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墨宸帝与魂魄(一更)
    37小说 .37xs.

    叶倾芩这句话呢语中带着的邪气味道,让众人有些不习惯,众人的目光,转向墨宸帝的方向,见他一直盯着叶倾芩看着,丝毫没有讲话的意思,让众人心中一阵纳闷。

    叶倾芩看着众人的目光,心中一阵轻笑,面上却丝毫没有一丝变化,她挑眉地看着墨宸帝,淡淡的声音中带着浅浅地娇媚,道。

    “亲爱的墨大少爷,你再不发话,大家可都不敢有所动作呀,你这个做主子的可就不地道了。”

    “我怎么见你,没有一丝的不敢。”墨宸帝嘲讽地看着她,脸上扬起一丝冷意的神色,让叶倾芩见了,心中一阵无奈。

    “别!千万不要冲我!我也不想呀!”叶倾芩站了起来,坐在沙发的边上,轻轻地拍了一下沙发后垫,道。

    “别站着,很累的,坐下说,有事情就好好说嘛,别动不动就动手,这样不好,这样会让人害怕的。”

    “是吗?”

    墨宸帝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语有所行动,依然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看得叶倾芩一阵轻笑出声。

    她脸上带着妖娆的笑容,让墨宸帝的眼神中泛起一丝危险的微光,使得叶倾芩的笑容更深,更显的妩媚妖娆。

    众人看着这对诡异的一对,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觉,他们怎么感觉,主上和主母之间的对话,有些诡异和不正常呀。

    云翼感觉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来的都要强烈,当主母出现在客厅的时候,云翼就感觉到眼前的主母,给他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感觉和上次的那位很像,却又多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此时让他的脑海中一片混乱,他感觉都快被主母的现象给逼疯了。

    现在,想起那时候的情景,他的心中还有一股胆颤心惊的感觉,这位大人,怎么突然间又出现了,可是又不对,那位主母给人的感觉很冰冷,没有一丝人类的气息。

    可是这位,却感觉很复杂的气息,难道是他猜错了,云翼此时的心中有些犹豫,一时间也不是很肯定他自己的想法。

    周子荷有些奇怪的看着好友,感觉现在出现的好友,让她有股不舒服的感觉,好像这个人就不是她一直认识的那个人,心中充满着怀疑,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和对眼前陌生叶倾芩的怀疑。

    周子荷的反应,叶倾芩注意到了,她心中感到一丝欣慰,这时她的内心有了很深的涟漪在翻滚,叶倾芩在心中淡淡地一笑。

    是该感到幸福和欣慰了,无论怎么样,这个朋友始终是第一个,不,应该说,是第二个知道的人,唉!该把握拥有的幸福了,该学会抓住这份幸福,抓住该抓住的东西,叶倾芩此时不知道是说给她自己听,还是说给她心中的那股剧烈的涟漪波动听。

    她的目光直视墨宸帝的冷眸,心中微微地叹息,呵呵,没想到冷酷的她,也学会了叹息,看来那个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就算被压制于心海,始终留下一股气息影响着此时的她,让此时的叶倾芩都开始有些另眼相看了心海中的她。

    或许心中始终对这个男人,有着一份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执着吧,此时的叶倾芩魂魄也不太懂,感情对于一直生活在灵魂海中的她来说,一直都是陌生的。其实就算她从心海出来,她也是产生不了感情,她只是一个维持这股破损灵魂存在的器具吧,最终还是会消散吧,这或许也是此时在心海的她,最为害怕的原因吧,也不愿讲出来的原因,或许心海中她,怕自己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吧。

    此时的叶倾芩心中有些明白在心海的她的感受了,算了,这一切,也不是她该考虑的问题,一切还是等心海中的她,自己出来后解决吧。

    叶倾芩甩去脑海中的想法,眼神恢复清明,依然回望着墨宸帝,见他没有丝毫的动作,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目光,淡淡地声音再次响起,清凉而又冷漠,道。

    “应该会很伤心吧,这是被嫌弃了,唉!”

    这句话让墨宸帝的眉头皱的更紧,眼中的冷意更深,却没有在站立不动,他走向叶倾芩的方向,在她的目光注视下,坐了下来,引来叶倾芩一阵轻笑出声。

    “其实,我也是一部分!”

    看着离自己身体有一段距离的墨宸帝,叶倾芩倾身附耳在墨宸帝的耳边,清凉的话语中叙述着这事实的存在。

    “你只是一个情绪,一个心智,最终会合并。”墨宸帝冷冷地声音低吟着,告诉她这个事实。

    “对,就是因为被分出,才会让她心中总是多了一丝不忍和犹豫,你说当初要分裂其他的情绪,会不会就会让她变得冷酷一点。”

    “不需要,这样就够!”

