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 运筹只在谈笑间
    天山雪莲果然是这世间极其罕见的良药引子,以此入药,疗效神奇。霍去病退热之后,伤情得到控制,随着逐渐添加饮食,身体恢复的很快。元召终于放下心来。

    虽然对不能亲自统领着赤火军去漠北参战心中有着小小的遗憾,但相比起在元召身边受到他细心照料的感觉,却又涌起巨大的满足。

    高挑的身材解脱了甲胄战袍的束缚,在营帐中只穿着柔软的月白丝绵衣物,反正军中都知道骠骑将军在此养伤,也不会有别人敢过来打扰,她索性解散头发,赤了脚在里面走来走去,却再也躺不住。

    地上铺着的自然是从西域带过来的驼绒地毯,四周乱七八糟地摆放着一些她喜欢吃的东西。如果不是在最角落里熬药的苦涩气味偶尔飘过来,让她大皱眉头之外,这一切简直堪称完美。

    这样的时光,在她拜将领兵之前,也曾经有过很多。只不过那时候,她是一只想要去试翼的雏鹰,眼中只有师父描绘过的广阔天地,对于人间温暖,还并不懂得这其中的可贵与珍惜。

    然而现在,她竟然有些眷恋这些了。想到这里时,伸出手掌,宽大的袖子滑落到肩头,胳膊上光滑的肌肤在夜光中泛着晶莹的色彩。手上和身上的血迹早已经都被师父清洗的干干净净,那些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那么以后,还要用这双干干净净的手去挥剑杀人吗?

    “如果觉得玩儿够了,那就回家吧!”

    每当想起元召细心的替她换好伤药时面带微笑说出的这句话,她的心中便有无比的喜悦和安慰。原来在他眼里,这天下大势风云激荡,也不过只是玩玩而已。而对他真正重要的,只是家!自己何其有幸,早已成为了那其中的一份子。

    只是……当她的眼光转到挂在那里的一身盔甲时,脸上又有着莫名的光彩,终究还是心痒难耐。虽然斜靠在地毯上懒得起身,仍旧伸出腿去脚尖一挑,赤火剑已经握在手中。轻轻出鞘,剑气迎面,终难割舍。

    草原上满天繁星,坠满深沉的夜幕,大地在沉寂中蔓延到无垠的尽头。在这处安静的大帐之内,卸去甲胄之后的巾帼红颜也只不过是个青丝明眸的世间女子,和许多人一样,有着儿女情长,斟酌思量。

    轻微的响动,帘子被掀开,用手端着一个木盘的元召走进来。蓦然抬头,灯光之下看到眼前的场景,眼光稍微有些呆滞,大脑之中浮现出的几个字便是“美人如玉,剑气如虹”。

    毛绒绒的地毯上,舞剑的身影虽然因为伤口的关系并不敢用力,但那招式之间,却十分精巧耐看。那一身宽松的衣物里面并没有穿贴身的亵衣,所以随着剑式的流动,一条修长有力而柔美无瑕的**蓦然直踢过来时,元召……鼻子就受伤了!

    “啊!我没看到是师父呢……还以为是不相干的外人进来……你、你没事儿吧?”

    舞剑者收起了长剑,一脸无辜的看着流血的“被伤害者”。而作为世间最强者的师父有些狼狈的用衣襟擦去滴下来的血,嘴里嘟嘟囔囔。

    “本来好心给你做的最喜欢吃的酥糕和奶茶,差点儿让你打翻了!伤口还没全好呢,就舞刀弄剑的干嘛……真是的!”

    “真的啊?太好了,我最喜欢吃这些了……啊,师父你受伤了!?”

    “没有,只是流了点血,别大惊小怪的嚷嚷。”

    “可是……刚才我明明没有踢到你身上啊,师父怎么会流血了呢?而且是鼻子……好奇怪呀!”

    面对着纯洁的刨根问底儿,元召感觉到有些头大。这妞儿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假装的啊!那么条**大长腿在眼前晃来晃去,你让师父的鼻血情何以堪!他一边胡乱敷衍着一边让她赶快趁热吃,果然美食的诱惑力还是极大的,成功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兴奋雀跃的抢过来端到旁边去大快朵颐了。

    元召擦完鼻血又擦冷汗。天才萝莉养成后,越来越难掌控了哈!

    “师父啊,我决定了,等到伤好以后还是回到军中。等到再过上两三年,再回到你身边好吗?”

