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叶倾芩的危险(一更)
    云魁瞥视了一眼后座,为主上能够找到幸福而高兴,更为主母和主上之间和好如初而高兴,他下意识的看向副驾驶座的容悦汐,眼中一闪而逝的幽光。

    容悦汐见他看向自己,眼中浮上一丝羞涩,那暧昧的气氛在他们之间。

    叶倾芩看着前方座位上的两个人,眼中出现了促狭的神色,淡淡地对墨宸帝呢语道。

    “墨,你说像云魁这样冷冰冰的人谁会要他,不如我给他找个对象如何?你觉得希洛怎么样?她活泼可爱正好适合云魁,你把希洛嫁给他,如何?”

    她挤眉弄眼的暗示着墨宸帝,看得墨宸帝心中一阵柔软。看向叶倾芩眼中的促狭,心中溢满着纵容和宠溺,对于她想做的事情,也乐于配合,他低沉地应道。

    “好!”

    “主上!”

    云魁听了主上的肯定话语,心中充满着焦急,脸上依然面无表情的冰冷,那冷冷地的声音中依然可以听出一丝担心。

    “找你主母。”

    墨宸帝完全不去理会他的声音,更加不会在意他话中的焦急心情,全盘的把事情交给叶倾芩处理,一副纵容的样子,看得云魁嘴角抽搐,心里十分焦急。

    “主母,我…。”

    叶倾芩幽幽地打断他的话,轻声询问着:“难道我介绍的不好嘛,希洛不好吗?那丫头很好的,我觉得她会是个好妻子,人又可爱、美丽,你不想要希洛,难道你想要悦汐?”

    叶倾芩歪着脑袋问着,见到云魁想要回应她的问题,她若无其事的转开视线,没有理会他眼中的急切,呢语道。

    “那可不行,我家悦汐太温柔了,太安静了,她不适合你,悦汐需要温柔的男人保护她,但是你,你太冷了,就像个大冰块,”说着,叶倾芩举起食指,摇摇手指,道,“不行!”

    看着他们一个着急的想要解释,一个脸色有些苍白,让叶倾芩见了,心中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都有些不忍心去作弄他们了。

    “主母!”

    云魁听见主母越说越让他心惊胆战的,看见身边的容悦汐苍白的脸色,心中一阵心疼,不由地大喊道。

    拍拍胸脯,叶倾芩翻个白眼,淡淡地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爽,没好气喃喃道:“你叫那么大干嘛?那你说,你到底要谁?我就把她许给你,你——”

    叶倾芩一声吃惊的大叫,再次打断云魁想说的话,她睁大那双水亮亮的眼睛,一副惊讶的样子,震惊地看着云魁。

    “你不会看上我吧,你——”

    叶倾芩这句话,让云魁听得那可是心惊胆战的,心跳加快,他下意识地瞥视一眼主上,心中不住哀嚎。主母,不带你这样玩人的,他找谁也不会找主母你呀,他又不想找死,嫌弃他的命长。

    叶倾芩的话让墨宸帝听了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即使知道她在演戏捉弄云魁,可是想到有个男人要和他抢倾倾,他的心里就极为不舒服,想要毁掉那个人存在的残暴心情。

    “不是,不是,我不喜欢主母。”云魁急忙表示他的意思。

    “倾倾!”

    墨宸帝那低沉的嗓音喊着叶倾芩的名字,让她心中泛起一丝危险的感觉,抬头看向这个脸色变得难看的男人,心中一阵嘀咕,糟了!连忙安抚着他。

    亲亲他的嘴唇,轻柔的道:“我只要墨,最爱墨了。”

    看着墨宸帝脸色慢慢地转好,叶倾芩也没有了作弄云魁的心情,心中撇了撇嘴,不再去理会云魁他们,看着身边的墨宸帝,心中扬起丝丝的感触。

    此时的叶倾芩发现,她的一言一行好像不再是属于她一个人了,她的一切行为,随时随刻都会影响到这个男人,就算是她的一个玩笑,都能使这个男人的心情受到波动和伤害,想到这些,叶倾芩的心情有些沉重起来。

