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叶倾芩的请求(1更)
    墨宸帝听见叶倾芩的询问,目光紧紧地盯着她,声音有些沙哑又低沉地问道:“倾倾,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墨,孩子有没有事?”叶倾芩固执地重复刚才的问题,目光触及到林之夏的存在,眼中露出一丝惊慌和伤痛,泪水顺着脸颊流下,痛苦地低喃喃道。

    “墨,孩子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他,都是我的错……,都是我……”

    “没有,孩子没有出事,不许哭!”

    墨宸帝听见叶倾芩的哭泣,眼中闪过一闪而逝的恼怒,不由地命令道,使得叶倾芩语噎,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真的没事?”

    “我不会让他有事,你好好休息,你需要休息。”墨宸帝看着叶倾芩一脸苍白又疲惫的样子,心中非常的心疼,脸上扬起一抹柔情,轻柔地安慰着她。

    “好,那你一定不要让他有事,不然,我会愧疚一辈子的,墨,有你,……你真好!”

    身体的虚弱与手术后麻药的作用,让叶倾芩很快地陷入睡梦中,看着入睡的叶倾芩,墨宸帝眼中的柔情消失,脸上露出残暴的神情,眼中泛着一丝杀意,冷冷地命令道。

    “林之夏,把倾倾送回房间,记住,不许任何人靠近,孩子的事情,不许和任何人说,特别是倾倾,你们每个人都把嘴巴闭紧,把倾倾推出去。”

    “是,墨少,我会照顾好倾芩的。”林之夏听见墨宸帝的话,冷静地回应道。

    “墨少,我们一句不会说。”

    “……我们知道怎么做,墨少!”

    “……”

    大家的声音中带着一抹紧张又害怕的情绪,略带镇定地回应着墨宸帝的问题,小心翼翼地把叶倾芩推出了手术室。

    所有人都走了出去,墨宸帝来到婴儿的保温箱,感受到保温箱中婴儿的呼吸声越来越浅,若有似无,都让人快感受不到呼吸,让墨宸帝微微地拧起了眉头。

    他打开保温箱,僵硬地把孩子抱起,就在他抱起孩子的时候,孩子眼睛睁开,那双金色的瞳孔,让墨宸帝眼神深邃了起来,眼中露出了幽暗的神色,定定地看着怀中的孩子,几分钟后,墨宸帝低沉又磁性地嗓音响起。

    “看来,你是非常的会长,竟然有着我女人的特征,就冲着这点,就让我必须想要救你。”

    在龙戒中的龙,感受到墨宸帝的想法,心中一阵无奈,对于这个主子有说不出的无语,对于外面的小主子,龙的心中有些担忧,小主子的生命恐怕危险性很大。

    孩子见墨宸帝一直看着他,脸上突地荡漾起一抹纯净地笑容,看得墨宸帝一愣,很快地回过神,眼中闪过一丝懊悔,眼中带着一抹恼怒,有些粗怒地把孩子放入保温箱,盖上保温盖子,他把手放在保温箱上,很快地保温箱凭空消失。

    “全力救好他!”在心中命令空间的龙后,墨宸帝走出了手术室,向着他心中牵挂的人那里走去。

    ……

    当墨宸帝达到叶倾芩休息的房间时,见到的是,大家都安静地呆着房间外,默默地等着他到来。

    当大家看到他的到来,眼中露出希翼的神色,见到墨宸帝一个人出来,心中扬起了担忧。

    刚才,当他们只见到叶倾芩一个人出来的时候,没有见到孩子的时候,心中就一直提着,如今,看到墨宸帝一个人出来,心中的不安变得更浓。

    “帅爸爸,弟弟他,他怎么样?”

    叶果没有忍住,担心地问出,等着答案的大家,一致地看着墨宸帝,大家在这一刻,第一次敢如此注视着墨宸帝的存在,如果不是时间的不对,大家都想为自己点赞。

    “他不会有事!”听见叶果的询问,墨宸帝眼神一闪,淡淡地说道,让大家总算露出一丝放心的神情。

    墨宸帝冷漠地看了大家一眼,声音冷漠地命令道:“回去,倾倾需要休息,墨亦回来让他找我,若离跟我进来,你们都回去,倾倾休息好,你们再过来,夜子星怎么样?”

