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马踏如雷草木惊
    千人组成的江湖力量,的确是一股很厉害的锋芒。谁的手中掌握着这样的一支力量,几乎就可以在天下郡县间呼啸东西来去自如,就连地方驻军,在很多情况下恐怕也不敢轻易的对他们怎么样。

    九州隐门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根系庞大错综复杂,手中当然不止这些力量。而他们的宗旨,也已经从当初与朝廷的势不两立,欲弑刘皇天子,变成了在这个前提下,与朝廷中的某些势力互相勾连依存生长。

    因为有了许多暗中的扶持,长老们通胀的野望便如同野草般生长,很多时候,这股庞大的势力行事起来变得肆无忌惮,对于时局的分析,便也有些想当然而了。

    就如同这次潜入长安的行动。在九州隐门智谋者们的策划分析中,想要对付大敌元召,这是一个最好的时机。

    功高难赏,必折损伤!这是从前面的无数例子中吸取的经验。而当前大汉王朝最璀璨的明珠元召,就面临着这样的局面。

    如果这个人够聪明,这次从草原回来之后能够卑躬屈膝主动韬光养晦,还可能会有一线生机。但如果他自以为功大,继续身居高位我行我素的话,那么死期不远矣!

    无论如何,不管怎么说,九州隐门在这个微妙的时刻报一箭之仇,趁机火上浇油一把,对于元召即将面临的处境,将会是推波助澜的。就是因为这样的胸有成竹,所以他们才派出被期于众望的朱安世,带领着精挑细选的精锐,来长安见机行事。

    直捣元召老巢,把长乐塬毁于一旦。只要完成这个目标,那么即便是元召不久之后归来,他面临的朝堂危机已经自顾不暇,又哪里还有力量来寻九州隐门报复呢?

    九州隐门只需要在随后的朝堂绞杀中暗地再出一把力,协助某些势力把元召彻底的扳倒。那么在往后的岁月里,他们将会壮大到不可复制的地步。到了那样的时候,在朝堂和宫中力量的扶持下,又会是怎样波澜壮阔的局面呢!

    人的野心总是无限大。但在许多时候,往往会有一些人的所作所为超出他们的想象。等到一切较量真正开始的时候,才会惊觉,原先的万全之策,竟然是如此不堪一击!

    美梦在将要成真的时候被打破,也许是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朱安世不愿意相信,就在他和疯狂的杀戮者们即将攻入驻军大营,把里面的人全部杀光的时候,有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战马骑兵,就这样出现在了火光和月色中。

    最先发现异常的,并不是激烈厮杀的大营高地这边,而是相距不远的长安学院。

    在学院中的长安子弟,并不缺少热血男儿。闻讯被聚集起来的许多人有好几次想要组织起来,冲出去支援正处于危险境地的大营那边。不过,他们的请求,都被表情严厉的董仲舒喝止住了。

    对于这位天下儒学宗师级人物的学院大祭酒,他说出来的话,没有人敢不听。更何况在这样的情势下,如果冲出去的结果,大多很可能会死的!

    董仲舒在一众博学鸿儒的簇拥中,站在藏书楼最顶端,看着好几处所起的火光越烧越旺,他的眉头皱的紧紧的。

    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在元召已经达到如此地位的今天,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这背后牵扯到的东西,复杂而深远,他越想越觉得心情沉重。

    对于主张以“仁孝”思想来治理天下、教诲万民的董仲舒来说,没有人比他更珍惜今天长安学院的平静生活。作为培养英才的摇篮,在这里,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大汉帝国的未来。

    可是今夜的这场动乱,不管造成怎样的后果,在很大程度上很有可能会改变目前的良好局面。如果他曾经为之憧憬的一些目标就此被打断进程的话,那么他不知道自己断然改变治学理念这几年来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远处的苍穹,在火光升腾中显得铁青乌黑,终南山上怒涛阵阵,好像渭河水也发出了风卷云疾的响声。董仲舒有片刻的愣神,他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觉。等到努力睁大眼睛,极目远眺那个方向时,他的脸上开始出现震惊的神色。

    “那是什么?……你们……谁能看清楚?!”

    年近七旬的老人虽然精力依旧旺盛,但他的眼力明显不行了。董仲舒一边使劲的揉着眼睛,一边大声焦急的喝问身边的人。

    “……是战马、战马骑兵队伍……大祭酒!从渭河码头的方向来了一支骑兵!”