    吃完最喜欢的甜品之后,心满意足的冰儿终于决定了自己的下一步。她相信不管自己想要怎样,身边安静坐着的人都会答应的。果然,元召微微的笑了笑,点头同意。

    “随便你了。不过漠北战役结束之后,短时间内可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战争发生,上战场的机会更是极少。即便是有,恐怕也轮不到赤火军上阵了。呵呵!”

    “这么说,匈奴人是就要彻底失败了吧?既然师父这么有信心,那就一定是了!真是可惜,不能参加这最后的一战。不过,西域那边不是还有几个国家不肯顺服吗?我可以……。”

    看到她雀跃的样子,元召笑着摇了摇头。霍去病的功勋已经够高的了,他不希望真的会天妒英才,让自己做出的很多预防和努力都白费力气。更何况,杀鸡焉用宰牛刀呢!大汉军中后起之秀层出不穷,那些打打杀杀的事,就交给他们去办吧。

    “西域仅剩的几个国家,确实很顽固,看来是要自恃其有利条件,与汉朝对抗到底了。其实就在昨日,军中已经接到急报,西域大宛国联合西羌余孽与另外四五个匈奴关系亲厚的国家,趁着西域联军东来的机会,发起了叛乱。他们在那边组织起万余军队,四处烧杀劫掠,给西域各地的民众造成很大的混乱和伤亡。接到告急的文书后,留守在龙城大营的西域各国使者纷纷前来请求出兵相助。这些国家与汉朝已经缔结成友好邻邦,他们的国王在去往长安觐见的路上,汉军出兵救援,自然义不容辞。更何况,刚刚开始实行的西域大计,也绝不能被这些叛乱所破坏。”

    “师父!当时我们在那边的时候,真应该彻底扫荡干净,然后再来进攻匈奴草原的,也免得留下这些祸患!”

    谈论起这些军中战事,娇柔的女郎马上就变成英姿飒爽的将军,柳眉倒竖,眼角含威。元召却仍旧是摇了摇头。

    “汉朝的心腹大患,终究还是匈奴,这些西域小国所起的威胁终究有限。因此,当日时机来临,我才断然决定全军挥师东进合击匈奴单于的。这些叛乱者,既然趁这个机会跳出来了,那么就正好可以一网打尽,勇绝后患!”

    听到元召的口气,霍去病眼里泛起光芒,她渴求的看着师父的脸,刚要开口请求把这个机会交给自己。去见他把她手中拿着的赤火剑轻轻的夺了过去,然后放到一边。

    “你就不用想了,现在的任务安心养伤。等你的伤完全好了,西域、漠北大局也就差不多定下来了,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起班师凯旋,回长安了。”

    “可是师父,西域的那些地方我领兵都打过一遍了,难道还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吗?”

    “呵呵!我还是那句话,杀鸡焉用宰牛刀!西域的叛乱虽然看起来声势浩大,但只不过是乌合之众。只要诛除首恶,余者自然作鸟兽散。”

    “哦!师父难道已经派人前去了吗?”

    “当然了,兵贵神速嘛!趁着叛乱刚刚发生,还没有扩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已经派出了留守龙城大营的一千骑兵,保护着自愿走这一趟的东方侍中去了。”

    霍去病有些吃惊,东方朔她当然熟悉。那个文学渊博的人,虽然也会舞几招剑式,但要把这出兵平叛的任务,托付到这么一个文臣身上,他怎么能够胜任呢?

    面对着她疑惑的目光,元召却没有再多解释。东方朔是一个具有大智慧的奇人,此人虽然身在朝堂,却在心中时时渴望探求天地至理大道。自从听元召说过那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方能窥得知行合一门径”后,他便时刻想着游遍天下。这次追随太子不远千里出塞,却就是抱了这样的心思。既然能够有机会再去西域一次,当然不容放过。

    至于平定叛乱嘛,一千装备精良的汉军骑兵足矣!更何况,有受到他亲自嘱托密计的亲传弟子朴永烈随行,一切按计划行事,必将万无一失。

    明月升上天空,万里草原辽阔,清风入耳,似乎有人在轻声的咏叹。元召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伸手拿过包裹,一身淡墨青衫正是合身。

    “走吧,带你出去透透气。顺便见见一个老朋友。”

    龙城大营西北山岭处,有人早已驻足观望良久,山风拂起双鬓长长的白发,看着月色中有龙驹踏霜而来,收起若有所思的神情,不由得发出无声的慨叹。

    “中原有英雄如此,汉室江山终究会繁盛无极矣!这就是天意吗?”

    龙马来到近前,跳下马来笑眯眯打招呼的正是他等待的人。而身后那一身男装的跟随,丰神俊逸,英姿飞扬。

    “元侯,墨云白在此等候多时了……呵呵!”汉血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