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叶果的心酸成长(3更)
    周子荷听见叶果这句话,心中扬起一股心酸的感觉,这么小的孩子,就要去面对这些残忍的事情,让周子荷对这个末世充满着深恶痛绝。

    也让她对叶家父母,有了一丝丝不谅解和不满的情绪,到底有什么样的仇怨,让他们如此的不愿放开心中的郁结,非要搞得彼此之间的关系,如此的僵直。

    如果真的是好友的问题,周子荷真的没有一丝的埋怨,实在是让她不明白的是,好友根本就没有什么行为,让他们对好友产生如此大的仇恨。

    她不记得,好友叶倾芩有什么行为虐待他们,更加地没有做出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更何况,好友叶倾芩,在末世发生后,还不忘记来寻找他们,这都要比他们的儿子好得不知有多少。

    就因为如此,让周子荷更加地搞不懂,到底是什么让他们无法接纳好友叶倾芩的存在。

    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周子荷才明白,叶家父母对好友叶倾芩的感情,为何会可以如此决绝的割舍,如此的绝情。

    然而,那时候在知道真相后,周子荷才发现,叶家父母的作法,真的是让人无法忍受,和难以接受他们的行为,这也让周子荷觉得,贪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是非常有意义的。

    只是此时她不明白,这些事情的缘由,却依然难以去理解他们这两个人的作法和想法。

    心中再次叹息着,看着叶果依然低落的情绪,心中泛起的疼惜和怜爱的情感,让她有股落泪的冲动。

    她搂住叶果的小身子,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感受到孩子低声的哭泣,心中的那股疼痛,更深更浓,心微微地颤动,为这个孩子面对的事实感到无奈。

    叶倾芩看着前方的好友周子荷和叶果,心中扬起了一丝酸涩,她心中有种莫名的感觉。

    她在想,是不是因为她的缘故,才会让她身边的人,都要受到伤害和痛苦,是不是她的存在,就是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错误的开始。

    突然,感到一丝疼痛从脑袋上方传来,让她的思绪骤然间消失,她抬起脑袋,看向墨宸帝,眼中噙着一抹疑惑,眼神传达着她的疑惑不解。

    她不知道墨宸帝怎么突然间,对着她的脑袋敲打。

    然而,她见到的是,墨宸帝那双黑曜石般的墨瞳,在此刻露出怒火瞪视着她,让她的心中一突,心中有了一丝猜测,她不会把自己的想法给说出来了吧,很快的墨宸帝回应了她的猜测。

    “倾倾,任何多余的人,都没有他存在的必要,你是想让这些人都消失,是嘛!”

    墨宸帝冷冷地声音,低沉悦耳,有充满着磁性,很是诱人,当然如果没有那一丝的威胁,叶倾芩绝对会被诱惑住,只是对方声音中的威胁,让叶倾芩心中泛起一丝苦笑,和无奈。

    唉!

    真是个霸道的男人,她就是想了一下而已,他就开始紧张担心起来,就开始威胁着她。

    搂住他的脖子,没有理会他怒火的双眼,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眼中泛起一丝温柔,轻柔地嘟囔撒娇,道。

    “墨,很疼的,说不定脑袋都红了,不信,你瞧瞧,如果红了,你要陪人家,吹吹!”

    墨宸帝幽暗深邃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见到并没有伤心和痛苦,眼中的怒火渐渐地消散,手上轻柔地抚摸着叶倾芩的脑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这根本不存在的疼痛,叶倾芩幸福地眯起眼睛,看得墨宸帝眼中泛起浓密的柔情。

    ……

    “妈妈,现在真的很幸福,我看见她幸福,我真的很开心。”在周子荷怀中的叶果,见到母亲叶倾芩幸福的样子,心中有感而发,道。

    “看见你妈妈的幸福,我也很开心,记得以前,每一次看见她那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眼神,心中总有股恐慌。”

