这刘智也真敢让刘晓洁过来求情,这是看准了他不会下手,还是认为他这个前妻会看在女儿的份上帮助他。

    瞥视了一眼周子荷,见她冷漠地看着她的女儿,心中有了一丝同情,和刘智那样的人成为夫妻,恐怕也是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吧。

    不得不说,这个刘勇真相了,对于周子荷来说,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认识了刘智,和这个无情的男人成为夫妻。

    刘晓洁听见刘勇的询问,心中一阵慌乱,眼神有些心虚地闪烁不定,嘴中野蛮地吼道:“胡说,是我自己要过来的,我是他的女儿,关心一下自己的父亲,有何不对。”

    “那怎么不见你,关心一下你自己的母亲呀?”叶果不满地嘀咕着,叶果现在心里非常的气愤,子荷姨来这里这么久了,也没有见她来关心一下她,虽说他们不会虐待子荷姨,但是作为女儿的她,难道不该关心一下自己的母亲嘛,这让叶果对刘晓洁非常的不满。

    “野种,要你管!你和你那个妈妈一样犯贱!”

    刘晓洁愤怒地看着叶果吼道,从她知道叶果开始后,她就非常的讨厌叶果这个人;周子荷那时候,每一次拿她和这个叶果比较的时候,她的心里就讨厌叶果一分,现在看见叶果如此说她,心里的不满与愤怒让她吼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刘晓洁吼出的话让大家都震撼住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话会出自这样大的孩子口中,成年人说出这样的话还不会让他们吃惊,最多让他们感觉生气与愤怒。

    可是,刘晓洁的话语,不仅让他们感到生气与愤怒,还有一丝难以置信的震惊。

    这个孩子才多大的年龄,心思就是如此的恶毒,这到底是孩子的问题,还是亲人的教导问题,大家的心情瞬间变得很复杂,看向周子荷的目光都充满着复杂的神色。

    这时,周子荷的心情更是难以形容,她的心情已经不能复杂来表达此时的感受了,她的女儿对着好友的孩子,那个对她真心实意的孩子骂出如此恶毒的话,让周子荷恨不得从来没有生过这个孩子。

    她担心地看向叶果,见她小脸上溢满着错愕和难以置信的神情,周子荷心中对她升起了愧疚和心疼,她的女儿伤害了,这个一直给她温暖和关心的孩子,第一次对自己的女儿产生一种痛恨的情绪。

    她这是造了孽,她的前夫伤害别人,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如今这个女儿也把伤害别人,当成了理所当然的态度,让周子荷这一刻感觉心好累,她觉得她这辈子做人真的好失败呀。

    周子荷内心的思绪转瞬即逝,她深深地吸口气,想要教训下刘晓洁,见墨宸帝站了起来,转瞬间来到刘晓洁的身边,掐住她的脖子,毫不留情的提了起来,完全不在意她只是一个孩子,冷冷地声音中充满着杀气,让大家心惊胆战看着这一幕。

    “找死!”

    周子荷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开口求情,她把视线转开,视线注意到叶父叶母他们正站在楼梯口的位置,一脸厌恶和愤怒地看着她,也不清楚在那里站了有多久。

    周子荷心中思绪万千,眼中闪过一丝幽光,淡淡地抬起头看了一眼楼上,没有见到好友的出现,心中扬起一丝疑惑。

    刘晓洁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入她的耳际,使得她转开视线,见到了墨宸帝残忍的一面,她这时候才深刻的感受到,这个男人如果不是因为好友的存在,恐怕任何人在他的眼中都是不存在的。

    见刘晓洁已经泛着白眼,一副快要断气的样子,周子荷心中深深地叹了口气,已经做好了被墨宸帝赶出的可能,准备给向他求情放过刘晓洁一回,也是她最后一次为对方做的事情。

    “你——”

    “呦呦,这么热闹呀,怎么?还打上了。”

    叶倾芩那声调笑的话语,让在场的气氛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家的目光都看向声音发源处,见到了叶倾芩站在三楼的楼梯口。

    她一脸面无表情的神色,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邪笑,身子斜靠在楼梯的把子上,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既邪魅又冷酷的感觉,使得大家瞬间有些呆愣,转瞬间回神,见到她脸颊上的红肿时,下意识看向墨宸帝的方向,见他全身散发着一股冷厉的气息。

    墨宸帝听见叶倾芩的调笑,身子蓦地一僵,瞬间放松,速度快得让人感觉眼前一花,就好像刚才是种错觉。

    他放开手中的刘晓洁,转过身子看向叶倾芩的方向,当见她如此邪魅的叶倾芩时候,他蹙紧了眉头,那双墨眸显得深邃幽暗,周身的气息变得冷厉起来,定定地看着三楼的叶倾芩,楼上的叶倾芩看着墨宸帝的表情,那张面无表情的神情有了丝丝的变化。

    大家奇怪的看着主上和主母之间的气氛,总感觉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些怪异,主上看见主母脸上的红肿不是应该生气和担心嘛,为何他们是感受到生气了,可是那股莫名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现在怎么站在这里看着,却没有去往主母的身边,看着他们的情况,让大家一阵莫名其妙的感觉。

    周子荷更加担心地看着他们,她刚才就感受到,墨宸帝和好友芩芩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墨宸帝不会全身散发着冷气的在楼下等着,没有上楼。

    以她对墨宸帝的了解,她不认为墨宸帝还能如此平静地呆在楼下,还有最重要的是,刚才墨宸帝下楼后,她就感受到他情绪不同。

    如今,看着他们之间的气氛,周子荷更加地确定了她的猜测,此时的周子荷整颗心都放在了好友的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在意女儿的一切,更加也没有注意到,当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叶倾芩身上时候,对方眼中闪过的一丝不属于她年龄的妒嫉憎恶,还有丝丝的独占欲。

    刘晓洁眼中出现的情绪神情,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然而,她的神情还是被三楼的叶倾芩注意到了,只见叶倾芩嘴角的那抹邪笑,变得更加地邪魅而又危险,让看着她的众人不由地打颤,有些害怕地转开直视她的目光。

    看着她变化的墨宸帝,眉头皱得更紧,却始终没有讲一句话,叶倾芩淡然一笑,淡然地走下楼梯,在经过一楼的楼梯口,叶父他们身边的时候,停顿了下,可最终还是什么话也没有说,继续向着客厅的方向走去。

    她的变化让一直注视着她的墨宸帝注意到了,只见他那双深邃幽暗的墨眸闪过一丝危险,淡淡地看着向他走来的叶倾芩。

    叶倾芩淡然地坐在单人沙发上,轻笑地看着站着的大家,淡淡的语气中,总能让在场的人感受到一缕邪气的存在。

    “怎么?都喜欢站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