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一夜无眠(一更)
    37小说 .37xs.

    叶倾芩的魂魄一脸冷酷地看着刘晓洁,让她胆怯地倒退了一步。她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向着刘晓洁走去,那脚步就如同打在对方的心脏上,跳动不已,让对方的内心无不在颤抖不安。

    叶倾芩的魂魄在距离对方,只有一步的距离停了下来,冷冷地看着她,眼神中充满着冷酷无情的杀气,使得刘晓洁见了连连倒退,叶倾芩的魂魄见了嘴角微微勾起,眼神冰冷中含着冷酷。

    “吴小楼让你过来?”

    “我,不是。”刘晓洁不安地左右张望,就是不看叶倾芩魂魄的那双寒冷的双眸,小声地嚼着。

    “只给你一次机会,她让你过来干嘛?”

    “我——”刘晓洁的眼神偷偷地瞥了一眼墨宸帝,希望对方可以为她说句话,却见对方对她完全是视若无睹,让她的心中非常的不满。

    “看那个男人也没有用,他不会看上你,你太小不够他用。”

    叶倾芩魂魄的话,说的是毫不留情且露骨,让云翼他们听了嘴角抽搐不停,觉得这个主母,就是来刺激他们的心脏,完全就是一副是无忌怠的样子,她难道就不能考虑一下他们的存在呀。

    “叶倾芩!”

    “知道了啦!”叶倾芩魂魄一阵敷衍道,任谁都能听出,她声音中的敷衍态度。

    “你还不够格。”说出来的话,完全一副冷酷无情的样子,没有丝毫考虑对方是孩子,全然一副不把对方看在眼中。

    “你到底说不说吧,你要知道,此刻我有耐心听你讲,完全是因为荷花的缘故,你还不够资格,机会只有一次。”

    听见叶倾芩魂魄无情的话语,让刘晓洁心中有些胆怯,害怕起来,忘记了吴小楼来之前的警告,全盘地吐出来。

    “妈妈让我过来,求她帮我找辆车子,然后让大伯放了爸爸,我们跟着明天一批去京都的队伍,去找妈妈的家人。”

    刘晓洁的话让大家有些诧异,转瞬即逝,大家继续听着接下来的事情,没有一丝要插手的准备,继续等着叶倾芩魂魄的处理。

    “你们要去京都?”

    “嗯!妈妈的家人在京都。”她的语气的炫耀,让叶倾芩魂魄眼中闪过一丝幽光,嘴角的冷意变深。

    “你凭什么让人家刘大公子放过刘智,别忘记了你的父亲可是个杀人凶手。”

    “爸爸不是故意的。”

    叶倾芩魂魄没有在讲话,定定地看着她,想从刘晓洁一脸得意的神情中看出点什么,她的目光让刘晓洁闪躲,就是不敢直视叶倾芩魂魄的眼睛。

    “你说我杀了你后,然后对外说,我不是故意杀你的,是不小心杀的,你说可以不?”叶倾芩魂魄幽幽地问道。

    “当然不行。”

    “为什么不行?”叶倾芩淡淡地语气中带着一丝疑惑,让大家见了,嘴角狠狠地抽搐,主母,你这个画风,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呀。

    此时的大家,还没有察觉到,现在的叶倾芩已不是和他们相处一段时间的叶倾芩,她只是叶倾芩其中的一个魂魄而已,他们把叶倾芩现在不同,只当成是与他们主上之间产生了矛盾,对此时叶倾芩的怀疑的,恐怕也只有周子荷一个而已。

    于此同时,周子荷也越来越觉得好友的不同,心中的那股疑惑越来越强,她看着叶倾芩的魂魄,想要从对方身上,看出点什么,周子荷的目光转向墨宸帝,见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注视着现场的叶倾芩魂魄,心中的疑惑并没有消散。

    “他们怎么可以和我相比。”

    刘晓洁理所当然的蛮横话语,让周子荷从疑惑中走出,她淡淡地看了一眼,让她感觉如此陌生的刘晓洁,心中的疼痛已经变得麻木起来,感受不到那股疼痛的感觉,她一脸平静地看着刘晓洁,想看看对方,到底还能做出多少,让她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有有什么资格?”叶倾芩淡淡地问道。