    周子荷看着怀中慢慢平静下来的叶果,心中有些放下心来,她就怕这个孩子一时间承受不住这些,没想到,这个孩子和好友叶倾芩一个样子,都是心性坚定的人。

    周子荷瞥视一眼叶果,眼神看向叶倾芩的方向,发现对方也在向她这边看来,眼神中传达着让她放心的意思,见到叶倾芩温柔地笑容,周子荷心中泛起了暖意。

    虽然她失去了亲人,也让她经历了痛苦,但是有这个好友在,她还是很幸运,即使无法和那个人在一起,周子荷觉得,她此时也是幸福的,也是比其他人幸运的。

    “是的,妈妈给人的感觉,就是感觉好像要消失的样子,我有时候也很害怕,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记得有一次,我忍不住和妈妈讲,她一脸茫然的样子,让我当时的心情极为郁闷。”

    叶果听见周子荷说起这件事,心中也有了一丝抱怨,语气中带着不满地嘟囔,听得周子荷轻笑出声。

    “对,那种感觉很不爽,呵呵,记得那时候我总感觉,她好像马上就消失一样,让人抓都抓不住,那时候,姨姨的心里真的很害怕,又很担心,和她讲了,却见她一副无事人的样子,姨姨当时见了,真的很想狠狠地扁上你妈妈一顿,她真的是太气人了。”

    “对呀!那时候,我也是,我差点被她气哭了,她还问,我是怎么回事,有谁欺负我了嘛?我是气得直接无视她,走人,我怕,我不走会被她气死。”

    叶果想到那件事情,越说越生气,最后还不忘向着周子荷抱怨告状,以寻求帮手。

    周子荷看着叶果整个人轻松了下来,心中的担忧算是彻底的放下了,这个孩子能够恢复正常的样子,就是一件可喜的事情。

    虽然,让她接受残忍的事实,但是没有一个人希望这个孩子受到伤害,能够看见她恢复正常,他们心中担忧也就放心下来了。

    叶果像是感受到周子荷心中的担忧,脸上浮现出一抹不符年龄的成熟,看得周子荷心中一阵疼惜。

    “子荷姨,你说的那些,我都明白,我也知道了,只是,我一时间难以接受而已,我不会有事的,你也不想想我是谁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会让这些事情打倒了,虽然——”

    叶果停顿了下,看向叶父、叶母的方向一眼,见他们也朝着她的位置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星光。

    “虽然很伤心,还是会有那一丝痛苦的存在,但是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不会让妈妈受到伤害,妈妈为我做了很多了,当初为了让我能够和他们在一起,一直容忍着他们的对待,无论他们提任何问题,她都会接受。”

    叶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待平静心中那股酸涩的感觉,她继续讲述着她曾经注意到,却不愿去多想的画面。

    “那时候,妈妈都会接受,我也当妈妈想着这样做,根本就不愿意去多想,或许也真的不敢多想,特别是外婆她,她——”

    叶果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哽咽,像是想到了什么,心中有股刺痛感袭来,让她感觉是那样的疼痛和伤心。

    “她,她总是让弟弟先得到那一切,等到弟弟不要了,才会想到,其实那时候,我的心中就有感觉,却不愿意去多想,因为那是我的外婆,从小就对我不错的外婆,我怎么可以去多想了,我那样做就太不该,太无情无义了,所以,我选择了漠视。”

    叶果抹去眼中的泪水,看向周子荷,忧伤的眼神中带着坚定地目光,让周子荷看着心疼不已,摸着她的脑袋安慰着她。

    “如今,这些事情的发生,让我无法再去漠视了,也无法不去不想以前发生的一切,那时候,妈妈总会安慰我说,这不关我的事情,可能是外婆因为她的原因,才会如此,让我不要计较,说外婆对我是很不错,不可以这样忘了别人的恩情——”

    “愚蠢!”

    听见叶果的讲述,周子荷想到好友的样子,心中一股怒火升起,对好友这样的态度有些不满,别人对她的恩情,难道就可以让别人永远的伤害她,让她不由地骂了一句。

    叶果听见周子荷对母亲叶倾芩的怒骂,眼中闪过一丝丝笑意,让周子荷见了心中一阵哭笑不得。

    这个小屁孩,自己的母亲被骂,她还在那里幸灾乐祸的,真不知道,这个性格像谁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