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 蛮族可驱之以方
    有一句话说的很好,叫做“世间熙熙,皆为利来,世间攘攘,皆为名往”。短短几个字,概括了一切矛盾的根源。所谓名缰利锁,好像只要是具有七情六欲的人,至今还未曾有人所勘破过。

    世间的人都有自己的理想,或者说是一种执念。普通人有普通人追逐的东西,金钱、权位、美人等不一而足。帝王将相们向往的当然就是无上的权柄,一呼而天下应,号令到处莫敢不从。

    而大德圣贤们想要的东西,似乎要更加难得一些,那就是“名”。在他们眼里世界,已经超越了世俗物质的享受,唯有不朽的盛名和留给这世间教化人本性的东西,才是终极追求。

    被西域、匈奴人习惯称之为“大漠神”的墨云白,他心中看重的,其实并不是已经出神入化的武学修为,而是修心求知!

    当年秦末战乱,身为墨家旁支后人,他的家族历经一路磨难,辗转来到西域与草原的交界处定居,至今已有百年。

    天资聪颖的少年,在修习武艺的同时,从未放弃对中原诸子百家学说的喜爱,源自家族传承的深厚底蕴,培养出的自然是卓越不凡。

    在他二十八岁的时候,面如冠玉,不染黄沙,已经是名动草原沙漠,成为这片地域最杰出的人物。后来机缘巧合,受领“飞火”传承,随着追随者和弟子们的逐渐增多,被尊称为“大漠神”,更是成为匈奴王庭的守护者。

    这么多年过去,他的名声在西域、草原广为流传,虽然近些年已经很少出现在世间,但对他信仰有加的,却大有人在。

    “让墨先生久等了。”

    元召随意的拱了拱手,满面笑容。墨云白孤身一人在此等候,足以看出他的诚意。墨云白点了点头,眼光掠过元召身后之人时,却又微微的赞叹了一声。

    “天地间的钟灵毓秀,一人能得之已是三生有幸。却未曾想,因为元侯的缘故,你身边的人尽皆得到其中的福佑,这等造化,古往今来当是罕见!看气色,想必令高徒的伤势已经得到很好的治愈,可喜可贺。”

    “呵呵!伤已无大碍。还要多谢墨先生的援手之义!”

    “不过举手之劳尔。元侯客气了!哈哈哈!”

    两人略微叙过几句,墨云白用手指了指几天前杀虎岭的那处战场,语气中带了许多兴衰之叹。

    “当日元侯所言,匈奴单于不出月余必定败亡。言犹在耳,才刚刚十几天时间,单于羿稚邪已经落败成擒,传首长安。数十万匈奴骑兵在旦夕之间烟消云散……这样的赫赫功绩,古往今来,恐怕也少有人及啊!”

    他说这话,并不是恭维。战场形势变化如此迅速,胜负之机令人难以预测,以这么多年的阅历和眼光,才更能看出这背后运筹帷幄之人的可怕之处。

    面对着墨云白脸上的复杂神情,元召仍旧是风轻云淡,并没有丝毫的得意。

    “这些都是大汉将士们的功绩。自古以来邪不压正,匈奴人素来不事生产,只知道以掠夺四邻为生,这样的暴力行径,岂能长久?败亡只是早晚的事而已。这世界上没有一个族群或者是一个国家,能够只凭着自己的武力和侵略来维持生存。即便是能够取得暂时的强盛,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等到被灭亡被残杀的时候,下场恐怕也会更加悲惨!”

    元召的语气渐渐有些严厉起来。眼前的这个人,如果要想合作的话,他必须要让他知道,其所做的一切也只不过是为了让匈奴人能够活下去,而不是为了其他目的。

    霍去病只是在后面听着他们两个人说话,轻轻的替龙马梳理着身上的鬃毛,并不去多想什么。不管任何事师父都能处理的很好,自己的任务只不过就是上马冲杀,酣畅淋漓地去战斗……等到累了倦了,就回到他的身边,回到家。这样的感觉,非常好!

    墨云白沉默半响,轻轻的叹了口气。他认真的盯着元召的眼睛,实在想象不出,对面的年轻人到底有过怎样的经历,才能够如此的卓越不凡,胸怀天下。

    “元侯,你所说的这些,在从前的时候我也曾经反思过。说实话,千年以来,蛮族的势力依仗着自己的勇猛和彪悍,做下过许多天怒人怨的事,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尤其是近百年匈奴占据草原势力大涨,不仅把四周的邻国都侵略了个遍,而且屡次南侵中原,野心也越来越大了。大汉疆域广阔,人口众多,不管是人才还是物产底蕴深厚,长期较量下来,又怎么能讨得了便宜呢!”