    他就那样的爱她嘛,为什么?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执着对她好,叶倾芩心中有些迷茫。

    她有什么值得这个男人如此对待,就算她在s城那样怀疑着这个男人的爱,他还是爱着她、守护着她,默默地为她做着每一件事情。

    此时灵魂中缺少情魂的叶倾芩,对这一切产生了迷惑不解。叶倾芩不知道,爱她一直是这个男人的本能,就如同人需要水源一样,需要空气才能活下来一样,而她就如同是这个男人的心脏,是这个男人不能缺失的部分,人没有了心脏就活不了。

    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叶倾芩,墨宸帝知道,此时的叶倾芩心中的迷惑,不仅是因为她体内存在于魂海的灵魂没有修复好,也是因为她缺失的那部分情魄,让她对感情产生了迷惑和不解,看来她的灵魂使修复了一些,还是没有得到多大的改善。

    墨宸帝早已从那仅存的记忆中,知道叶倾芩魂魄的缺失且一直都在修复着,所以在s城看见那块玉佩的时候,想到了用传承来帮助修复,没有想到事情变得更加地糟糕,让他更没有想到是,她的魂海中会因为传承,出现如此的脆弱混乱。

    搂着怀中的人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没有去打扰她的思绪,希望凭着她自己的意志,却修复灵魂海的灵魂碎片。

    这时候的云魁,才发现主母一直是在捉弄他们,心中还是有些怕容悦汐多想,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悄悄地伸向副驾驶座的容悦汐。

    他紧了紧对方的小手,让脸色有些苍白的她羞涩起来,她也是到现在才知道她被主母给捉弄了。眼睛瞥视了一眼安静下来的主母,见到主母突然的情绪的变化,心中有些担心。

    容悦汐转向云魁方向,担心的眼神告诉她的想法,云魁见了,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主上会照顾好主母,收回握住她的手,继续开车前往h城。

    ……

    墨宸帝看着在他怀中已经熟睡的叶倾芩,他的脑海中想着刚才天龙对他的传音,记忆里传承的越多,墨宸帝也越来越清楚,叶倾芩情绪波动很大的原因,在于他提前打开了凤镯的缘故,龙戒对凤镯的影响越来越深,叶倾芩被影响的程度也越来越厉害。

    如果不是刚才空间中苏醒的天龙提醒,他都忘记了凤镯与龙戒之间存在的特殊联系,他们之间相互影响着。如今,因为龙戒力量的强大,最终影响了凤镯的力量复苏。

    凤镯一直存在于七彩彼岸莲里面,在那朵银紫莲花中一直沉睡着,却被墨宸帝强行分开凤镯的存在,凤镯的苏醒是需要主人的力量,如今叶倾芩的力量不足以打开月莲花,虽然得到了墨宸帝的帮助,让月莲花中的凤镯提前苏醒,却也留下了弊端,这也是造成了叶倾芩的情绪,总是波动不断的原因所在。

    凤镯里面孕养着叶倾芩几千年前前世受伤的灵魂。如果要想打开,那些受伤的灵魂就必须先要修复好,才可以借助他人打开。然而,墨宸帝的提前打开,不仅没有先把灵魂修复好,还是在主人力量不足情况下打开,更加的让叶倾芩的灵魂碎片变得脆弱易碎。

    叶倾芩因为经历几千年的转世,已经让她原有的灵魂上多出了很多大千世界的气息,也多了更多的恩怨情仇因素,致使现在的魂海灵魂更加地动荡,这也是他们当初让她转世时,没有想到的问题。

    墨宸帝心中有些懊悔当初没有做好一切准备,让他的宝贝受到来了更多的伤害,更加地有些痛恨自己提前打开了风镯,让叶倾芩的灵魂波动变得更加动荡不安,使她的灵魂现在更加脆弱。