    “谁说的,她的灵魂还没有完全恢复,她还有很多魂魄没有出现,现在的她只是你的血脉在支撑,当然如果我也算是一个的话。”

    墨宸帝冷冷地看着,这股叶倾芩的魂魄之一的叶倾芩,眼中闪过一丝恼怒,知道对方说的很对,却也对自己拿她没有办法而恼怒,她就算是其中一个魂魄,也是不能消失的一个,墨宸帝当然不会拿她怎么办,也只能除了恼怒,也没有办法用其他情绪来表达。

    “坐好!”墨宸帝冷冷地命令。

    “恼羞成怒!你就把我当成她,反正以后我这个魂魄,合并后还是一样的,你就不能对我好点呀。”

    “闭嘴!”

    “你这样会让她伤心的,你这样对待我,会让她觉得你不是爱她的,其实,我很好奇,你爱的是琥珀仙尊,还是爱现在的这个?”

    此时的叶倾芩这句话刚问出,就感受到内心巨大的颤动,让她下意识捂住心脏的位置,心中有些明白,在心海的那个人的想法了,她在害怕,害怕这个男人因为琥珀爱她,失去了琥珀的依靠,她怕将失去所要的一切。

    傻吗?

    叶倾芩在此刻扪心自问,可是她给不了答案,这个一直带着所有魂魄存在的血脉,她承担了一切,承受了所有的经历,她害怕和痛苦是很正常的,就连此刻自己这个情绪都为她感到心疼。

    她是墨宸帝生为混沌至尊时候,创造的血脉,后面慢慢地拥有了她们这些情绪,却始终独自一人面对这一切,她们只是她一面的情绪魂魄,感受不到那些全部的一切,所以,对于她的感受不是很了解,却可以体会到她的痛苦。

    原来她想要的,害怕的答案是这个问题。

    想到这一切,生为叶倾芩情绪魂魄的她,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墨宸帝,想从他的眼神看出他的想法。

    叶倾芩情绪魂魄的问题,让墨宸帝有片刻之间的诧异,他没有想过她会问出这样的想法,像是想到什么,墨宸帝回视着她的目光,眼中带着淡淡的了然,低沉地问道。

    “她想知道的?”

    “那你的回答呢?”

    “我要的一直都是她,无论是琥珀还是叶倾芩,都只是她!”墨宸帝的目光定定地看着叶倾芩,像是透过她,告诉那个躲避的人。

    “那,如果,琥珀和叶倾芩的魂魄分为两个人呢?”

    “不可能!”墨宸帝否认她这个想法。

    “谁说不可能,别忘记了,她的很多情绪魂魄根本就不在。”

    “血脉只有一个,是我亲手创造,也只有我可以感受到,她一直都是。”墨宸帝告诉了这件事情的真相。

    墨宸帝告知的消息,让此时叶倾芩的情绪魂魄,眼神一闪,继续呢语询问着,“你的意思,那些情绪可以消失,消散,就只有血脉不能有事,是吗?这么说,我也是可有可无。”

    “你不一样。”墨宸帝冷冷地低语,却始终没有说明她哪里不一样。

    “那如果就是出现两个呢?”叶倾芩依然坚持问这个问题,她的问题让墨宸帝眉头皱得更紧,眼神变得更加深邃幽暗。

    “这就是她一直在纠结,也是她一直的怀疑的问题,是吗?”墨宸帝冷冷地话语传入叶倾芩的情绪魂魄耳边。

    “也可以这么说,毕竟你的确因为这样寻找她,又对她如此宠溺,你感情对她来的太炙烈了,你不要忘记她生活的环境,她的破损的魂魄,我们这些情绪可以修复她,同样也会影响到她,所有的魂魄,都积聚在她的血脉上,你觉的她能承受的住。”

    这番话让墨宸帝沉默,这并没有影响到叶倾芩此时魂魄的低声叙说,“你的感情让她害怕,害怕得到了,再失去,她一直很胆怯,感情的胆怯,那些人给了她伤害,她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是没有人爱的,渴望的那一切也成为了奢望……”

    叶倾芩的叙述停顿下,微微地靠在墨宸帝的肩上,感受到对方一瞬间的僵直,轻轻地笑了,眼神扫视了大厅中的每一个人,把他们的情绪神情,都收入眼中,微微地笑了,没有去在意他们眼中的担心与疑惑,继续低声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声音叙述着。

    “与其说她害怕你的感情,倒不如说是,对自己没有自信,不认为她会得到这一切的幸福,她的苦,她的痛,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承担着,你该明白,你是宠溺着她,却并并不能让她内心的不安全感消失,在她还没有接受传承的时候,她只是疑惑,你对她的好,并不怀疑着,然而——呵呵!”