    “我——”突地,刘晓洁停顿了,像是想到什么,转开了话语,“反正我就是比他们有资格。”

    叶倾芩魂魄已经不想再和对方交谈下去,转身离开,向着沙发的方向走去,在抬头的瞬间,她看见了叶母眼中一闪而逝的厌恶与恨意,眼神变得危险起来,她不是那个在心海的蠢女人,没有那么多的情感放在这个老女人身上,对方要惹她,就不要怪她。

    她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和杀意,冷冷地直射着叶母,让对方眼中露出怯意,叶倾芩魂魄满意的收回视线,不想再过多的精力放在叶母身上,她没有注意到,当她收回视线的后,叶父眼中的疑惑。

    云翼他们再迟钝,也能感受到主母的变化,他们一脸慎重的看着叶倾芩魂魄,想从她的身上找到一丝答案,然而对方并不给他们任何寻找的机会。

    叶倾芩魂魄冰冷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中,让他们不由地一颤,“刘晓洁,回去告诉吴小楼,要车没有,如果她想要车自己想办法,反正她的本事也就那样,很多男人都喜欢,不妨让她再试试,看看有没有敢和她一起了,对了——”

    叶倾芩停顿了下,声音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淡淡地话语有些高扬,问道:“你那个爸爸,他还知道,你小三妈妈的事情嘛?”

    “你——”刘晓洁一脸愤怒地看着叶倾芩,心中充满着恨意。

    “你恨我也没有用,那是你小三妈妈的选择。”叶倾芩魂魄无视她的恨意,淡淡地告诉她,声音中带着警告,道。

    “回去告诉吴小楼,不要再妄图伤害我的人,不然别怪我对她不客气,毕竟下次,我就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呢,她还是老实点,别整天想着一些诡计去伤害别人。”

    无视她一眼的恨意,叶倾芩魂魄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继续喃喃道:“她有那个时间想这么多的诡计,回去让她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别总是做一些忘恩负义的事情。”

    “叶!倾!芩!”刘晓洁再也忍无可忍地怒骂道,理智完全不复存在,她满腔的恨意宣泄出来,“叶倾芩,你以为你就是个好东西,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妈妈都告诉我了,你那时候结婚不久,妈妈就看见你和一个男人开房间,还那样不知羞耻的躺在对方怀中,你以为我不知道……”

    她的话让叶倾芩的魂魄一阵纳闷,她怎么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做过这些,呃,好像她也无法知道,不过,以她对这个女人了解,那是永远不可能的事情。

    “你是怎么知道?”叶倾芩魂魄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继续淡淡地问道,完全无视周围大家微变的神色。

    “妈妈说的,妈妈还告诉我,你曾经勾引过爸爸。”

    刘晓洁见她没有否认,满脸的高兴,她看向墨宸帝,眼神告诉他,不要相信这个女人,不要选择这个女人,我可以对你很好。看得叶倾芩的魂魄,心中一阵无语,这孩子就是根缺根弦的,却也惊讶她下面告知的问题。

    刘晓洁的话倒是让周子荷想起,好友叶倾芩曾经对她的警告的话语,让她注意刘智,那时候她不明白,现在有些明白其中的原因了。她没有打断刘晓洁的叙述,想要听听,这个女儿在吴小楼身边到底都学了些什么东西。

    “勾引你爸爸?就他那德行,我又不是脑残,我看上他。”

    “咳咳——”云翼一时不察,被叶倾芩的句话给呛住了。

    “扑哧!”叶果被妈妈的话逗笑了。

    “……”你不是脑残,我是脑残,周子荷听见好友的话,心中自我解嘲道。

    叶倾芩挑眉地看着大家的反应,她说的是事实呀,有必要这样的反应嘛,真是大惊小怪,她的眼中噙着鄙视的目光直射向大家。

    看着叶倾芩的鄙视,大家心中一阵无奈,这能怪他们嘛,他们也是一时不察,你说,你讲话的时候,注意点,给他们个提示,不就不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大家心中呓语着。

    叶倾芩完全无视大家的神情和表现,继续询问着,“我什么时候勾引你那个脑残的父亲呢?还有为何荷花不知道,你那个小三妈妈知道,最主要的,也是最让我纳闷的是,她怎么认识我的呢?又是如何得知我刚结婚不久?你可以告诉我吗?”

