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铁弦生白羽 碧血染青衣
    这条道路并不算宽,两旁是连绵的树林,凭感觉应该是往东北方向而来,公孙敖一手控住缰绳,一手抹了把脸,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血水了,晃了晃脑袋,使自己清醒一些,又连忙把刀握在手中,马车飞驰,溅起积水纷纷无数,那马儿不停蹄的跑了这半天路,累的嗤嗤直喘粗气,鼻子里不住打响鼻,终于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

    到这个时候他也没想明白,怎么就突然有人要埋伏截杀他们,他回头往车厢看了一眼,见小主子没事,心里多少有些安定。

    忽听坐在车厢尾部的卫青声音低沉说到:“注意!别分心,现在还不到安全的地方,小心些。”

    公孙敖心中又紧了一下,打起精神来,不敢松懈,继续驾驭着马车向前驶去。

    此时头顶轰隆隆的闷雷声不绝,雨势却渐渐弱了下来,卫青在马车尾部紧紧握着剑柄,警惕的观察着不断一逝而过的路边情形,心情沉重。他又看看缩在车厢一角的小公子,那孩子明显被吓着了,只是紧紧抱着胸前的小篮子,浑身有点抖,小脸煞白。

    卫青叹口气,把自己的外袍解下把他包裹住,手抚摸了他的头顶,轻生说道:“琚儿,别怕,有舅舅在,绝不会让人伤你分毫。”

    小刘琚点了点头,把身子坐正些,做出一副不害怕的样子。那件袍子在刚才激烈拼杀中溅上了不少血迹,在狭小的车厢内空间有淡淡的血腥气,不一会他感到胸口一阵恶心的很,就要想呕吐出来,但他拼命咬牙忍住了。

    他虽然只是小小孩童,却素来被这帮身边的侍卫小心看护,对他都好的很,而今日突遭大变,混乱中只有舅舅这两人保护着自己拼命突围出来了,那几个奋勇断后的侍卫……在那么多敌人的围攻下想来也是凶多吉少了吧?想起素日众人对他的好,眼泪再终于忍不住,顺着脸颊一颗颗掉落下来。

    卫青此时自是无暇去理会他的伤心,他一面悲愤于兄弟的伤亡,一面心里暗忖,此番遇袭完全出乎意料,就在长安皇城附近,竟然会有人企图截杀皇子,这在本朝来说还是从来未有之事!是的,这不是突发的意外之类,也不是盗匪劫道,他们的目标就是小主子刘琚,这一点从那帮黑衣人直奔马车下狠手就可以确定。

    而且明显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设伏等待。

    他们此次出行,完全是保密的,除了皇帝陛下的恩准和卫夫人外,就只有寥寥无几的宫中人知道了……未央宫中人!?

    一念至此,卫青胸中大震,若果真消息泄露自未央宫,那想要小公子性命之人……饶是他一向性情沉稳,此际不禁脸色也变了。

    卫青虽然也是练武之人,但他的武技在建章宫的一帮侍卫当中并不是最好的,只是他为人宽厚性情豁达,又是卫夫人的亲弟弟,因此,诸人都信服与他。武艺最高的是公孙敖,这小伙有一股狠劲,刚才幸亏是他泼命般杀将出来,方才暂时得脱。只是……如果敌人真是冲着小公子来的,会不会还有后手?

    想到此处,卫青暗暗心惊,连忙俯身穿过车厢来到公孙敖身边,正要嘱咐几句,耳际忽听“嗖”的声响,眼角突然瞥见道边树林里一点寒光激射而出,直奔公孙敖头部而来。

    卫青心头涌起一个念头“果然来了!”同时眼疾手快,一把把公孙敖扑倒马车之上,一枝雕翎箭擦过两人头顶而去。

    两人都是大惊,对方竟然在此处也有埋伏!而且竟然有弓箭!

    不敢怠慢,连忙俯身进到车厢内,卫青把小公子一手抱在怀中,一手执剑。未及细想,只听林中呼哨声起,一时羽箭纷纷,十几把长弓一起拉弦向马车射将起来……。只听咚咚箭尖射在车厢木板之声,只是幸亏车体原木厚重结实,此类轻弓却是一时射不穿。可怜那匹马悲鸣长嘶一声,满身中了十几只箭,扑倒在道路泥水中,就此死去。

    车厢内卫青和公孙敖两人用身体把刘琚遮的严严实实,一面听着外面动静,一面急忙寻思脱身之策,只是仓促急切之间,却是无计可施。

    片刻功夫,几轮箭雨尽数射罢,树林中云甲打个手势,示意暂停。

    众人各执兵器成扇形慢慢朝大路中央的那辆倒在地上的马车围拢过来。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林间暮烟渐起,云乙见手下已把马车前后围定,他用所使木棍的一端把车厢遮挡布帘撩开,刚要探看究竟,忽听对面云甲惊呼“小心!”却是一道寒光自车顶掠下,当胸剁来。

    云乙担惊欲裂,连忙抽棍横担拦挡,同时身往后急翻,总算反应够快,免了破膛之祸,只是这一刀半空劈落,力猛刀沉,云乙只觉一股大力猛震,向后跌倒,那刀锋在他右肩划了一道,随后一道身影随刀而至,左劈右砍,连伤几人,回头大喊“青哥,快走!”