    叶倾芩的魂魄像是想到了什么,话语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依然不理会墨宸帝越来越寒冷的气息,道:“你让她接受了传承,她得到了帮助,却同时,也让你们之间的不安定因素扩大,本来,她就已经内心不安全了,你这时候把琥珀仙尊的记忆让她继承,你不是加剧她的不安,也难怪她会怀疑,你是因为琥珀才爱她。”

    墨宸帝听见她的话有些哭笑不得,心中充满着无奈,冷冷地声音中带着一丝宠溺,“琥珀也是她。”

    “可是,她不知道,她一直怀疑,如果琥珀是别人,你会不会爱上她,没有了琥珀魂魄,你是不是就不会再爱她……”

    “没有琥珀魂魄,一直都是你们这些情绪魂魄,当初在她的魂魄出现问题的时候,我已经在她的血脉上加了桎梏,就是为了防止她继续做傻事,但是,曾经的魂魄伤害始终存在,她必须修复好,才会让她的灵魂海坚固。”

    “那我们这些情绪魂魄呢?”墨宸帝的话让她有些疑惑。

    “你是从她的血脉中抽离的魂魄,待她灵魂海坚固,你们会合二为一,其他的,”墨宸帝嘴角勾起一丝冷酷的笑意,道:“没有问题的,继续呆着,有问题的消除。”

    “那也是——”

    叶倾芩的情绪魂魄看着他眼中的冷酷无情,停下了她要说的话,心中感到震撼,这个男人始终都是冷酷无情的,无论经历了多少世的转世,他的那颗心都是冰冷至极,就连对待那些情绪魂魄都是如此的残忍,他的心中有的只有他当初用自己血脉创造出的她。

    “她已经经历了千年,已经可以衍生了其他的情绪魂魄,她现在的一切,不是已经拥有了这些情绪魂魄的存在,不然她怎么怀疑我。”

    墨宸帝看着对方的震惊,没有丝毫的在意,依然冷冷地告知这一切,并没有因为对方是叶倾芩的情绪魂魄,而有所改变态度,依然冷漠无情,冰冷至极,使得叶倾芩魂魄一阵无奈。

    “看来经历了这些世间的因果关系,让她都变得和这些人一样,有了这些不安定因素的存在了,后悔当初的做法吗?”

    叶倾芩淡淡地看着对方的俊美脸颊,一时没有忍住,摸向墨宸帝的脸颊,使得对方的冷酷气息更深,看得叶倾芩魂魄一阵轻笑。

    “别这样,就当我一直作为器具的补偿吧,反正以后,我们合并了她摸和我摸没有什么察觉,我只是让她冷酷一面,变得更加更加残酷无情而已,还是一样的。”

    看着他并没有甩开自己的双手,叶倾芩的魂魄淡淡地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道:“你当初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了?”

    “这不用你管!”墨宸帝的声音冷冷地警告着对方。

    “真是的,你什么都不说,这样很容易造成误会的,如果你把这一切都说了,她也不会烦恼,可惜你现在说了,她也听不见。”

    “她现在——”墨宸帝看着收回摸着他脸颊的叶倾芩魂魄,淡淡地问道。

    “沉睡!我也不知道多久,”看着露出怀疑目光的墨宸帝,叶倾芩魂魄没有一丝的不悦,淡淡地呢语道。

    “你该知道,我也根本占据不了她的魂魄,不仅因为你的桎梏,还有,她真的很爱你,非常的爱你,虽然,我这个不太清楚爱人什么感觉,不过,我虽然感觉不出那种情绪,但是可以感受到,她很在意你,只要我有一点想要占有你的想法,我都能感觉到她的疯狂,不过——”

    叶倾芩的魂魄那双冰眸中带着疑惑,看着墨宸帝,语气中充满着疑惑不解,“她好像不知道什么是感情,只知道在意你,却不知道你为何如此爱她,这样很奇怪。明明你,却不知,你那样对她就是爱她。”

    “她没有情魄。”

    “呃!?”叶倾芩的魂魄淡淡地话语中带着一丝不可思议,她声音略微提高,道:“她经历这么多世,怎么可能?”看着对方的冷意,想到了这个男人的霸道。

    “就算没有别人,你难道就没有找到过。”

    “没有!”墨宸帝冷冷地声音否认她。

    “你——”叶倾芩的魂魄定定地看着他,半天憋出一句话,“牛逼!”

    她的打趣,话中的幸灾乐祸使得墨宸帝微眯着眼睛,冷冷地看着她,只可惜对方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有些有恃无恐的,直接选择视若无睹对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