    叶倾芩魂魄的话语,让大家的神情多了一丝沉思,眼神中带着一丝探索,目光转向刘晓洁的方向,想从她的身上找到答案。

    刘晓洁像是也感受她讲了太多的信息,闭上了嘴巴,没有回应叶倾芩魂魄的询问,一双眸子中带着一抹心虚,看得叶倾芩眼神魂魄一闪。

    到这里,叶倾芩魂魄也不想再和她有任何交谈,倾斜着身子,靠在沙发的后背,淡淡地看着现场的一切,已经不想在参与他们的事情。

    云翼看见主母的样子,心中只能够有股淡淡的怪异,却又说不出哪里怪异,只能沉默以对。

    刘勇见叶倾芩魂魄已经没有询问的意思,那双冷漠的双眸看向刘晓洁,淡淡地道:“回去告诉你爸爸,让我放过他也可以,但是,他要把从刘家这边得到东西,全部归还回来。”

    “凭什么?我们也是刘家人。”

    “你爸爸没有告诉你,他是何家老二和他妈妈的私生子嘛?”刘勇有些嘲讽地看着,满脸愤怒不平的刘晓洁。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那我怎么办?”刘晓洁一脸呆滞的样子,口中一副难以置信的语气,却始终离不开,关于她自身利益的事情的问题,听得众人心中一着唏嘘,更是让周子荷心中的情绪复杂至极,难以形容此时的心情。

    良久,刘晓洁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走出了别墅区,向着他们的住处走去,心中始终都在思考着,既可以救她的父亲,又可以把那些东西留下来自己使用,一直到了住所,都没有想出一个好方法。

    周子荷看着刘晓洁绝情离去的背影,心中已经无法去形容,她不知道此时该如何的表达她的心情,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良久后,转回视线,见到大家关心的目光,心中扬起了淡淡地暖意。

    “我没事!”

    大家的关心让周子荷心中的那丝悲凉淡去,她看向刘勇,轻轻地询问道:“你为何要放过他?”

    “你想惩罚他?”刘勇答非所问,问起了周子荷问题。

    “他与我无关。”周子荷淡淡地回应着刘勇的问题。

    “那就好,我不想在无意义的斗下去了,我现在只想着和阿梅一起去京都后,好好的生活就好,其他的真心不想过多追究了,就如你曾经说过的,一切都是因果,老头子因为他自己的因,丢去了性命,这是他的果,我又何必在让自己纠缠其中。”

    周子荷定定地看着他良久,脸上扬起淡淡地笑意,轻言道:“你能想通就好,不过,既然他们也要去京都,你们还是注意点。”

    刘勇冷笑一声,脸上扬起一丝嘲讽,道:“那刘智最好老实点,如果在犯到我的手中,就不会如此简单了,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大家见他们的谈话都告一段落,纷纷起身,准备离开客厅,各自忙活着,容希洛她们见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起身向着厨房的方向走去,准备今天的晚饭。

    她们在经过叶母他们的身边时,点下头示意,打声招呼,却被对方无视,容希洛她们也没有去计较叶母的无理态度,淡淡地继续向着厨房走去。

    叶倾芩魂魄冷笑地看着他们的反应,并没有出声讲话,只是那双美丽的双眸冰冷至极,留下客厅的周子荷看见这样的神情,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眼中噙着一抹担心,脸上的神情怖满关心,眼睛一直看着叶倾芩魂魄。

    “有事?”

    叶倾芩魂魄感受到她的目光,转过视线,看向她,挑眉地询问,周子荷看见她的询问,轻声地回应道。

    “没,没事,你哪里有不舒服的嘛?”