    见元召在认真的听着,墨云白稍微的停顿了下,这是他的心里话。虽然当初因为不得已的原因,他接受了“飞火”传承者的使命,承诺保护匈奴王庭的安全,但后来随着亲眼目睹匈奴骑兵所犯下的许多残暴行径,他便渐渐地灰心意冷。之所以后来的这些年里以修炼之名隐居天山,把草原上的事物都交给一众弟子们打理,与这种心情是有很大关系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匈奴族群毕竟要生存,在草原上恶劣的环境中,除了放牧打猎之外,很少有别的生存之道,没有人天生就喜欢杀人作恶,然而为了生活,也只得被逼无奈了。元侯可曾了解这其中的苦衷?”

    “知道啊!世间流传着一句话,叫做手里握着锤子,看什么东西都想砸过去嘛!呵呵。匈奴人长期与野兽为伍,锻炼出了坚韧冷血的本性,弓马骑射之术称为天下无双,以这样的手段,轻轻松松就可以从别人那里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当然就习以为常,以为天下事就本该如此。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元侯见解深刻,正是如此。没有人愿意打仗流血,不过是为了生存而已。其实在阴山脚下匈奴族群的大后方,那些留守的老弱妇孺,每当单于可汗出兵之际,也是终日提心吊胆,生怕忽然就听到自家青壮者死亡的消息传来。对于他们来说,失去了家中的青壮男人,也就意味着离冻饿而死不远了……草原族群,向来如此。我每每知闻这样的惨状,心中实在是悲切,却也没有其他办法可想。元侯,既然已经稳操胜卷,想必离大局安定已经为时不远矣。既然如此,对于草原下一步的计划,元侯可曾已经有了定论?”

    片刻之后,墨云白终于问到了最关心的问题,这也是他这次专程从天山而来的主要目的。毕竟他肩负“飞火”传承的职责,以残暴手段维护王庭统治的单于羿稚邪他可以不管其生死,但整个草原族群的未来命运,终究还是割舍不下的。

    元召早已经知道他的来意,当初说服墨云白放弃单于羿稚邪的时候,曾经给过他承诺,而今当然是到了给他明确指明方向的时候了。

    “大汉军队已经奔赴漠北,汉匈之间最后的决战即将展开。匈奴贵族们的残余势力如果不选择投降的话,下场就只有死亡,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呵呵!只有彻底消灭了这些不安定的因素,草原的未来才能够迅速的安定。这一点,希望墨先生你要明白。”

    墨云白点了点头。元召这简单的几句话里面,深藏的却是无尽的杀戮和鲜血。决定匈奴人命运的这最后一战,又不知道会有多少勇士丧生殒命,却也无法避免。

    “草原、大漠、西域这些地方,应该连为一体。这些地方生活的人,因为恶劣环境和诸多其他原因的影响,心性坚定,桀骜不驯十分难以驯服,既然如此,就需要借助外力帮助他们来加以改变。这就需要墨先生你的力量了。”

    墨云白先前的时候,曾经听元召大略说过其概。不过详细情况还并不得而知。这时听他如此说,眼睛一亮,脸上现出笑容,洗耳恭听。

    “墨先生既然熟知中原文化,精通诸子典籍,何不从这其中融会贯通,独自创立一种教化众生的道理出来呢?要知道,改造人的身体不如改造人的精神思想,尤其是如匈奴人这样的族群,要加以约束,就需要让他们有可以畏惧的信仰才行。只有让他们明白什么是善念,什么是作恶,才能够真正的驯服其心,不再擅起刀兵,荼毒周边友邻。”

    “可是,元侯,这样的方法虽然可行。但你并没有解决匈奴人的基本生存问题,他们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听别人的解说教化呢?”

    墨云白虽然心中开始有些波澜横生,但没有听到元召说明白,终究难以释怀。

    “匈奴人的生活,自然会得到保证。这个问题,墨先生敬请放心。大战之后,草原的创伤需要安抚,而余丹王子足以堪当此任。草原辽阔,除去大漠黄沙地域之外,水土丰沃的地方也大有所在。匈奴族群可迁徙到这些地方居住,汉家朝廷自然会为其提供各类农耕织作之术,从此以后,化剑为犁,让他们自食其力……。”

    年纪比侃侃而谈的年轻人长两倍多的白发老者俯首为礼,真心诚意的拜伏。前方大道宽阔,圣贤大德之路,余生可期!汉血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