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忘记!你可以去死!(2更)
    叶倾芩平静的话语让大家都沉默了,此时的大家心中很是复杂,虽然觉得叶倾芩的说法很对,却始终难以平息心中的那股感觉。

    的确,他们不是当事人,无法了解当事人的想法,总是按照他们自己的想法,去想别人,却不知道,也许别人想要给的并不是他们所求的;可是,即使明白,心中的那股复杂情绪还是难以消散,看向林之夏的眼神有些复杂。

    林之夏看向叶倾芩,突地,心中有了一丝心虚的感觉,她突然间觉得难以开口,看向叶倾芩的眼神开始有些闪躲,使得叶倾芩有些奇怪的看着她。

    “还有事?”

    “没有。”林之夏有些急迫地否认,她的态度却让叶倾芩挑起了眉头,眼神中带着一丝怀疑,使得林之夏眼神就是不敢直视叶倾芩的目光。

    “真的没事?”叶倾芩再次淡淡地询问着,没有理会她闪躲的目光。

    “我说了,你不要生气。”林之夏沉默了一会,再次开口道。

    “你——”

    “滚!”叶倾芩还没有开口询问,就被墨宸帝冷冷地声音打断,他的声音中带着冷厉地寒意,使得林之夏下意识地打了寒颤,身子有些害怕地哆嗦一下。

    “墨!”叶倾芩轻柔地喃喃道,虽然不清楚他为何生气,却还是安抚起他的情绪,温柔地声音中带着对墨宸帝独有的依赖。

    墨宸帝抚摸着叶倾芩苍白的脸颊,眼神中带着冷厉的杀意,看着林之夏,毫不掩饰他满身的杀意和冷厉的气息,让在场的大家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们。

    其他人不知道林之夏打得主意,墨宸帝在林之夏开口的期间,就已经明白对方想要打得主意,所以此时对林之夏是毫不掩饰的杀意,只要对方说出来,他不介意现在就让对方直接去见阎王。

    这段时间,叶倾芩的情况,别人不清楚,但是墨宸帝却很明白,因为怀孕的关系,叶倾芩不仅出现了孕喜的情况,她的记忆开始显得混乱起来,有时候记忆也开始出现短暂的失忆现象,她体内的灵力也开始匮乏起来。

    墨宸帝也从龙的那里知道,这完全是因为孩子的缘故,她的灵力都供应给了孩子吸收,她自己的身体就难以得到维持,这让墨宸帝最近非常的忧心,命令龙在空间中寻找解决的方法。

    如今,这个林之夏竟然把主意打到他的女人身上,这怎么可能让墨宸帝不生气和愤怒,此时没有杀了她,这已经是看在叶倾芩的面子上了,对方如果在不知好歹,他不介意送对方一程。

    “墨?”叶倾芩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眼神中带着迷茫,她的神情再次让墨宸帝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摸着叶倾芩的脸颊,轻声道。

    “没事,倾倾!”

    “哦,没事嘛?”叶倾芩转过脑袋,看向林之夏,眼神中透着疑惑和迷茫,这让林之夏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

    林之夏不清楚叶倾芩这是怎么呢,刚才还是一副平静的样子,让人看起来充满着迷人诱人的女人味道。

    如今看着她的眼神,林之夏突然觉得,她好像看见一只无辜的小兔子,是那样的惹人怜爱,惹人疼惜,竟让她再也无法开口。

    “我没事,我就是想问你,感觉怎么样?”林之夏转移了话题,也明显的感受到那股杀人的目光的转移,心中一阵苦笑。

    “怎么样?什么怎么样?我很好呀。”

    叶倾芩无辜地看着林之夏,这下叶倾芩的表现,不仅林之夏觉得有问题,就连其他人,都开始用怀疑、疑惑的目光看着叶倾芩。

    叶倾芩看着大家的目光,眼中闪过噙着无辜的神情回望着大家,让在场的人心中扬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芩芩,该休息了,我们先去休息好不好?”墨宸帝不去理会其他人的目光,眼中泛着温柔地情意,轻柔地对着叶倾芩低语道。

    “休息?为什么?”叶倾芩有些疑惑地问道。

    “因为倾倾怀孕了。”墨宸帝不见丝毫不耐地回应着叶倾芩的问题,低沉悦耳的声音中带着诱人的气息。

    “怀孕?”叶倾芩注视大家的目光,转向墨宸帝,定定地看着他,无辜迷茫的眼神中透着恍然大悟,轻柔地声音中带着浅浅地歉意,道。

    “哦,我又忘记了,对不起,墨!”

    “没事,倾倾忘记了,墨来提醒你,别怕,墨一直都在。”墨宸帝低沉地声音中带着安抚的意味,轻轻地安抚着叶倾芩的失落。

    “嗯,好,墨最好了,那我休息了。”

    说完,她打着哈欠,闭上眼中依靠在墨宸帝的怀中,很快地传来她的酣睡声。

    墨宸帝温柔地拦腰抱起她,眼神中带着冷厉的警告,泛着杀意的眼神直视着林之夏,语气冰冷冷酷,道。

    “你最好管住自己的嘴巴,有任何不该说的话传出,你可以直接去死了,”转身,在经过云翼的身边,冷厉地命令道。

    “云翼,我不想听见任何伤害倾倾地话语。”

    “是!属下明白!”

    看着墨宸帝冷酷的背影,大家心中的震撼难以平静,虽然不明白,刚才林之夏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他如此的生气,却还是被对方满身冷厉地杀意,惊得心跳加快。

    不过,想到叶倾芩刚才的表现,大家的目光直视向云翼的方向,看得云翼不雅地翻起了白眼,淡淡地话中带着冷漠,道。

    “别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主母的状态,只有主上最知道,我更加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不过——”

    云翼的目光看向已经离开的墨宸帝背影,心中带着一抹疑惑,这件事情,他听云魁说过,主母有时候竟然会忘记一些事情。

    当时,他们几个人听见这件事情的时候,以为只是暂时的,并没有当回事;没有想到,主母的记忆现在变得原来越容易忘记了,这让他们心中有些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