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心思不存!(二更)
    落荒而逃的徐东城在回去后,心里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使得他心中越加地不平衡起来。

    为何她冰瑶现在可以享受这一切,他这个做丈夫的就不能拥有这一切,他无论如何还是她的以前的丈夫,即使他们现在已经分开了,曾经有过的情也是事实,她难道就不可以帮助他们一把,而且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为何就不能帮他一下,难道连这份情意都没有。

    徐东城的心里越想这些,他的心中越发的对前妻的无情痛恨起来,让他内心的恨意更深,想想这些,这让他心情越发的不舒畅起来。

    想到刚才见到的情景,当他见到墨亦管家的时候,徐东城就知道,墨管家口中的主母到底是谁,然而,心中的不平衡和对冰瑶的怨恨,让他在墨管家出现的时候,开始躲避起来,为了不让墨管家发现他的存在,他是小心翼翼地躲藏着。

    他本来还在担心,这个墨管家会想起他,或者发现他的存在,到时候,冰瑶就会享受那些他享受不到的一切。

    不知道是因为墨管家忘记了他,还是因为那个苏教官的缘故,从头到尾,墨管家都没有想到他,这让他的心中舒了一口气。

    想到那两个抛弃他的女人,徐东城心中充满着怨恨,如果不是因为她们的勾引,他不会和冰瑶离婚,说不定,现在就可以和她一起享受她朋友带来的好处,想到这一切,他的心中就一阵懊悔。

    想到他们的儿子,这让徐东城心思开始活跃起来,冰瑶在如何无情,她也是他儿子的妈,难道她还能不在意他们的儿子,就算冰瑶不在意他的死活,孩子的一切她应该舍不得吧。想到这一切,徐东城眼中闪过一丝势在必行的决心。

    徐东城站了起来,准备去母亲那里带他们的儿子,去找冰瑶。当他来到徐母的房间,他把事情简单地和徐母说了一遍,把他们之间的利害关系和矛盾都讲了一遍。

    徐母沉思了一会,告诫徐东城到了冰瑶那里,他要去哄着对方,不可惹对方生气,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只要能哄好对方,就算下跪都要去做。徐东城听了这些话虽然一脸的不情愿,却也知道徐母说的很对,在徐母的目光下,慢慢地点头。

    徐母拉过小孙子,交代他,等会见到冰瑶后,要使劲的哭,哭到冰瑶心软,答应他的任何条件,还告诉他,只要把妈妈哄回来,就会有更多好吃的东西,听着孩子,眼中露出垂涎的神情,连忙点头应道,知道了,一定记住。

    交代完事情后,徐母再三确认下后,赶紧地催促着徐东城带着他的儿子,去把儿媳妇冰瑶哄回来。

    这时候的她,完全就没有想过,她在末世前,那副恨不得冰瑶永远离开不要再回来的嘴脸。

    末世前,当冰瑶知道她的丈夫,在外面有女人的时候,她和她的婆婆说了这件事情,婆婆却告诫她,并且还不停地怪罪她,如果不是她不再生,她的儿子怎么会在外面找女人,这一切都是冰瑶的过错,让冰瑶不要管这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这样过日子。

    徐母的表现完全没有想过,这样事情对儿媳妇的不公平和伤害,自私的只为她的儿子寻找一切,可以推脱责任的理由。此时,却不停地催促着徐东城去把冰瑶哄回来,就根本没有想到她对别人造成的伤害,想到的永远都是,冰瑶能给她带来的利益和好处。

    ……

    正在房间的休息的冰瑶,在卿少阳他们回来之前,就一直呆在她自己的房间休息,一阵阵敲门声让她从睡梦中醒来,她穿上衣服起身开门,见到卿如云一脸幸福中含着春色的小脸看向她。

    看着眼前一脸温柔而又带着甜蜜笑容的脸,让冰瑶挑起了眉头,嘴角微微上扬,心中为他们能够有所进展而感到高兴,只是这动作下手真快,这么快就把人给吃了,看来这小峰也是个闷骚男人,还以为变得沉稳后,会有多改变,没想到遇见心爱女人,就没了一板正经。

    冰瑶暧昧的看向卿如云,眼中含着一抹邪笑,嘴角勾勒起,清脆的声音中含着一丝调笑的意味,道。

    “呦呦,我可爱的小如云,看看,啾啾,看看这小脸蛋,被滋润的水润润的,呦呦,这小嘴,哎呀啊,被滋润的更加水泽了,看得瑶瑶姐都心动了,啧啧,着小峰也真是的,看看,小峰下手真狠,你看看这吻痕,我们的小峰这是多经不住诱惑啊,看把你折腾的。可怜的小可爱呀,你怎么就能经受住小峰的折腾了……”

    冰瑶的话越来越露骨,让已经很羞涩的卿如云,此时变得更加地不好意思起来。

    看着心爱的女人,一脸的羞涩的样子,让身后的叶傲峰心痒痒的,很想把这个小女人再次抓到床上亲亲抱抱举高高。

    “瑶瑶姐!”

    卿如云羞涩不已,不依的跺脚,轻柔的声音中含着不满道。看着卿如云如此这般诱人的样子,让叶傲峰情不自禁地拉她入怀中,使得冰瑶看了哈哈大笑,让卿如云的脸颊更加地红润。

    “好了,不闹你们了,有事吗?”看着她在叶傲峰怀中,始终不愿抬头,冰瑶笑了笑,好心地放过羞涩的卿如云。

    叶傲峰听见她的询问,拍了拍怀中的卿如云,正色道:“瑶姐,你的儿子过来了,你要见一下嘛?”

    他的话让冰瑶的脸色变了变,眉头紧蹙起来,脑海中想到什么,脸色不好看起来,口中不由地低咒。

    “卑鄙!”

    冰瑶的咒骂让叶傲峰眼神一闪,他也明白了冰瑶这句话的意思,对方这个是准备把能利用的彻底的利用完嘛,想到这些,叶傲峰心中闪过一丝讽刺。

    冰瑶想起这个儿子,她的心就一阵疼痛,她没有想过,孩子会被他们教育成那样,竟然因为他父亲的一番话,就可以不要他的母亲,嫌弃他的母亲,这让她情为何堪,她不知道这是哪里出了问题,好好的孩子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到底是孩子的问题,还是家长的教育问题,冰瑶深深地叹口气,知道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在徐东城看到利益的时候,她就想过,他们不会就这样放过她,让叶傲峰他们先出去,她先收拾一下就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