    这几千年的转世,叶倾芩经历了太多的残酷无情,或许因为几千年那些事情,让琥珀仙尊的魂魄总是在下意识中去尝试人世间的痛苦和薄凉,想让她自己变得更加地冰冷、冷漠无情。

    墨宸帝一直知道几千年的事情,就算叶倾芩她现在不记得了,这个心结始终都存在于她心中,至今,她一直都对今生不能清白的成为他的女人,一直存在于心结。

    墨宸帝摸着她越来越柔软细腻的脸蛋,心中充满着爱意,对她的爱,并没有随着几千年的转世而减弱,反而是越渐深厚起来,深得让墨宸帝自己都感到震撼。没了她的世界,对他来说,没有一丝存在的必要。

    倾倾,我一直都在。

    见叶倾芩的小脑袋不停地拱向他的怀中,墨宸帝的眼神越来越温柔,脸上的线条都显得温和很多,完全看不出冷漠无情的样子。睡梦中的叶倾芩像是做到很美的的梦似的,脑袋不老实地摩挲着墨宸帝的衣服,看得墨宸帝眼中闪过笑意。

    “主上!”云魁恭敬声音,打断了后座墨宸帝的沉思。

    “说!”冷冷地声音响起,依然是冷得让人打颤。

    “云翼报道,前面就是h城,我们现在是去基地询问,还是在前面的大型仓库区停留?”云魁恭敬地回报云翼那边传来的消息。

    “在前面休息,派人去基地打探。”冷冷的吩咐。

    “是!”云魁拿起对讲机和前方的云翼传达命令。

    接到命令的云翼,把车子转向大型仓库区的位置,停了下来。

    “云翼,前面好像有人。”正在后座和叶果抢水果的容希洛,突然对云翼说。

    云翼随意地扫视了一眼外面,淡淡的说:“不用管,我们直接找个地方,收拾下,让主母休息。”

    “妈妈怎么呢?”听到这句话的叶果,停下了和容希洛争抢的动作,担心的声音从后座传来过去。

    云翼没有把主母的情况和叶果说清楚,只是清淡描写地对着叶果道,“没事,就是你妈妈有些累了,睡着了,不用担心,小孩子家家别想太多,还有主上在呢。”

    “对啊,小果果,有主上在,你就不用担心主母了,你就好好的做你这个小孩子,没事和天阳打打情、骂骂俏,别去烦恼那些事情,不然要提前成为小老太婆了,到时候天阳就不要你了。”容希洛拿过苹果‘咔嚓’吃了起来,嘴上还不忘打趣着叶果,道。

    “洛姨,你觉得我这个小孩子适合打情骂俏。”叶果听了她这句话,在看着她那不雅的动作,狠狠地给她一个大白眼,看得车中的大家一阵轻笑。

    “呵呵呵,口误口误,不算!”容希洛嬉笑地回应道,却被苏天阳的一句话打愣住。

    “果果什么样子的,我都要。”

    说完,那双冷眸定定地看着容希洛,好像对她刚才的话,非常的不满意,看得大家一阵大笑,让容希洛一阵哭笑不得。

    说笑间,云翼注意到前方空地上有个位置,灵活的转动方向盘,把车子停放在空地上。

    下车去吩咐护卫舰几个人,查看一下周围情况。

    他带着苏橙汐他们几个人,把车上的东西拿了下来,收拾一处位置,准备做饭,完全不去在意,那些跟随他们一起的人群,不要说他们冷漠无情,实在是他们做不到圣女情节,更何况对于这些的贪得无厌,他们是深有体会。

    跟随的他们的幸存者,在几天的相处中,已经明白这些人的冷漠无情,只能依靠他们自己,简单的吃了点干粮,坐在一边休息。

    “这些人总算老实了,真把自己太当回事,竟然敢指使主母,也不想想没有主母的帮助,他们真以为自己可以随意跟随我们,还要主母给他们准备食物啊,他们也不看看自己是谁。”

    容希洛想到前几天的事情就一肚子火,想到那些人理直气壮的骂着主母,说她是冷漠无情的人,不给他们准备食物,竟然更过分的是,还要主母把主上分出来共享,想到这些事情,容希洛就对这些人深恶痛绝。