    “呵呵,荷花有事就说,不用吞吞吐吐的。”叶倾芩看见她这个样子一阵轻笑出声。

    “真没事!”周子荷否认道。

    “那好吧!”叶倾芩魂魄淡淡地回应,也不去强逼她,转头再次看向叶果,轻轻地说道:“小叶果,今晚,我和你一起休息。”

    叶倾芩魂魄的话刚落,客厅中留下的人,一脸吃惊地看着她,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得叶倾芩魂魄心中一阵无奈,真的很惊讶嘛,不就是和叶果一起休息,有必要嘛。

    “我自己休息很惊讶嘛?”叶倾芩魂魄询问地看着大家。

    “没有。”

    大家见墨宸帝没有任何反应的,一副完全同意叶倾芩魂魄决定的样子,心中一阵纳闷,却没有变现出来,一致摇头否认叶倾芩魂魄的询问。

    墨宸帝默默地看着叶倾芩魂魄的举动,没有任何的回应,对于她提出和叶果一起的想法,下意识想否认,当想到那股魂魄,硬生生地让他停止了对叶倾芩魂魄的回应。

    这种诡异而又压抑的情绪,一直到了吃饭时间,都没有消散,见到这样的情景,大家快速地吃完饭,利索的逃离现场,离开这种让那个他们无比压抑和窒息的气氛。

    ……

    基地中已经有一大片陷入黑暗之中,然而在别墅区这边,却依然灯火明亮,他们每个人在各自的房间中,想着今天的发生的事情,思绪万千,那股困意始终无法到来。

    周子荷躺在床上,想着下午刘晓洁的事情,心中现在还能感受到那股疼痛,那张灵魂撕裂般疼痛,她不明白和这个孩子之间到底为何会如此,以前就算不亲近,也不会如此的仇恨,是她做的不好,还是她和刘晓洁就是无缘做母女呢,周子荷带着这个思绪在心中思索着。

    与此同时的刘勇,也难以入眠,他看着身边熟睡的妻子,心中一阵柔软,当想到下午刘晓洁的要求,心中一阵伤痛,每每想起已经去世的老头子,心中就一阵疼痛。

    突地,感受到妻子的怀抱,低头见妻子搂着他的腰,有些惊讶地问道:“怎么还没有睡呀?”

    “担心你!”

    月梅担心地看着丈夫,自从刘晓洁提了那个问题后,丈夫的心情就一直不好,她作为他最亲密的爱人,很容易就感受到,一直担心着他没有休息。

    “傻瓜!”刘勇搂着妻子,轻声低斥着,“就知道瞎担心,我只是一时间有些感触,不要担心我,休息吧。”搂着妻子相拥而眠。

    墨宸帝那里,他自从晚饭后,就一直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处,久久地,脑海中想得是,那没有在身边的叶倾芩,心中对她充满着想念,虽然彼此之间,只有一个下午的时间没有见面。

    但是,墨宸帝的心中,就是无法停止去想念,那个他爱了生生世世的女人,猜想着她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出现,想念拥着她入睡的感觉。

    而,再和叶果一个房间的叶倾芩,睁着眼睛,在想那个在心海的叶倾芩,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出现,什么时候,她就不会在呆在外面,老实说,对于外面情景她没有一丝的感觉,冰冷的魂魄,早已经让她丢失了所有的感知。

    她今天的下午的情绪波动,也是心海中叶倾芩留下的情绪,所以她很难理解他们这些人的想法,在她的魂魄世界,只有冰冷地对待。

    至于,一直觉得叶倾芩奇怪的云翼,心中始终放不下自己的怀疑,总感觉他好像忘记了什么,或者有什么地方,他还注意到了,却始终没有让她注意到,这样的思绪一直纠缠着他,让他无法入睡。

    叶母叶父的房间,叶母始终无法忘记叶倾芩魂魄,那噙满杀意的目光,心中一阵害怕,却带着深深的恨意,她恨叶倾芩,恨她没有听她的话,没有按照她的要求来,心中对她充满着怨恨。

    叶父,他一直忘记不了,叶倾芩那冰冷而又冷漠的眼神,他总感觉,今天下午的叶倾芩给他的感觉非常的不一样,却始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这份思考一直让他入睡。

    就这样,别墅区的众人,一直难以入睡,这一天成了别墅区的众人的无眠之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