    却是公孙敖伏在车顶,趁势一击,打开了一个包围缺口。

    卫青早已收拾停当,把小公子刘琚背在身上,怕他有失,又把长袍撕开牢牢缠绕几匝,安抚他闭上眼睛别怕。见公孙敖头前冲出,急忙附身跳出车外,回手一剑刺倒冲来的一人,疾步向前奔去。

    那云甲本以为一阵箭雨射完,车内逃亡之人已经非死即伤,未曾想一时大意措手不及,竟然被对方连伤数人,突围而逃。又见兄弟云乙跌坐泥草中,抱了肩膀伤处痛呼,不禁大怒!一面留人照顾伤者,一面大声呼喝手下帮众疾追。却不想对方是个硬点子,只见断后掩护这人,一手刀一手剑,身上满是血迹,似拼了命一般,遮砍挡架边打边退,众人一时却也越不过去。

    眼见头前奔逃之人背了那孩子已离了十余丈远,转过树丛拐角去了。公孙敖身上也已是多处受伤了,早已是勉力支撑,见卫青背了小公子跑远,松一口气,左臂挥刀又砍在一人背上,眼角余光忽然瞥见右侧大汉硬木棍奔头部而来,急忙俯身前倾躲避,那人中途却忽然变招,“梅花三变”斜着挥出,这一棍正擂在他后背,公孙敖只觉得胸口巨震,一口鲜血喷出,扑倒在地。

    七八柄兵刃正要砍下,只听那打倒公孙敖的云甲喝到:“留着活口,且捉住那两个一起处置!”

    当下早有人上来摁住,绳索几下反绑起来,免不得又拳打脚踢一番,公孙敖坚持不住,终于渐渐昏迷过去了。

    雨后的土路满是泥泞,卫青奔跑着,一刻也不敢停。他不知道公孙敖此刻是生是死,也不敢去想,但他知道,这最后的片刻生机是所有侍卫兄弟用性命换来的!他绝不能辜负大家的信任和……鲜血,一定要保护小公子平安回到长安!他眼前一阵迷糊,刚才突围时又受了几处伤,是失血过多了吧?他使劲把嘴唇咬破,深吸一口气,沁凉的风带着潮意进入胸膛,精神一震。

    蓦然,卫青的脚步慢了下来,因为前方有两个人挡住了去路。

    此时,天色渐暮,视线有些迷糊,隐约看到是一胖一瘦两个身影。

    只听那瘦的发出一阵桀桀怪笑:“哈哈哈……那么一大帮人净是废物,没想到这件大功终归是我们俩的,啊!哈哈哈!”

    那胖的身影却不动声色,只是沉闷的说:“动手吧!”然后从背后缓缓拔出一把厚背的宽刀来。

    这两人正是先前的玄灵子和风大。原来他们看流云帮诸人埋伏围杀,后来对方突围而逃,风大憨直,就要上前拦阻,玄灵子却想独占功劳,拉了风大就抄近路去前面堵截。果然,远远看到卫青向这边逃来,当下心中得意,堵住道路,满心是稳稳擒来,回去复小王爷之命,富贵可待啊!

    卫青听听来路动静,喊杀声已停,想来公孙敖也是凶多吉少了吧。追杀的人片刻即到,拦路两个显然更非是易于之辈,纵然他一向沉稳,此刻心底不免惶恐,感觉脖子间的那双小手抱的他紧紧的,小小身子伏在他背上瑟瑟发抖。

    忽听对面那个瘦高个玄灵子又开口道:“呔!爷爷有好生之德,只要你放下背上的小儿交给我们,可饶你一死,如若不然,哼哼!”。

    卫青并不搭话,只是反手拍了拍小公子刘琚示意抱紧些,握紧手中剑,提气急奔向前冲去。

    玄灵子与风大各拉兵刃摆开架势迎敌,不料卫青奔行几步忽然转身冲入旁边木丛中,穿林分叶向另一个方向而去。

    玄灵子见状一声冷笑,提气纵身蹿上树梢,看清卫青的所在,几个起纵间又赶在前面去了。风大抬头看看,心下也不禁佩服这玄灵子轻身功夫之妙,果然是少有人及。当下他却不急,拖了刀在后面跟着。

    这一片坡地的林木很是茂盛,卫青也不辨方向只拼命向前奔跑,忽听头顶呼啦一声,眼前一花,一道瘦高身影落在两丈之外,却正是那玄灵子脸上带着戏虐的冷笑看着自己,卫青心下吃惊,手却不停大喝一声挥剑直刺,玄灵子艺高胆大,并不躲闪,等到剑尖将要及身之际,身法奇快,脚尖反转,提溜一下就到了卫青的身后,手中兵刃甚是奇特,一边是弯钩,一边是锋刃,只见他一手抓住卫青所背小公子的袍领,一手锋刃过处把束带割断,然后飘身而过已在几丈之外。

    卫青觉得背上一轻,同时听得小公子惊叫声,回首急看时,只见玄灵子手提小刘琚纵身越上树梢,冲自己唿哨一声,甚是得意。

    卫青惊怒交加,挥剑正要上前,脑后风声起,一把沉甸甸的宽刀劈过,他只得跃身闪过,却是风大赶到了,此人憨直勇力,一声不发,宽刀轮开大开大合直逼卫青而来。

    卫青武艺本就不是太高,又受伤乏力,一边还要挂心小公子安危,没几个照面,遮挡不住,剑碰到风大刀上就被磕飞了,风大趁势来个“老树盘根”,卫青被仰面摔倒,气血翻涌一时难动,眼见那道黑塔般沉默身影宽刀高高举起,猛的挥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