    如果不是主母没有发话,容希洛都想把这些赶走了,免得留下来,到最后还不知道,会不会被他们背后捅上一刀。

    “末世的来临,已经让他们失去了方向,紧张、恐惧、害怕,这些已经占据了他们的心灵。哪里还有时间,让这些人有正常思维模式,去思索那些问题,他们现在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活下去,如何可以得到更多的利益让自己安全,末日呀。”看着容希洛气愤的样子,容悦汐有感而发,淡淡温和地说。

    “那也不该把危险和不安建立在主母的身上,如果不是主上随时跟着,那些丧尸都有可能伤害主母,而且,想到他们那理直气壮的样子,我就感到一阵火大。”

    容希洛心中还是愤愤不平,想到那天,那些人为了活命,竟然把主母推向丧失面前,差点让主母就要被丧失伤到,如果不是主上目光随时都在主母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主母没有你想得那样脆弱。”对于容希洛的气愤,容悦汐不予评价,她就事论事的说。

    “难道你没有发现,主母现在的情绪波动很大嘛?”

    容希洛奇怪的看着他们,因为她是风系异能,对周围的空气变化敏感,所以,很快的就能从风的气息中,查看出主母的情绪有些暴动。

    而且,因为她还是木系异能缘故,大自然中的一切对她都有一股亲切感,致使让的感知更加地敏锐,她感觉到主上好像知道主母这些情况,也明白其中什么原因。

    云魁想到刚才路上主母的情况,蹙紧了眉头,淡淡地看向容希洛,问道:“你能感觉主母情绪波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的话让容希洛开始有些不自然起来,见她的神情有些不自然,大家奇怪的看向她。

    她翻个白眼,看了一眼这些人,心中一阵阵无语,淡淡地语气中带着不自然,说:“主上和主母发生关系那晚。咳咳,我什么都没说。”

    容希洛不自然地转移目光,心中暗自嘀咕,这些人不知道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嘛,让人家说出这样的话,多不好意思呀。

    几人听了,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神色,转瞬即逝,这里的人毕竟都不是一般人,对于这种情况很快地恢复自然,却神色中带着一丝担心。

    “不会出现问题吧?”苏橙汐的神情有些担心,她甜甜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担忧的问道。

    “不清楚,但是,有很多时候,我都感受到一些草木的恐惧。”

    “恐惧?”容悦汐有些奇怪,主母好像并不能影响到,木系的一切吧。

    “我也不清楚,应该说,不是草木恐惧,而是所有和我亲近的东西,都能感受到这丝丝的恐惧,只是有些强弱之分而已。”容洛汐再次回应着大家的疑惑。

    “这些事情你和主上说了?”云翼在一边询问道。

    “没有,而且,那些东西好像更怕主上似的。”

    容希洛有些疑惑,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主上身上,她感受不到一丝气息的存在,就好像那些气息混于天地间,与之汇为一体,让她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一丝气息存在,就如一片死寂般,毫无任何气息的感觉。

    “这些事情还是和主上说下,毕竟关主母的事情,都不是小事,还是提前说下好。”云翼目光转向不远处的车上。

    “那要现在去嘛?”容悦汐视线跟着云翼的目光看过去,看着主上的那辆车,轻声地问道。

    “你蠢呀,现在去打扰他们,你找死呀。”容希洛对着容悦汐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这什么头脑。

    “可是,除了主母睡着时间你可以说,其他时间,主上都和主母一起,你说的是主母问题,在主母清醒情况下说,你——”她停顿下,眼神明明白白表达:你确定你要这样做。

    呃,容希洛听了这话,有些呆愣住,视线慢慢地转向其他人。见他们一个个视而不见的样子,气得容希洛一阵咬牙切齿,心中抱怨这些家伙没有义气,就知道把送死的事情推给她。

    见无人理会,没办法之下,容希洛只能向主上休息的车子走去,在心中抱怨着这群没有义气的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