    年轻人的眼力好,几个人同时大声叫喊了起来。他们的叫声惊动了下面的人,聚集在一起的几百人都伸长了脖子看着站在高处的学院博士和教授们,一时半会儿没有听清楚他们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顾得上解释了。当几百骑战马在奔驰中形成的铁蹄践踏雷声开始传入耳中时,所有人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整个长安学院的广场上变得鸦雀无声。

    “是骑兵……而且是赤火军将士的马蹄声……!”

    有人喃喃低语。声音中听不出包含着怎样的情绪。是兴奋?欣慰?还是悲悯……?没有人能说得清。

    人群之中,名叫辛庆忌的年轻人脸色变得煞白,他悄悄的缩了缩身子,心中砰砰跳着不禁暗自庆幸。午后稍早些时候,要不是自己不愤于韦丰那几个人的冷嘲热讽,也一定早跟着他们去长安了。自从长乐塬上开始动乱,他就猜到一定是那帮人从中搞了鬼,只是不动声色的辛庆忌不会对任何人说出来而已。

    然后现在,当几年来在隔壁大营中已经听习惯了的那些战马铁蹄忽然又出现在耳中时,感觉已经不再是令人振奋和亲切,而是深深的颤栗……。

    围攻大营的江湖刀客们也终于听到了马蹄踏响大地的声音。此时此刻,满身是伤的崔弘已经被逼退到了大营外侧粗大的木栅栏边,而几十个彪悍的家伙用刀从另一边砍开了一个缺口,汹涌而入,与举刀杀过来的元九一干人展开了最后的较量。

    朱安世正要举步向前,忽然一种危险的预警袭上心头,重重的马蹄好像一下子就踏在了他的胸口。急忙回头闪目观看时,有惨叫声开始从不远处传来。然后,他就看到了高大的战马身影。

    也许是因为忽然受到的惊吓,在某种心理作用下,许多人同时回过头时,恐惧的目光中看到的那些战马和马上的骑士格外的高大。在黑夜中,火光闪亮他们的身姿,如同从黑暗中杀出的魔神,就那样以排山倒海之势冲杀了过来。

    朱安世的脑袋感觉嗡的一声,涨大了好几分。这是从哪里来的骑兵?!怎么此前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难道是从天而降的?

    然而,事实已经容不得他多想。几次经历过生死的朱安世,对于致命的危险具有着最清晰的判断。在看到这些骑兵汹涌而来锋芒的一刹那,他马上就知道,今夜之事已不可为!而且,生死攸关,九州隐门在这里所有人的命运恐怕都不太妙了!

    当机立断的行动领导者,没有丝毫的犹豫,乌刀隐去光芒,伏身滚入旁边的长草中,几个起伏之间,已经远远的逃了开去……他要去安全的地方,好好的看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然后再决定去留。

    朱安世的敏捷行动,最终又一次挽救了他的性命。并不需要太久时间后,他就将会无比庆幸自己的正确判断。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将会让他肝胆皆裂,再也难以忘记!

    五百骑兵的力量,放在千军万马厮杀的战场上,也许作用并不大。不过,如果在长乐塬这片土地上,已经足以掌控全局了。而且,统领他们的,是曾经令整个西域都畏伏在马蹄下,就连匈奴大单于羿稚邪都为之所擒的常胜将军、冠军侯霍去病呢!

    以霍去病亲自带领的五百赤火军,来绞杀突袭长乐塬的近千江湖客,这不知道是他们的幸运还是不幸……!

    如果用杀鸡焉用宰牛刀这句话形容,好像是很恰当。不过,霍去病不用刀,而是赤火剑!赤火出鞘,燎天避月,那样的光华即便是在这黑夜中,也无法掩盖。

    追随元召溯江而来的霍去病,自从伤好之后,就没有再上过战场。当重新跨上龙马,眼中所见昔日熟悉的草木家园都被大火糟蹋的不成样子,心中的无尽杀意便重新凝聚到了赤火剑的红芒中。

    脚下的一草一木山陵水泽,对于披着满身征尘归来的赤火军战士们来说,闭着眼睛都清清楚楚。不用霍去病特别分派作战任务,在纵马飞驰中,早已经简单的自主列成了阵型。当抽出战刀开始杀戮的时候,每个人心中涌起的也只有一个念头。

    “侯爷在船头看着呢!赤火军出击,如果放跑了一个敌人逃出长乐塬,那都是莫大的耻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m.汉血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