    墨宸帝看向云翼,询问了夜子星的事情,却见云翼脸上扬起一抹忧心,心情有些压抑的沉重,道。

    “情况不好,一直吊着一口气,就是等着主母的消息。”云翼的回答让大家更加地沉默不语,心情变得更加地压抑。

    墨宸帝沉默了一下,对着云翼交代道:“让南宫靖尽力保下他,如果实在不行,和他说清楚,也让他走的安心。”

    墨宸帝的心情有些复杂,对于这个夜子星,他从刚开始的不喜,到现在对这个人的同情和佩服,他対倾倾的爱超越了一切,只希望对方一切安好的心情,让墨宸帝对夜子星充满着欣赏。

    “属下明白!”

    大家看着墨宸帝进入房间,默默地站了一会儿,相互对视了一眼,都各自离开,忙碌起各自的事情。

    ……

    墨宸帝进入房间后,见到床上躺着的叶倾芩,林之夏默默地守护在床边,见到墨宸帝的出现,她站了起来,无言地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

    墨宸帝轻轻地走到叶倾芩的身边坐下,看着床上脸上苍白没有血色的叶倾芩,眼中露出了疼惜和懊悔,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心中对自己有些自厌,更对伤害叶倾芩的人扬起了一抹残忍地心情。

    手轻轻地抚摸着叶倾芩的脸颊,眼中的柔情都可以滴出水来,定定地看着她,不愿离开视线。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倾芩幽幽地醒来,看着坐在她身边的墨宸帝,眼中流露出心情和自责,轻柔地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歉意,道。

    “墨,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对不起,我们的孩子有没有事情,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叶倾芩想到孩子的事情,心中一阵心疼。

    “没事,他很好!这小子很坚强,死不了!”墨宸帝柔和的声音中带着冷意,让叶倾芩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当听见墨宸帝的解释,她心中扬起了一抹无奈又哭笑不得心情。

    “他让你受伤,疼痛了,这都是他的错,他太没用了,不知道保护自己的母亲,没用!”

    叶倾芩一脸无奈地看着墨宸帝,心中有些无力,轻柔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无语,轻言喃喃道。

    “墨,孩子在肚子里面怎么保护我,反倒是,我这个母亲让他陷入了危险中,而且,还伤害了他,我……墨,荷花,她为了我死了,我真的觉得自己好无用呀!”

    想到在那里发生的事情,让叶倾芩的心情非常的自责,周子荷为了救她死了,让她的心情变得非常的疼痛,心情有些压抑。

    蓦地,脑海中响起了夜子星,眼中闪过一丝担心,心中扬起了一股不安,她不相信,慕容玫瑰会在那个时候放过她,夜子星的伤势让她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她担心夜子星会出事。

    “墨,帮我救救夜子星,一定要救他,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为了救我,连命都不要,我不想欠他那份情,可是,如今欠下了,我不想他因为我,丢了性命,这样会让我一辈子自责和愧疚的,我不想,墨,你说我是不是很坏。”

    叶倾芩的话让墨宸帝眼中露出笑意,他抚摸着叶倾芩的脸颊,轻柔地对着她笑了笑,轻声说道。

    “好,我们不欠任何人的,你只需要欠我的就可以了。”

    “嗯,我只要欠墨的,这样,墨就会一直呆在我的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永远都是我的。”叶倾芩虚弱的声音中带着霸道,听得墨宸帝哈哈大笑,心情有些愉悦,使得叶倾芩眼中露出了一丝放松。

    “墨,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

    此时的叶倾芩不敢说出内心的担心,更加不敢把那件事情告诉墨宸帝,她怕墨宸帝知道后,会发疯,疯狂起来,让叶倾芩选择隐瞒这件事实。

    因为此时的隐瞒,也算彼此之间垫下了,痛苦的回忆和绝望的离别。

    152747351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